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三百七十三章 各方反應(上)

更新時間:2020-05-20  作者:明斷天啟
中原局勢稍稍緩和,南方卻又起風雨,各大勢力的目光也都被吸引到了荊揚之地,想觀察這位扶搖直上的江東猛虎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

然而對于大多數諸侯來說,他們更多的是以看樂子的心態在娛樂。畢竟在東晉衣冠南渡之前,長江以南實在是無法與中原和河朔地區相提并論。

這種差距不僅存在于人口、耕種土地面積之上,還存在于方方面面,南方的落后幾乎是全方位的,以南伐北,不啻于天方夜譚,根據以往的神州歷史來看,南方的勢力只能坐觀北方爭雄,然后被統一的北方勢力一鼓而下。

江南地區唯一棘手之處,或許便是那長江天險。而漢王朝解決這一難點的辦法便是將揚州的州治設在了歷陽,此后又調到了更北邊的壽春。如此,揚州刺史便停留在了長江以北,既扼守險要,防住南方叛亂;也是方便朝廷控制刺史的行動。

北方的勢力之主們大多也是這般看法,長江天險既防北方,也是南方的天塹,對于南方的勢力著實不必太過在意。

但孫堅的行動顯然和袁紹有所關聯,作為奉天子以令不臣的第一人,袁本初的動向自然被所有諸侯關注著,所有人都想知道,面對孫堅如此迅猛的擴張,袁本初又會作何反應?

若是坐視不管,那么本是袁本初囊中之物的荊揚之地便有了變數,這卻是諸侯們所樂見之事。

“孫文臺的胃口太大了,也不怕把自己給撐死?”定陶縣城,兗州牧曹操將自己的治所移到了此處,既是取守“天下之中”的含義,也是因為多疑的曹操此時更信得過自己經營一年多的根據地。

一名長須文士撫髯道:“出身低下,自然渴求高位,一葉障目之下卻不能認清自己的能力,孫文臺敗亡不遠矣。”

話說的極其刺耳,讓曹操不由自主的皺了皺眉頭,畢竟從這些人的視角來看,他曹孟德這個“贅閹遺丑”大約也能歸入到出身低下的行列中去。至于父親是太尉?幽州名士崔烈通過內官買了一次官,便被罵的幾乎一輩子抬不起頭。更何況曹嵩這個宦官嗣子買來的太尉?

感覺出氣氛的不對,郭嘉連忙道:“公臺兄素來有遠見卓識,既然下此斷語,看來烏程侯是真的危矣,只是這般下去,袁本初難免實力大漲,不知公臺兄可有良策應對?”

陳宮,字公臺,東郡東武陽人,于兗州頗有聲名,曾與多名海內名士有交情。此前曹操能在劉岱死后入主兗州,便是多虧了陳宮的助力。陳宮游說了兗州別駕、治中等人,以及各郡國的太守國相共同支持曹操,將曹操奉上了兗州之主的位置。

對于曹操而言,陳宮的功績就如同沮授之于劉備,可謂是創業根基之臣,是以對陳宮也是頗多倚重。

只是陳公臺出身名門,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素來以高士自居,言語中常常帶有獨屬于士人的傲氣,讓人難以親近。

不過對于曹操,陳宮還是頗為服膺的,曾親口稱贊其為‘命世之才’,也是因為他的盛贊,才讓兗州士人一邊倒的支持了曹操。否則就憑曹操此前對邊讓無禮的行徑,便足以讓士人團體將其排除在選項之外。

對于出身潁川的郭嘉,陳宮的態度還是要好上不少。郭氏雖非潁川頂級名門,但能在潁川立足,其放在天下任何地方都算是中等偏上的士族,在陳宮眼中是能平等對話的對象。更何況郭嘉的才氣,以及為人處世那春風化雨的手段也是讓陳宮頗為佩服。

“奉孝過譽了,私以為奉孝與諸位同僚對此也必然是有所預料的,剛極易折,強極則辱,這是亙古不變之理啊。”

程昱頷首道:“公臺所言不差,孫堅于戰場上常常先登,每每沖鋒于萬軍之前,這是他能鼓動士氣破敵如摧枯拉朽的秘訣所在。

但這一點卻是弊大于利。千金之子不坐垂堂,身為一軍主帥,一旦有個萬一,大軍轉瞬便會潰散。他孫文臺再是勇猛,難道還能戰百人千人?此前不過是未遇到智謀之士,無人想到可以針對這一點罷了。袁本初麾下良將如云,謀臣如雨,必然不會放過這一點。在下可以斷言,孫文臺必死于匹夫之手!”

郭嘉也神情肅然道:“天下有馭百萬兵的大將,但從無能戰萬人的戰神。即便是項王之勇,殺戮千人便已筋疲力盡,無力回天,孫文臺難道還能勇越項王?孫堅輕而無備,雖有百萬之眾,無異于獨行中原,只需一夫潛伏,以雷霆之勢擊之,其斷無生還之理,荊揚之事著實是沒有什么懸念的。

恐怕……明公要做好準備了,準備面對一個兼并荊揚之地的天下第一諸侯袁本初。”

所有人微微一凜,一些膽怯之人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袁紹成名日久,早就是天下第一流的人物。雖然因為袁術的妄為,導致袁氏跌落云端,袁紹也不復往日盛名,但也不是孫堅可比的。

跨連荊揚的孫堅在他們眼中不過是一介匹夫,但若是換成袁紹,卻是足以讓人膽戰心驚的可怕對手。

曹操的身子也是微微一抖,旋即大笑道:“無妨,他袁本初能擴張勢力,難道我們就不能了?吾與本初相交多年,深知其為人,好謀無斷,色厲膽薄,諸君可莫要被他的虛名所懾。再說了,直面袁本初的難道不是陳王劉寵?且讓我們先看看這位宗室第一王的手段,勿要焦慮,先安定兗州,增強己身為上。”

不管心里是作何想法,在曹操講完之后,滿堂哄然大笑,仿佛袁紹的陰影已經被驅散,前路再無陰霾。

只有郭嘉等寥寥幾人面色憂愁的對視一眼,也只有他們才知道,陳王和袁紹有云泥之別,而離曹操面對袁紹的時日已經不遠了。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郭嘉,字奉孝,潁川陽翟人也。少有權變,觀天下將亂,乃匿名跡,交結英雋。其所友者,潁川荀彧、陳群、戲志才如是。

初平中,東見濟陰太守曹操,論天下事,乃為知己,辟為濟陰郡功曹,常與共乘。

會青、徐黃巾亂起,西入兗州,寇掠州郡,殺刺史劉岱。嘉乃與東郡陳宮并說于州別駕、治中,譽操為命世之才,遂共奉操為州郡之主。

——《季漢書·列傳第十》

季漢長存愛搜書

季漢長存iisoshu

即可找到本書.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