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三百七十九章 虎之殤(下)

更新時間:2020-05-24  作者:明斷天啟
“哦?程普竟然被重創昏迷?當真是天亡孫堅!”

當高干得知程普受創之后,不由得仰天大笑。自前些時日見過程普之后,再結合此前袁紹所叮嚀之要點,高干已經確定了程普是計劃能否成功實施的關鍵。

謹慎、穩重、思慮周詳,再加上對孫堅有著莫大的影響力,有程普在,可以很大程度上彌補孫堅那輕進妄為的性格。

雖然從往日的情形來看,當孫堅一意孤行之時,程普也難以阻止,但畢竟是一大變數。而根據荀諶所交代的內容,高干此前的作為,很大程度上就是為了將程普的注意力吸引過來,從而減少他對正面戰場的懷疑。

如今程普昏迷了,可以說江東猛虎暫時無人可以安撫,其暴虐和好戰之意將會無可阻擋的釋放出來,這也正是陳溫等人可以利用之處。天欲使其滅亡,必先令其瘋狂。

“府君……我們是不是應該……”親信也興奮的搓著手掌,開始垂涎起之后可能爭奪的利益。

高干卻瞥了他一眼,蹙眉道:“應該什么?我們應該什么都不做!不對,應該派人去慰問程將軍,同時告誡孫堅,戰事兇險,程將軍都不幸受創,希望他再等上些時日,本官會糾合丹陽精兵上前線相助!”

親信目瞪口呆,吶吶道:“這……”

“你不必管這么多,按照本官的吩咐去辦便是了。”言罷,高干一揮袍袖,轉身便走。

牛渚磯附近的江面上漂浮著數不清的殘骸和尸首,隔江對峙的雙方水軍也不復最初的雄壯軍威,顯得落寞了不少。

孫堅站在一艘樓船上,對屬下將校道:“敵軍詭詐,德謀也遭其暗算,本侯若不能為德謀報仇雪恥,羞為爾等主公!

大江天險又如何?五層樓船又如何?吾等奉天子詔令,討伐逆臣,此乃正本清源之舉!陳溫老朽,不識時務,膽敢冒犯天顏,已是冢中枯骨!今日,本侯便要取其首級,奉往天闕,為諸君求一個功名前程!”

“誓死追隨君侯,討逆臣,誅無道!”

口號聲響徹天地,沿著江邊一路順延,而隨著巨大的樓船緩緩開動,南岸的所有船只船只傾巢出動,向著對岸緩緩駛去,再無絲毫保留。

遙遙眺望著樓船上那越來越近的“烏程侯孫”的旗幟,陳溫瞳孔微微放大,蒼老的面容仿佛重新煥發了生機一般,喜悅的神情已經無法掩飾。

仿佛夢囈一般得喃喃道:“機會……來了。”

孫堅大馬金刀的坐在樓船上,這艘樓船卻不似往日作戰一般沖在最前方,而是稍稍靠后一些,孫堅終究還是把程普的話聽了進去,也不想程普醒后跟他爭吵。

然而世事奇妙,當對面的戰船上打出“揚州刺史陳”的大旗后,孫堅也愕然怔住,不自覺地伸手擦了擦眼睛,待到確定那面大旗真假后,孫堅仰天大笑道: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陳溫匹夫,不意竟這般有膽!是本侯小瞧了你!”

隨侍在側的祖茂有些猶豫的勸道:“君侯……”

孫堅揮揮斷道:“不必多言了,若是陳溫不在此處,本侯還能聽你們一言。但既然一介老朽都敢親上前線,本侯又有何不敢?陳溫敢以身做餌,本侯便要看看,他究竟有什么手段!孫文臺,從來不是怯弱避戰之人!傳令,全速前進,本侯要第一個砍下那老匹夫的頭顱!”

祖茂被孫堅打斷了勸阻的話語,而素知孫堅性子的他此時自然不敢再行反對。看著意氣風發的孫堅,祖茂不由得開始后悔,后悔此前沒有按照程普的吩咐勸阻孫堅上前線之事。

此時孫堅已經來了興致,恐怕就算程普在這里,也絕難阻止孫堅的妄為了。

如往日一般,兩軍再次接戰,而不同之處則在于兩軍主將所在的樓船均遭到了最猛烈的攻擊。比起之前要猛烈許多,孫堅所在的樓船更是硬頂著攻擊,直直的往那五層樓船而去。

陳溫仿佛被嚇傻了一般,一直到相距不過數十米之時,才開始下令避讓。然而這般距離顯然已是避之不及,孫堅的樓船很快便靠近了過來,并將全部武器對準高大的五層樓船傾泄而去。

