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三百六十五章 逝

更新時間:2020-05-15  作者:明斷天啟
袁紹回師南陽的同時,馬騰和韓遂仿佛避之不及一般,以極快的速度撤回了武關以西,只是在武關留了五千人駐守。

袁紹也毫不示弱,調集了一萬精銳人馬駐守于丹水縣,馬騰和韓遂再想這般輕易的出入南陽,恐怕就是癡人說夢了。

在這之后,袁紹卻沒有急于再次備戰伐雒,而是回到了宛城,在天子駕前請罪,“救駕來遲,望乞恕罪”云云。

劉辯仿佛真的把袁紹當成了朝廷棟梁,拉著袁紹的手泣道:“卿甘冒矢石,引軍伐雒,所為不過是大漢宗廟與朕之顏面。如此赤膽忠心,朕非鐵石心腸,又怎能不為之感動?

朕雖然不通軍伍之事,但也知大軍拔營非同等閑,撤軍比進軍更為險惡,卿能在馬韓二人欲行不軌前趕回,已是竭盡心力,朕安能責備?”

袁紹也兩眼通紅,涕泣道:“臣弟欺君罔上、篡權亂政,可謂是罪不容誅。臣為其兄,亦是難逃罪責,本是罪人之身。蒙陛下不棄,恩赦大罪,臣又豈能不肝腦涂地以報陛下大恩?

袁家世代忠良,家門不幸出一逆賊,臣如今所愿,唯有興兵伐雒,使陛下還于舊都,重奉宗廟;討平亂賊,使天下海晏河清。如此或可稍減一二罪過。百年之后去見大漢二十三代先帝與袁氏先祖,臣也能稍有顏面。

臣在河南,聞馬韓二賊驚擾圣駕,如遭雷殛,恨不能旦夕便回,以保圣駕。每每思及涼州亂黨之殘暴,臣食不甘味,寢不安席,故而遣人勸陛下暫避其鋒芒。倘若圣駕有所損傷,臣雖萬死亦難贖其罪啊!”

劉辯感慨道:“生死有命,禍福在天。朕乃光武之后,此地是南陽帝鄉,有光武庇佑,朕又豈能棄之而走?天命在漢,則朕必然有驚無險,天命若不在漢,朕又能避往何方?所幸尚有如愛卿一般的忠義之士,漢德未衰啊!”

袁紹還未說話,站在一旁的蔡邕便涕泣道:“正是世祖皇帝顯靈,大漢二十三代先帝庇佑,才讓馬韓二人不敢輕進,天佑大漢啊!”

“天佑大漢!”

“天佑大漢!”

一時之間,山呼海嘯,袁紹稍稍愣了下,也大聲道:“天佑大漢,圣駕無恙!”

劉辯與袁紹的眼神微微對上,又同時輕輕一笑,屹立于這天地間至高之處的二人仿佛處于另一維度,這周圍的萬人齊呼也不能干擾分毫。

“今后,還是要多仰仗太尉啊。”

“天佑炎漢,臣必不負陛下所望。”

十月,李澈看著手中的軍情,嘖嘖道:“好一對君臣相合啊,逆臣親屬迷途知返,圣天子不計前嫌,當真是能寫進史書的佳話。”

坐在下首的孔融蹙眉道:“觀將軍之意,似是對此有些不以為然?”

李澈詫異道:“文舉兄,你不會當真以為袁本初是赤膽忠心的忠臣吧?”

孔融頓時語塞,這時候還認為袁紹是忠臣的,腦袋里八成有點問題,若劉辯回到雒陽重奉宗廟,袁紹就是新一代的大漢第一權臣。而看他的所作所為,事實上已經太過逾矩了,甚至超過了“權臣”的界限——霍光。

見孔融語塞,李澈也沒興趣繼續和這呆子爭論。甩甩手中的信紙,感慨道:“陛下也成長了很多啊,若是一年前的他,恐怕是很難這般與袁紹虛與委蛇的。若是當初宮變之時他能有這般隱忍,也不至于寒了滿朝文武的心。”

“說起來,將軍也是做過南陽那位的帝師啊。”陳群摸著下巴,饒有興致的說道。

李澈搖搖頭道:“算不得帝師,本侯不過是侍講罷了,真正的帝師是袁太傅。”

陳群不以為然的道:“當年臨晉文烈侯楊伯獻也只是侍講,先靈帝不也念他一份師生之情?這是不是帝師,還是要看陛下的意思啊。”

李澈斜睨了他一眼,嗤笑道:“帝師又如何?本侯現在是縣侯、將軍,又能加封什么?難不成讓陛下拜我為太傅?”

