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三百九十九章 諜中諜

更新時間:2020-06-08  作者:明斷天啟
臨戰誓師,既壯軍威,亦穩軍心。常規的誓師方法無外乎強調自己順應天命、以正伐逆,敵軍如何罪大惡極,以及進行懸賞,將敵軍從主將到走卒所有人的性命標上價碼,借此激勵將士們奮勇殺敵。

這一套流程的完善是形成于秦國,老秦人從不饒舌,明明白白的將殺幾人升幾級告訴士兵,所謂“獎勵耕戰”,大體也就是把獎勵弄得通透明白,能讓將士們在作戰時有著充分的正反饋。

然而劉表此次卻不走尋常路,在簡單聲討了一番公孫瓚的罪惡滔天之后,這位幽州牧露出了一臉悲天憫人的表情,泣聲道:“吾受皇恩深重,牧守北疆,本當與薊侯同心協力,護我幽燕安寧。如今同室操戈、手足相殘,吾不勝悲愴,薊侯有罪,吾亦有罪,然則百姓何辜?將士何辜?

此番起兵,非與外敵接戰,非鎮壓叛逆之賊,只為向薊侯討一個公道。愿諸君秉承上天好生之德,少做殺戮。賊首當誅,士卒無辜啊。”

一番話說完,劉表可謂是聲淚俱下,而臺下的觀眾們卻是個個目瞪口呆,就連馬不停蹄奔赴前線的將士們也下意識的放慢了腳步,甚至還有幾人呆立原地,造成了隊伍的小范圍混亂。

封建社會的軍隊參軍打仗,除非是抵御胡虜,否則大體也就是混口飯吃,對于帝王的忠心恐怕是比不上對官爵名祿的貪心。至于什么保境安民,大部分人是沒有這覺悟的。

而官爵名祿從何而來?正是戰場上殺戮以成軍功,用人頭換來的。幽州牧卻希望他們“少殺”乃至不殺,那打仗的意義何在?

更何況刀劍無眼,主帥卻要求屬下在戰場上留手,這是何等愚蠢的做法。

一時間,幽州中高層的世家主、上級官吏等人都不禁露出了絕望之色,也虧得烏桓峭王提前被打發出去了,否則說不得當場便要發作。

“這……這……劉牧伯怎能在臨戰之時如此動搖軍心?這可如何是好啊?”并州的使者神情呆滯,險些癱倒在地上。

原本今天被邀請來參加誓師大會他還很是激動,畢竟劉表能下定決心,那么幽州之事很快就能有個結果。若幽州只有一個聲音,冀州想吞下幽州就會困難許多,而這也正是袁遺乃至袁紹所樂見之事。

再了解到劉表意欲突襲,先鋒已經開拔,大軍也只是在此走個流程,他更加心花怒放,在他看來,幽州的局勢已經明了,勝負已見分曉。

然而現實卻跟他開了一個大玩笑,剛剛還覺得這位幽州牧手段果決、不拘小節,現在卻絕望的發現,劉表似乎是個書呆子,還是個瞎指揮的書呆子。

雖然公孫瓚獲勝也能達到最低目標,但袁遺既然押寶了劉表,自然是希望劉表獲勝的。若公孫瓚成為幽州之主,劉備固然無法擴張,袁遺想來也會成為這位小心眼北疆軍閥的眼中釘,畢竟聽說袁太尉與這人之間還有不小的齟齬。

孔融有些不屑的瞥了這人一眼,只覺得其全無使節儀范,簡直將袁伯業的臉都丟盡了。

“公與先生,劉牧伯這般舉動當真不愧為黨人領袖,只誅首惡,余者不究,大有古之圣賢之風啊。如此師出有名,民心所向,想來公孫瓚定然是無力抗衡的。”

沮授神情怪異的上下打量著孔融,一直看的他心里發毛,才悠悠道:“嗯……結論沒什么問題,過程也不重要了。”

站在岸邊,看著不斷趕往前線的屬下,公孫瓚心里頓時生出了萬丈豪情。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此戰就將是決定幽州未來局勢的關鍵,而他,出身卑微的婢女之子,也將成為幽州之主,成為當今天下最有權勢的人之一。

想到這里,公孫瓚的目光不自覺的轉向了南方,看向了鄴城方向,仿佛穿過了千里河山,看到了那位冀州之主,河朔第一諸侯,也是他曾經的朋友。

“劉表之后,下一個就是你了,玄德啊,且讓為兄看看你有多少長進,敢安居如此高位?”

“王校尉,君侯傳信,我們只需堅持最多一個時辰,君侯大軍便能將劉表徹底包夾住,屆時您便是此戰第一功!”

鄒丹興高采烈的進了王門的大帳,畢竟他所侍奉的主君很快便要成為一州之主,而他的地位也將水漲船高,再加上此戰功績,得一中郎將高位當是沒有任何問題。

而先鋒主官王門正在低頭看著一封信,聞言才猛然抬起頭來,笑道:“此戰若能成,多賴君侯運籌帷幄,我又有什么功績?”

“王校尉率領我們深入廣陽,引得劉表主動出戰,功莫大焉啊。若劉表龜縮不出,以薊縣城池之堅固,恐怕還要好些日子才能拿下。僅此一點,王校尉便是首功!”

鄒丹說的興起,王門的神情卻是閃爍不定。見王門并無回應,鄒丹疑惑道:“王校尉看起來并不怎么高興?”

“怎么會呢?”王門笑了笑,又道:“只是想到還要堅持一個時辰,有些憂心將士們的安危。不如這樣,我麾下多是精銳,便由他們先在前頂上一頂,鄒校尉所部殿后接應如何?”

鄒丹聞言一喜,正待應下,卻見王門眼中閃過一絲喜色,不由得狐疑起來。繼而猛的想起了公孫瓚的性格,頓時冷汗直流,連忙道:“王校尉說的哪里話,你部下固然精銳,但也不能這般損耗。你我同為先鋒,還是公平為好。”

“這……劉景升來勢洶洶,前線的壓力恐怕會很大啊。”

王門的神情有些不自然,鄒丹心下大定,肅然道:“王校尉不必多說,為君侯征戰,怕什么壓力?沙場之上,生死也是難免之事啊。”

似乎是拗不過鄒丹,王門只好嘆息道:“既如此,便依鄒校尉所言,你我各出兩千人,其余人負責殿后以及接應君侯。”

“正該如此!”

鄒丹滿意的離開了,王門嘴角卻勾起了一抹弧度,悠悠自語道:“鄒校尉啊,強求建功,可未必能得到想要的結果。”

季漢長存愛搜書

季漢長存iisoshu

即可找到本書.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