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三百九十三章 殘酷

更新時間:2020-06-04  作者:明斷天啟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段落亂序。

“薊侯是一個很自信的人,極度的自信,尤其是對自己的軍事水平更是有盲目的自信。對他這種人而言,哪怕是三成的勝機,恐怕都能被當成百分百的勝率。若從這種角度去思考,他會這般自信滿滿倒也不足為奇。”

荀攸瞳孔大張,一時有些發愣,喃喃道:“這……就這么簡單?”

陳群微微蹙眉,瞬間便反應過來了荀攸所言的是誰,有些訝異的道:“這就是君侯所說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荀攸怔了下,撫須道:“唔……此言倒是頗為形象,確實可以這般理解。”

“沮公與可以信任,其才能卓越非凡,于處事經驗上甚至還要勝過你我,由他來應付老奸巨猾的劉景升真是再合適不過了。只是我們如果要插手,恐怕首先得弄明白,雙方到底誰強誰弱。”

與沮授同僚一年,荀攸對這名冀州名士還是有不少了解的,確實是名不虛傳。

陳群摸著頷下,若有所思的道:“劉景升坐擁大郡以及劉伯安公留下的基底,想來勢力是要比薊侯更為強盛的,再加上他一直按兵不動,恐怕薊侯不是他的對手。

陳群冷哼一聲,駁道:“倒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更為合適吧……你荀公達從來都是這么惡劣的人。”

陳群沉吟道:“嗯……雖然明公應該不希望我們做手腳,可事到如今,也到了我們該參與進來的時候了。劉景升那邊一直很穩,也不知究竟有何后手,只能相信沮公與了。”

荀攸面無表情的說出惡毒的詛咒,陳群一時有些瞠目結舌,喃喃道:“你這是從何處學來的這些奇言怪語?竟變得這般惡毒?”

荀攸瞥了他一眼,悠悠道:“你再和他相處一段時間,想必也會和我一般。聽聞青州如今公務繁忙,所以你才沒見過他的真面目吧?”

只是薊侯看起來也頗為自信,他的自信又源自于何處呢?”

“兵者,詭道也。用兵之道也并不止于戰場。若戰場上會處于劣勢,那其自信顯然來自于戰場之外的地方。孫武諸篇可以弱勝強之法,恐怕是用間吧?只是單憑用間顯然是不足以讓他自信滿滿的對抗幽州牧啊。”

說著說著,荀攸也陷入了困惑之中,就算是有用間,在絕對的實力差距下,鹿死誰手恐怕還未可知啊。

陳群想了想,嘆道:“恐怕你是把問題想的復雜了。”

“哦,此言何解?”荀攸有些好奇的問道。

“呵呵。”雖然面上不以為然,但陳群對此顯然還是頗為受用的,畢竟荀攸也是他承認的潁川第一梯隊人物,被荀攸稱贊和被其他庸人稱贊完全是兩回事。

見陳群不再糾纏,荀攸笑容一收,沉聲道:“言歸正傳,如今看來沖突已經不可避免,不知長文接下來有何打算?”

“‘有些時候,事情就是這么簡單,天下并不全是和你我一樣的聰明人。’這是君侯此前所言,公達可以好好理解一下。”

“……似乎真有幾分道理。”荀攸閉目沉思了片刻,沉聲道:“既然如此,我們需要想些辦法,不能讓薊侯迅速潰敗。”

“不……我倒覺得若能讓劉景升一舉除掉公孫瓚,未必是壞事啊。”陳群的眼神漸漸變得深邃起來,意有所指的說道。

“這……”荀攸挑了挑眉,有些意外的道:“長文是覺得留下薊侯并不好?”

“公孫瓚為人囂張跋扈,絕非甘居人下者。尤其是明公曾經受他庇護,這種關系自然更是讓他難以忍受。若將他留下,不啻于自找麻煩。

將來若起了矛盾,明公還要顧念舊情左右為難,倒不如現在便讓他落幕。至于擔心劉景升掌控幽州,大可不必擔憂,待到公孫瓚敗亡,我等自可引軍以報仇為名進入幽州,殘破的幽州是擋不住兩州大軍的。”

聽完陳群的分析,荀攸也是微微頷首,他自然也能看出公孫瓚的問題所在。只是與劉備相處的久了,難免受到影響,又擔心劉備難以接受,是以心中還是有些抵觸陳群的想法。

瞥了一眼荀攸,陳群悠悠道:“我等尊重明公的想法,也愿意以明公的意志為行動的指導。可這并不代表我們是傀儡。君有亂命,豈可受之?因勢利導,除去大患,這又有何錯誤?我欣賞明公重情重義的性子,然而在天下面前,還是要學會取舍為好。”

荀攸微微皺眉,狐疑的掃了陳群兩眼,問道:“看來李明遠是與明公溝通過了?說得頭頭是道,相識十幾年,我可不知道你陳群是這般敢為天下先的人物。”

“這不重要。”陳群笑著聳聳肩道:“重要的是,公孫瓚真的不能活下去,他的身份太敏感特殊,他的欲望和自尊也太過病態。如今只是坐視他亡,可若是到了爭斗的那一天再翻臉,那便是逼著明公手刃自己的兄長,也未免太過殘酷了。”

慢慢踱步思考了一會兒,荀攸也嘆著氣點頭道:“如你所言吧,且看看薊侯能不能躲過這一劫。”

表演了一會兒,見荀攸沒什么大的反應,陳群也覺得有些無趣,擺擺手道:“若是讓其他人看到荀公達這般做派,恐怕會生生笑岔氣去。”

“你再笑笑,想必也會岔氣乃至沒氣,屆時吾便要重新為李明遠遴選別駕,吾那堂妹也可重覓良緣,當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本侯與薊侯說話,何時輪得到你們插嘴!”

“這并不重要。”荀攸笑瞇瞇的道:“倒是要感謝長文的配合,否則這般冷場下去,可說不好會發生什么。”

“你就這般肯定我會幫你解圍?”陳群嗤笑道:“若是我作壁上觀,或是解圍失敗,說不準公孫瓚便會當場發作,屆時你又要如何?”

步出中軍大帳,兩人漸行至一偏僻處,陳群惟妙惟肖的模仿起方才荀攸動怒的模樣,卻只引得荀攸用看白癡的眼光盯著他。

“若是連名動潁川的陳長文都不能信任,這世間還有何人可以做到此事?”

閱讀季漢長存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