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四百零七章 說服(中)

更新時間:2020-06-12  作者:明斷天啟
在古代,會將一些特殊的地方稱之為福地,但正如《陋室銘》所言: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這些所謂的福地,大多是“因事而名”。

例如民間常常傳說的龍興之地,關中、中原,乃至因劉邦建漢而與前兩者并稱的天府之國川蜀。

其之所以不同于他處,從表象來看是由于強大的國家乃至強盛的王朝皆出于此處,老百姓們認為這些地方有上天庇佑,得之可得天下。

而若深究其里,則不難發現,這些地方在它們揚名的時代都有著特殊的優勢。關中大平原土壤肥沃,崤函之固亦是牢不可破,正合大國立都;而中原之地乃軒轅祖地,人文之始,千年不休的農耕也讓這一地區土地開發極廣,密集的人口也足以為一方勢力提供堅實的后盾。

幽州,或者說如今的幽州卻遠不足以與這些龍興之地相提并論,曾經古幽州是囊括了如今冀州以北的數郡,而如今的幽州,泰半面積都是人跡罕至的蠻荒之地,可稱繁盛的涿郡與廣陽郡,也不過堪堪能比冀州普通一郡。

鑒于此地開發時間短,且屢屢受到北疆異族的侵襲,農耕比起中原更是不可同日而語,甚至連養活本州民眾都是為難之事。若說優勢,那唯有漁陽郡的鹽鐵在這河朔之地還算揚名。

可在這個農耕時代,即便是公孫瓚也明白,農為國本,養不活民眾,養不了大軍,說什么都是空談。

“咯吱咯吱”的咬著牙,公孫瓚有心駁斥,卻又猛的想起了早間與劉表的口舌之戰,暗罵了一句這些文人,公孫瓚冷著臉道:“先生想說的只有這些?”

陳群笑吟吟的道:“薊侯又何必非要在下把話說得太明白呢?說到底,漢室天下到了這一步,大家都明白已是百年未有之變局。

宛城的那位除非是光武乃至高祖附體,否則絕難跳出袁本初的掌心,對于袁本初而言,已是有進無退之局面。而雒陽那位更是一切休提,若非曹孟德有心以此牽扯住袁本初,恐怕早早就避難關中,成了馬、韓二人的掌中之物吧?

天下大亂之勢已成,接下來便是如秦末或前漢末年一般,一位天縱英杰橫掃八荒再造乾坤。薊侯捫心自問,您能做到嗎?”

不待公孫瓚發作,陳群自答道:“您做不到,天下人都能看明白,如今最有可能做到的只有袁本初與左將軍;其余的人,曹孟德與陳王劉寵據有中原,人杰地靈,物產豐饒,尚有一線機會;至于陶恭祖、馬壽成、韓文約等輩,絕無絲毫機會。當然,劉幽州與薊侯亦是如此。”

話說透了,公孫瓚反而生不起怒意,他神色突然平靜了下來,收劍入鞘,沉聲問道:“那先生何以教我?”

陳群擺擺手道:“此乃大勢,非人力可逆,吾又有何可教?只是想問問薊侯,安豐侯與公孫述,孰重孰輕?燕代之地與天府之國,孰強孰弱?”

公孫瓚眉頭緊皺,陳群的話即是將兩條路擺在了他的面前。

安豐侯,即云臺三十二將之大司空竇融,其在兩漢交際之時割據河西五郡以自保,而在光武稱帝后果斷歸漢,于建武五年奉書稱臣,并為劉秀攻滅了心懷不軌的西州大將軍隗囂,史稱“竇融歸漢”。其后人便是東漢六大勛臣家族之一的竇氏。

公孫述,兩漢之際大諸侯,于建武元年稱帝于西川,拒漢一十二載,最終被云臺第二將大司馬吳漢攻滅,闔族盡誅。

若有的選,竇融的下場自然比公孫述要好得多,一十二年的割據天子,代價卻是闔族盡誅,自然比不得影響東漢百余年的竇氏。更何況正如陳群所言,公孫述據有西川,憑借天府之國的險要才能阻擋劉秀十二年。可幽州遠比不得益州,若再有中央政權崛起,恐怕兩年便能拿下幽州。

想到這里,公孫瓚也陷入了掙扎之中。接連的失敗將他打擊的體無完膚,平日里越是自傲之人,在遭遇失敗之時所受到的打擊通常也更為嚴重。

再加上陳群與荀攸有意無意的話語引導,公孫瓚下意識便認定了自己確實不可能爭贏袁紹和劉備。

說到底,這時節的公孫瓚遠比不上歷史同時期的意氣風發,原時間線上他敢于和袁紹放對,根本原因在于劉虞面對他的步步緊逼卻無力應對,使得勢力迅速擴張。再加上渤海一戰覆滅數十萬黃巾,掠奪了數萬人口,才徹底奠定了公孫瓚稱雄北方的名聲。

然而由于某人帶來的影響,公孫瓚的對手從古板方正的劉虞變成了老奸巨猾的劉表,擊敗黃巾的名利也被關羽截胡,再加上劉備崛起的太過迅速,使得此時的公孫瓚并沒有歷史上那般強盛。

此時的他不過是一個坐擁數郡的軍閥,可稱道之處也只有強盛的軍力,然而這份驕傲也在不久前被劉表擊碎,此時的他正是最虛弱之時。

眼見公孫瓚陷入糾結,荀攸微笑道:“薊侯與左將軍之關系,并非常人可比。竇融歸漢便位列云臺,子孫榮華富貴享之不盡。若薊侯能在左將軍尚未定鼎乾坤時便出手相助,想來今后之榮華必不會少于安豐侯。”

“相助?”公孫瓚一怔,下意識抓住了荀攸話中的關鍵之語。

荀攸點頭道:“正是如此,薊侯無論是官職爵位,都與左將軍相差仿佛,且左將軍素來敬重薊侯,又豈能以‘歸附’二字侮辱?只是左將軍不忍天下大亂,生靈涂炭,希望滌蕩乾坤,再造社稷,薊侯身為兄長,何不襄助左將軍成事?如此千古之后,亦傳金蘭之名。”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初平二年,公孫瓚與幽州牧劉表戰于廣陽,瓚軍大敗,昭烈使攸往說公孫瓚,曉以利害,瓚遂許驅馳。

——《季漢書·列傳第二》

季漢長存愛搜書

季漢長存iisoshu

即可找到本書.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