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三百六十章 哪也不去

更新時間:2020-05-13  作者:明斷天啟
出了大營,兩人與護衛而來的朝廷軍士匯合,馬不停蹄的往南陽而去。

在馬車上,顧修詫異道:“老師何以突然這般輕易的答應了他們的要求?”

蔡邕捏了捏胡須,有些遲疑的道:“原因有二,一來,這確實是觸碰到他們的底線了,朝廷本也沒奢望能夠讓馬韓二人乖乖撤軍回三輔,繼續糾纏下去也于事無補,談判之事終究非為師所長,只是無人愿來罷了。

至于第二嘛……這只是一種感覺罷了,那個呂布或許有些問題。而他既然這般受馬騰親信,其中當有不少余地可做文章,為師也是急于回朝稟明陛下,想問一問這呂布的情況。”

聽完蔡邕的話,顧修反倒更迷糊了,詫異道:“這……請恕學生愚鈍,老師可否為學生解惑?”

“嗯……何進此人,為師與他也算是有幾分交情。只是十幾年未見,一時有些忘了他當初的做派。倒是讓那馬騰一提醒,為師忽的想了起來,此人當年入京為郎中之時,便是一副謙遜恭讓的模樣。雖然為師知道這只是他的偽裝,但是從他升任虎賁中郎將后的舉動來看,此人當是野心勃勃,求賢若渴之人。

相隔十幾年,又權傾朝野,他有所變化也是情理之中。但據為師所聞風評,他還是頗為禮賢下士。那么能讓他不惜借刀殺人也要除掉的人,恐怕或多或少是有一些問題的。而以為師的相人經驗來看,這呂布眼神頗有桀驁之色,絕非忠義之輩啊……”蔡邕神情露出懷念之色,向著顧修解釋道。

一別京城十二載,再回首時,竟有滄海桑田之感。當年的故人,也不知還剩多少。

“可……可呂縣長看起來頗為感激那馬壽成啊,言辭多有維護,似乎很是忠心耿耿。”

“哈哈!”蔡邕大笑起來,搖頭道:“你啊,那么多書真是白讀了,若這天下人人都如他們表現出來的那般簡單,這世間又哪來那么多讓人厭憎之事?”

顧修忍不住嘟囔道:“書中可沒有這么些東西……”

看著顧修的模樣,蔡邕有些嘆息,當年的他也是這般,只是避難在外十二年,經歷了太多,終究是變了許多。

“陛下,此行便是這般結果,微臣無能,有負陛下重托。”

宛城行宮一間偏殿內,蔡邕正在向御座上的劉辯匯報本次談判結果。或許是這一年多的經歷太過刺激,此時的劉辯顯得比以前要穩重的多。

坐在御座上沉靜如水,威嚴厚重,若是讓漢靈帝復生看到這一幕,恐怕也會收回此前所評價的“望之不似人君了。”

靜靜聽完蔡邕的匯報,劉辯微微思索了一會兒,沉聲道:“滿朝文武無一人愿為朕分憂,愛卿自告奮勇,深入虎穴與逆賊談判,有功無過,‘無能’之語,休要再提。

至于許與逆賊的東西,這都是朝議所決,非愛卿擅斷,有何過錯?愛卿能讓逆賊承諾不再擾民,已經是莫大的功勞了,生民為一切之基,只要能不傷吾民,他們要些許爵祿虛名,給就是了。”

劉辯一番話說的蔡邕熱淚盈眶,嘆道:“陛下能有此遠見卓識,大漢之幸,天下之幸啊!高祖能勝項王,定天下者,便是知王者以民人為天,陛下倘能躬行此言,大漢中興不遠啊!”

“先帝遭宦官蒙蔽,貪圖享樂,耗竭民力,以致天下烽煙四起。朕必當以此為鑒,愿天下忠義之士皆能如愛卿一般,助朕再興大漢!”

“絕無問題!”蔡邕斷然道:“天下人心向漢,只要陛下能勵精圖治,愛惜民力,任用賢良,則天下重現盛世絕無半點問題!”

劉辯含笑道:“但愿能如愛卿所言吧,只是朝政還是要多仰賴愛卿啊。”

蔡邕長拜道:“臣必當肝腦涂地,以報陛下圣恩!”

“至于馬騰韓遂之事,既然他們承諾不再擾民,那暫且先由著他們。南陽左近的兵力終究不足,若太尉與陳王不來救駕,很難抗衡涼州悍匪。他們要糧,那就先給他們,從宮中日常的用度里扣除一部分,再加上倉內儲糧,湊一湊給他們送去。只要能拖住他們不去擾民,朕什么都能給!”

蔡邕又是兩行熱淚劃過臉頰,泣道:“微臣無能,讓陛下受此大辱!臣愿盡獻家財,再減一半俸祿,以作急用。”

“愛卿啊,你素來清廉,又避難在外多年,可謂是家徒四壁,只余你心愛的古籍與古琴。如今國事維艱,朕不能與你榮華富貴已是萬分慚愧,如何能狠心再取你家財?此言休要再提!宮中用度本就奢靡,借此機會節儉一些也是好事。”

“陛下!”蔡邕嚎啕大哭,泣聲道:“能得陛下此言,臣雖死無憾,何況只是舍些身外之物?人生于世,不過赤條條而來,有何不可舍之物?陛下受辱,皆是臣等無能,又豈能再委屈陛下,削減用度?”

劉辯站起身來,走到蔡邕近前,握著他的手道,誠懇的道:“愛卿,給朕留些顏面吧。朕此前的所作所為,恐怕逃不過史筆丹青,但朕不希望史書上再記載朕為向敵酋獻媚而抄掠大臣家產。

朕宮中妃嬪不多,更無內宦,用度相比在雒陽時卻沒少多少,這實在太過奢靡。宮中用度節儉本是好事,談不上委屈,愛卿言重了。”

蔡邕哽咽道:“陛下此言,真愧煞臣也!”

“你我君臣勠力同心,何分彼此?朕也想做些分內之事啊。”

蔡邕抬袖微微擦拭了下淚痕,嗓子沙啞的問道:“臣倒是忘了問,不知太尉那邊……”

話沒說完,蔡邕已經感覺到劉辯的手驀的捏緊,冕毓之后的神情似乎也有些發寒。

這種感覺一閃而逝,仿佛錯覺一般。劉辯松開手,嘆道:“太尉言稱雒陽旦夕可下,軍情緊急,不可擅動。希望朕能移駕河南,暫時放棄南陽。待到回了雒陽,他自會引軍剿滅馬韓二人。”

“太尉此策大謬!”蔡邕勃然大怒道:“南陽民眾緊衣縮食,為陛下復都貢獻力量,如今又豈能棄之而走?更何況南陽乃光武帝鄉,若拱手讓之于賊寇,陛下百年之后,有何面目去見世祖皇帝?”

“不錯!”劉辯寒聲道:“朕哪也不去!若馬騰和韓遂破城,朕殉城便是,倒要看看太尉這時候是不是真的不再需要朕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