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三百九十四章 天真

更新時間:2020-06-05  作者:明斷天啟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段落亂序。

孔融一愣,旋即想到這二人畢竟做過同僚,有所了解也不足為奇,他點頭道:“不錯,牧伯確實對商貿很感興趣,甚至詢問過海上貿易相關的事務。”

“嗯,左將軍受青州牧影響很深,也對商貿頗有些興趣,臨行前便已授權吾全權決斷事務,看來吾可以給劉幽州肯定的回復了。”

而聽到沮授刻意將話題引到時事上,孔融眉頭微蹙。心有不悅,但礙于身份,還是淡然道:“劉幽州黨人領袖,天下所望,豈是一介北疆匹夫可比的?”

沮授笑道:“薊侯可不是北疆匹夫,其先后師從于盧子干與劉昭烈公,也算得上是師出名門。遼西公孫氏也是世宦兩千石,比不了文舉的門第,與我族相比倒是相差仿佛。這般人物,可不能從表象來看。”

不過劉表的手腕確實很強,幽州大街小巷遍傳公孫瓚是因為跋扈和嫉妒劉備,才沒有去吊唁盧植。這般風潮的背后若是沒有人推動,那恐怕是成不了氣候的。

或許在公孫瓚眼中這只是無關緊要的小事,但千里之堤毀于蟻穴,很多時候就是這一點點小事慢慢的傾斜了天平。

“若讓這種無君無父,不孝不仁之徒成為北疆之主,大漢危矣!”沒有得到沮授的回應,孔融顯然還是有些氣憤難耐,更是徑直對公孫瓚下了斷語,仿佛此人當真是十惡不赦之人。

劉寬,字文饒,宗室名臣,其兩拜太尉,追授車騎,名望著于海內,且待人以寬,被尊為“長者”,死后追謚“昭烈”,故稱劉昭烈公或昭烈侯。

恐怕公孫瓚正是對此有所顧忌,才沒有親往吊唁。

“這可是亂世啊,幽州百姓苦的太久了,對他們來說,什么殲滅胡虜的豐功偉績都比不上能安安穩穩的活下去。雖然這大爭之世中軍爭地位大大提高,可不會治民之人,是不配做一方之主的。”

在劉表安排的住處,沮授與孔融正品茗對弈。對于沮授這位冀州名士,孔融也是早有耳聞。對于孔融來說,什么謀劃算計,都比不上與名士坐而論道,這般雅靜的氛圍,著實勝過外界的金戈鐵馬太多。

沮授輕輕落下一枚棋子,悠悠道:“看來文舉是很希望劉幽州能夠擊退公孫瓚,完整掌控北疆?”

“劉景升宗室出身,才德過人,海內景仰,豈不遠勝公孫伯圭?”

沮授微笑道:“唔……文舉此言倒也不無道理,只是兵兇戰危,公孫伯圭畢竟是沙場宿將,就連丘力居都曾經被其擊敗,劉幽州可不像擅長軍略之人,動起刀兵,恐怕兇多吉少啊。”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劉幽州仁厚為政,幽州萬民所向,公孫伯圭憑一己之勇,焉能與民心相抗衡?此時薊縣已屯有兩萬大軍,各郡兵馬還在源源不斷的趕來,足可見民心所向。”

“兩萬人嗎……”沮授默默推演了一番,抬頭笑道:“看來劉幽州確實是早有準備啊,既如此,恐怕我等真的要想一想邊市之事了,吾依稀記得,青州牧似乎很喜歡商貿之事?”

“幽州大街小巷早已傳遍,薊侯為徒不孝,為兄不友,苛待先師子嗣,公與先生當真不知?盧公于他公孫伯圭總有一份師徒香火情,不說讓他該如何盡孝,但先師既逝,墳前叩拜總是該有的。薊侯卻大擺縣侯架子,甚至不親自到場,只遣人吊唁,這豈是為徒之道?”

孔融顯然氣憤難抑,沮授卻只是微笑不語。這其中關礙孔融不清楚,他卻是明白的。公孫瓚雖然愛端架子,但也不至于跋扈至斯。只是當時劉備也輕裝簡從的來到涿郡吊唁,公孫瓚若是去了,劉表必然也要動。

“什……什么?”孔融瞠目結舌的道:“公與先生既然有全權決斷的權力,此前為何要以左將軍為藉口來婉拒劉幽州?這豈不是……”

“欺騙?不,這只是話術罷了。”對面前這天真的書呆子有些無奈,沮授揉著額頭道:“縱然能夠全權決斷,吾也不能亂下決定,總要有所考量。將左將軍抬出來,已是最不傷顏面的拖延方法了。”

孔融陷入了沉默,神情一陣陰晴不定。良久,在沮授關心的目光中,孔融長出了一口氣,嘆道:“這些事……融真的很不擅長,若非牧伯一力要求,我根本不會來幽州走這一遭。康成先生說得對,我不適合為官,待到此間事了,我便上書天子辭官,請另擇賢明。”

沮授微微一怔,疑道:“文舉來此……是青州牧的強制命令?”

孔融微微頷首:“不錯!”

沮授有些頭疼,還很心累,顯然李明遠是覺得自己人手不夠,不愿把得力干將都派出來,才扔了這么一個活寶過來。

一時也不知到底是該感謝李明遠對他的信任,還是要惱他敷衍大事。

公孫瓚的先鋒距此僅有二三十里地,若是有心,半日時光便能突至城前,而這位薊侯在幽州的兇名簡直可止小兒夜啼。雖然聽說他對漢民尚算不錯,可在幽州這地界,胡漢通婚實在算不得什么稀奇事,若強要割裂那才是天方夜譚。

而這也是劉表最大的優勢,畢竟這近兩年的時間里,他雖然不能說是政績顯赫,所作所為卻也算得上可圈可點,比起一心好戰的公孫瓚,百姓無疑是更傾向于劉表這名州牧。

幽州戰事將起,州治薊縣內自然也不安穩。有能力逃難的家族早早的帶人離開薊縣避難,而無力離開的百姓則只能緊閉門戶,希望能夠安然躲過一劫。

以劉寬和盧植這兩塊牌匾來看,公孫瓚在士林的地位著實不低了。

然而孔融面色卻更顯難看,怒道:“公與先生難道不知這其中問題?”

本來尚算繁華的薊縣,一時間恍若空城,只有城墻上往來不斷的士卒與不時駕馬進城的信使為這座幽州大縣添了幾分人氣。

沮授微微一笑,放下手中棋子,拱手道:“請文舉明言。”

閱讀季漢長存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