“靈壽侯好大的官威啊。”陳群嘖嘖道:“小縣侯和雜號將軍就讓你滿足了?何不上表南陽朝廷,求一個四方將軍、青州牧?否則群歸鄉之時有人問起為誰做事,恐怕有些羞于開口啊。”

孔融聽著二人對話,頓時大皺眉頭,有心想斥責這兩個盯著官帽子看的“官迷”,但念及鄭玄在勸他來時所說的話,以及和陳群的交情,終究還是忍了下來,只是怒哼一聲,拂袖而去。

看著孔融的背影消失,田豐打趣道:“孔相君羞于與俗人為伍啊,陳治中可要當心了,這份難得的友情恐怕已經被將軍給破壞掉了。”

陳群搖搖頭道:“三五息的脾氣罷了,等到之后好言勸說一番,他自然不會糾纏。孔文舉也不是抓著不放的人。”

“高雅脫俗的人走了,我們幾個俗人也該聊聊俗事了。長文方才的意思是……我們該向南陽朝廷靠攏了?”

陳群悠悠道:“相隔一年多了,將軍和陛下當初那點情分恐怕已經快消失了吧?在這種時候,將軍何不試著重新將這段情分拾起來?陛下想必也很需要將軍。”

“不錯。”田豐點點頭,朗聲道:“此次南陽之亂,可以說把南陽君臣的矛盾完全擺在了明面上。袁本初在朝廷一家獨大,權傾朝野,這是一個很危險的情況。陛下若想穩固自己的位置,唯有尋找外援。陛下需要牧守們的支持。”

“所以這時候與陛下重敘舊情,也能讓陛下心中的天平稍稍傾斜一些?”

陳群點頭道:“不錯,漢德已衰,但這桿大旗還有用處。袁本初需要陛下來為他洗脫污名,而其他牧守也需要陛下為他們擴張地盤的行為背書。袁本初想挾天子以令諸侯,可惜他自身不正,對天子的控制還是有些薄弱了,這就是我們的機會。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若是等到他拿下雒陽,威震天下,他的權威必然會大大增加,陛下的話語權也會被進一步擠壓。那時候再想讓陛下發話支持,恐怕就難了。”

“唔……”李澈閉目沉思了一會兒,點頭道:“那便如你們所言吧,本侯會親筆寫一封奏折上稟陛下,言明青州這段時間以來的情況。”

“將軍竟這般果決?”陳群訝異道:“難道不需要先問一問鄴城那邊的意思?將軍這般作為,可是把雒陽朝廷的臉徹底踩在了地上,盧司徒恐怕不會高興的。”

李澈搖搖頭,喟然道:“雒陽的消息,盧司徒已經病倒了,恐怕是沒辦法再管天下之事了。況且就算盧司徒無恙,這事也不必特意詢問,盧司徒自己都沒想好該站在哪一邊,又能管得了誰呢?說到底,南陽那位的法統依據還是更深一些,只是大臣們出于穩定的考慮,以及或多或少的私心,選擇了默認既定事實,誰能想到死灰也能復燃呢?”

陳群揉揉眉頭,沉聲道:“盧司徒病倒,看來雒陽朝廷真的只剩一條路可走了。”

“是啊,只是這條路注定是絕路。關中是寶地,但也太過安逸了,若沒有并吞天下的雄心,并不適合作為爭霸的起點。”

十月二十一日,建威將軍領巨鹿太守李澈遣使奉貢南陽天子,劉辯熱情接待了李澈的使節,并表達了對當初李澈救駕行為的感激,以及對師生關系的懷念。

劉辯當即降旨承認了此前雒陽朝廷的一切封賞。又聞青州刺史焦和篤信巫蠱請神之術,癡信山野妄人,當即勃然大怒,下詔奪其位,檻車入京。拜李澈為青州牧、假節,統掌青州一切軍政要務。

而同時又有一條噩耗傳來,度遼將軍領并州刺史賈琮重病難治,撒手人寰,南匈奴并雁門烏桓等胡虜寇掠并州。

并州告急,南陽卻是鞭長莫及,爭論激烈的南陽朝堂上,甚至有人提出要放棄并州,卻被暴怒的劉辯當庭笞刑一百。在于李澈的的特使田豐,以及太尉袁紹等人商議后,劉辯做出了決定。