雖然歷陽守軍的小船已經在前幾日幾乎損耗殆盡,但為數不少的中大型船只卻沒有停止掩護,孫堅的樓船此時已是千瘡百孔。用以防御的厚牛皮能夠擋住小型勁弩和長槊,卻無法阻擋樓船上的重弩直射。木制的船身和甲板也已滿是孔洞,看似隨時有傾覆之危。

孫堅卻是臨危不亂,在兩船接近之時,帶著數十名親信猛的躍上了陳溫的巨大樓船,竟是意圖直接奪船。

孫堅仿若猛虎下山一般,在這顛簸的船身上如履平地,樓船上的士卒也是陳溫麾下的精銳,竟不能阻擋住孫堅的突襲。

“孫文臺!今日便是你授首之時!”

孫堅正殺得興起,尋聲望去,卻見一布衣老者須發皆張的指著他,眼神中盡是殺意。

“陳溫匹夫!孫堅在此,你如何殺我?”話語未畢,腳步不停,孫堅開始奮力往陳溫的位置殺去,而陳溫卻未見絲毫驚慌失措,喝道:

“匹夫逞勇,不過一時之盛!汝受漢室天恩,不思扶保朝廷,卻肆虐州郡,侵擾百姓,實屬罪大惡極!項籍暴虐,終有垓下之刎;王莽篡逆,慘死亂軍之中!孫文臺,今日便是汝喪命之時!”

言罷,拔出腰間佩劍狠狠一斬,將那高高飄揚的“揚州刺史陳”斬落塵埃,隨著大旗落下,周圍的樓船頓時調轉了武器方向,兇猛的火力對著這艘五層樓船襲來,火箭、勁弩、長矛,飄在江心不動的樓船仿佛靶子一般,很快便千瘡百孔,燃起熊熊烈焰。

孫堅當然不會坐以待斃,在祖茂的掩護下奮力往樓船邊緣殺去,試圖跳船求生。然而樓船上一支冷箭襲來,正中其后背,數十名持弩的伏兵涌出,一陣箭雨傾瀉,孫堅與祖茂雖然連中數箭,但終究還是活了下來,還被親信們牢牢護在了身后。只是這種狀態跳船,顯然也是死路一條。

在烈焰之中,陳溫走上前來,嘆道:“所幸老夫有了決絕之心,沒有給你留下機會,否則今日恐怕真的要讓你逃出生天了。孫文臺,當真是江東猛虎。”

“咳,陳公過譽了,猛虎終究也難逃獵戶之手啊。”重創之下,孫堅依然屹立不倒,只是失血過多的臉龐已經蒼白無比,說話的同時還咳出幾口血來。

“……今日之事,不過有心算無心罷了,非英雄之舉。”

孫堅強撐著一口氣,朗聲道:“什么是英雄?兵者,詭道也,堅恣意妄為,自恃武勇,想來早晚會有這一遭,能死在陳公用性命布下的殺局之中,倒也不算難堪之事。”

陳溫神情復雜的道:“這一局,換成其他任何人恐怕都難以奏效,本官也不過是聽人建議,絕望之下姑且一試罷了。”

“所以他們都不是孫堅!咳!袁本初,當真是非凡人物啊,惜哉未能與其一戰。哈哈,枉我自恃當世名將,卻是讓袁本初連動手的興趣都提不起來啊!今日這一局,陳公贏了,只是這天下之局,我孫氏也未必會輸!”

被火焰吞噬之前,孫堅腦海中閃過了兩個孩子的相貌,念及孫權當日所言,竟是在烈焰中大聲笑了起來。

“一世漢臣,萬世漢賊,一念忠義叛逆,千載功過誰評!”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及術敗,堅斬紀靈入雒,拜破虜將軍,增邑千戶,蔭一子為郎。見天子幼弱、公卿好權,堅遂有異心,乃引軍南還,留屯長沙。

少帝復辟于宛,拜堅為揚州刺史。會豫章太守周術病亡,會稽太守陳業棄官,堅并吞二郡,坐斷東南。

袁紹憚堅勇武,矯詔使征九江,擊陳溫。溫親臨歷陽,與堅戰于牛渚,創其先鋒程普。堅怒而親戰,登船將殺溫。溫暗伏弩手,使軍士毀船,遂與俱亡。

——《季漢書·世家第三》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