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三百四十一章 青州之治(下)

更新時間:2020-05-03  作者:明斷天啟
田豐訕訕一笑,尷尬道:“這個嘛……將軍此行的目的,眾人皆知。如果想要達成這一目的,臨菑城內的焦使君力戰殉國恐怕是最好的結果吧?”

李澈頓時哭笑不得,沒好氣的道:“就為了這個,本官就要犧牲掉十余萬百姓?他焦和有這么大的牌面?莫說里面是焦和,就算是袁本初,本官也不會為了讓他死,而坐視十余萬民眾為他陪葬!”

“是豐誤會了將軍,還請將軍恕罪。”田豐倒也光棍,肅然一揖以示歉意。

李澈苦笑道:“青州的問題,難點不在焦和(shēn)上。他這個刺史,政令能不能走出齊國都是兩說,對青州又有什么影響力?青州之治,在本官看來,首在安民,若不能給百姓以安全感,讓他們安居樂業,那么匪患便永無安穩之(rì)。那時青州就只是一個燙手山芋,反倒會拖累我們。”

田豐輕輕頷首道:“將軍此言甚善,既然將軍準備堂堂正正,那么這些賊寇也沒什么用了,待到三五(rì)后,大軍趕到,必然能將之一網打盡。”

李澈搖搖頭,喟然道:“除山中賊易,除心中賊難啊。這青州之患,可不只在這百萬黃巾,若不能根除禍源,只怕死灰復燃。”

“但將軍若不能拿到青州的掌控權,便很難處理青州事務,上有焦使君掣肘,下有世家反對,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啊。”

李澈神秘一笑,悠悠道:“焦使君是聰明人,他會明白形勢的。”

田豐愣住了,焦和的名聲并不算太大,但也是士林俊秀,名聲很是不錯。可從自家上官的語氣來看,這位焦刺史似乎不怎么樣。

瞥了一眼田豐,李澈輕笑道:“這位焦使君平生最好讖緯巫祝之術,信奉祈神求助,膽小如鼠,又好坐而空談,比起韓文節而言更為不堪,這樣的人物,還是早早離開刺史之位,退位讓賢為好。”

凡國之將亡,則必然出現許多在盛世時看起來匪夷所思之事。似焦和這種人,都能在天下遍傳美名,進而成為一州刺史,主掌數百萬生靈,可見察舉制的問題已經嚴重到何種地步了。

焦和與人交往時,其談吐皆是不凡,頗好清談,常常結交士林各路俊秀名宿,也因此在士林中有口皆碑。

遠在數千里外的朝廷不知道焦和是什么樣的人,當州郡推舉焦和時自然不會反對,也就形成了如今這般荒誕的形勢。

朝廷任用賢人,州郡舉薦俊杰,焦和升了官,百姓遭了殃,這便是如今的社會縮影,三者皆大歡喜,唯有百姓要為這一問題付出代價。

田豐自然是清楚察舉制弊端的,聽李澈這么一說,他心下也反應了過來,苦笑道:“青州局勢這般嚴峻,非天下名臣無以安定,朝廷卻還任命這般草包,簡直是火上澆油啊。”

李澈譏笑道:“朝廷有責任,但最大的責任卻又不在朝廷。升遷官員不靠實打實的政績,而是靠著士林吹捧的‘官聲’,選出焦和這種人真是再正常不過了。士林中的名宿們,為了各自的顏面,昧著良心吹捧一名空談無能之輩,這是何等諷刺的一件事?”

田豐點點頭,肅然道:“青州的仕宦家族恐怕問題很大,雖然察舉逃不過親親相授,但這般夸張的吹捧一名無能之輩,已經是逾越底線之事了。當然,前提是焦使君確如將軍所說一般。若將軍信口胡言,恕豐不能接受。”

“那我等便拭目以待吧。”李澈悠悠的道。

臨菑城刺史府內,焦刺史正在聽著屬下匯報戰況。

(shēn)高七尺八分,體型瘦削,高冠博帶,眉目俊秀,雖然已是不惑之年,但面相卻頗為顯嫩。不得不承認,這位焦刺史的賣相確實很好,給人的親和力也不錯,雖然眉宇之間總有一絲(陰)郁略略破壞了他的形象。

而在面對下屬時,焦和也始終是一副很和藹可親的模樣,神(qíng)認真,給予他人充分的尊重,在聽完下屬匯報后才輕聲問道:“齊君的意思是,臨菑城還能撐很久?”

“使君明鑒。臨菑乃當年太公受封齊地時所建,已逾一千余年,期間常年為大諸侯的國都,屢屢有所修葺,可謂青徐第一堅城。城中糧秣、兵甲皆是完備,士卒戰意高昂,加之使君此前請來的巫祝能與上神溝通,令將士們有如神助。如今將士們奮勇死戰,匪寇絕難破城。”

一番話前半截還正經分析,后半段卻是滿口胡言亂語,然而這位齊姓男子卻是神(qíng)肅然,仿佛對此深信不疑。

而焦和也笑著點點頭,感慨道:“由此可見,張角確實是偽稱仙人授法。仙人何等能為?若張角真得其授法,哪怕只是萬一之力,也不會真的敗亡。便如此時,有巫祝相助,這些黃巾賊寇遲早死無葬(shēn)之地!

也不知大巫祝祈求蒼天之事可準備完畢了?若是蒼天愿意相助,我軍便可開城門迎戰,必能將賊寇徹底剿滅!”

“回稟使君,大巫祝此時已經到了關鍵時刻,短時間內恐怕還有些難處。還請使君稍待,大巫祝亦是頗為憤恨那些冒充神靈使者的賊寇,才愿意傾力襄助,莫要惡了大巫祝啊。”

“是極是極!”焦和連連點頭,笑道:“這些賊寇自命黃天,竟敢妄議蒼天,詛咒上天之死,簡直是罪無可恕!大巫祝(shēn)為蒼天的化(shēn),自然不能容忍這般行為。既然城池能夠守住,本官也不會催促,請大巫祝好生溝通便是。只要蒼天降下天怒,黃巾必然敗亡!”

那齊姓男子暗暗松了口氣,笑道:“使君果然英明,昨(rì)使君所求之筮,大巫祝已經參解完畢,仍是中吉之象,防守無虞,出擊有危。還請使君暫息雷霆之怒,待蒼天回應,黃巾賊不過是土雞瓦狗罷了。”

焦和連連擺手道:“大巫祝都這么說了,那本官自然不會強行出擊。此乃上天之預示,若強行接戰,恐怕會有災禍。”

“既然使君已然明了,屬下這便告退,大巫祝也在等著使君的消息啊。”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