拜山陽太守袁遺為并州刺史,拜上黨太守張楊為度遼將軍。改拜太仆劉備為左將軍,總署并冀軍務,抵抗匈奴南侵。并詔令河內太守王匡為并州軍務供給軍糧。

“多事之秋啊,每逢中原動亂,這些胡虜總是不安分。”

坐在盧植的病榻邊,皇甫嵩輕輕嘆息,也不知幾分是為天下局勢,幾分是為面前的友人。

“胡……胡虜不足……為慮。”此時的盧植可謂是神情枯槁,眼神渙散,再無當年那英氣勃發的精氣神。僅僅七個字,仿佛便耗盡了他全部的精力。

皇甫嵩搖頭道:“你和北虜的仗打的太少了,欒提于夫羅是個廢物,所以你覺得北虜都不行?你錯了,這些胡虜早已不是以前的模樣了,用蔡伯喈當年上書的話來說:‘才力勁健,意智益生;加以關塞不嚴,禁網多漏,精金良鐵,皆為賊有,漢人逋逃為之謀主,兵利馬疾,過于匈奴。’

蔡伯喈所言沒有絲毫夸大之處,這便是鮮卑,甚至強于當年匈奴的鮮卑。若非其部落之間矛盾重重,威脅程度絕不亞于未分裂的匈奴。一旦其中再出一個堪比檀石槐的人物,中原大地當真是有傾覆之危。若不能在并州攔阻住南匈奴與烏桓,鮮卑必然會隨之而來。

外虜和內亂,哪一個都不能放松啊。朝堂上那些軟骨頭,當初建議放棄涼州,未來也未必不會放棄并州。大漢十三州部,夠他們賣幾次的?”

“玄德……玄德會……會擋住他們的。”

皇甫嵩詫異道:“你那學生?當真有趣,你以儒學聞名于世,世稱大儒,最出色的兩名學生卻都不怎么通曉經學。仿若當年荀卿一般,明明是儒門弟子,卻教出兩個法家學生。”

盧植面上微微露出一點笑意,喃喃道:“經世致用,各有通途,不……不學經學,也未必是壞事。”

“你和鄭玄走上了不同的路,但你比鄭玄更貪心,何以這時候才明白人力有時而窮?”

“窮……窮極之界,又在何處?不去試一試,誰……誰又知道是不是真的到了窮盡之時?咳!咳!”

話音方落盧植便猛烈地咳嗽起來,皇甫嵩嘆道:“別說了,你說的每一個字都是在透支你的性命啊。”

“不……不說,就沒有……沒有機會說了。義真兄,我拜托你幾件事,這是我最后的牽掛了……”

皇甫嵩眼眶微紅,喟然道:“你說吧,能做到的,皇甫嵩一定去做!”

“第一件事,我死之后不需棺槨,也不要厚葬,只……只留單衣一件,不要接受任何一方的追謚追贈,我……我是大漢的罪人,不配,也不想作為他們邀名的工具。

第二件事,家……家中還有些藏書,幫我送給鄭康成和李明遠吧。他們都在辦學,或許……或許能用得上。

第三件事,我……我不是劉備和公孫瓚的老師,他們……他們也不是我的學生!不過是聽聽課的關系,當初馬師與康成一開始也是這般啊……”

盧植的眼神愈發渙散了,神情似乎在追憶什么,呢喃的聲音也愈發難以聽清,使得皇甫嵩只能側身將耳朵貼近聆聽。

“馬……馬師說,人……人要及時享樂,我不贊同,看來老師和學生也是可以不同的啊……是了,他們有他們的路,我也……我也不贊同啊……我又究竟是在糾纏什么呢……

在其位謀其政……在其位謀其政……道不同,不相為謀,位不同,也……不相為謀啊……”

呢喃中,盧植的眼神徹底失去了神采,聲音越來越輕,越來越小,最終歸于虛無。

這位海內儒宗、大漢柱石,就這般無聲無息的在自家的病榻上撒手人寰。唯一的見證者,卻是曾經的大漢第一柱石,第一名將。

一滴淚水滴在了盧植仿若老樹皮一般褶皺的臉上,鐵骨錚錚,縱橫沙場數十年,殺戮無數的皇甫嵩,終究還是流下了一滴熱淚。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