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三百三十五章 鄭玄(下)

更新時間:2020-04-29  作者:明斷天啟
待進了內堂,孔融恭恭敬敬的執弟子禮向鄭玄請安,聽見鄭玄嘆道:“文舉,你方才之言,老夫都聽見了,如今城中局勢竟如此嚴峻嗎?”

孔融恭聲回道:“不敢欺瞞先生,殘留在青州的賊寇漸漸向劇縣匯集,城中百姓亦是多有驚慌,是以局勢確實不容樂觀。都是學生之錯,以至于先生(shēn)置險地。”

“文舉此言大謬!”鄭玄拂袖而起,神(qíng)不悅的說道:“青州賊寇蜂擁而起,又何來安穩之處?你一片好心,將老夫接至劇縣照顧,老夫已是由衷感激。賊寇動向誰又能提前預知?這滿城百姓都有傾覆之禍,又豈獨我鄭玄一人?若此次真的命喪于此,那也是天意,怨不得旁人。”

孔融連忙作揖請罪道:“學生失言,還請先生勿怒。如今雖然形勢嚴峻,但也并非是九死一生之局,此前派出去的信使想來已經到了徐州與冀州,陶使君與劉牧伯想來很快便會趕到,賊寇敗亡不遠了。”

鄭玄神(qíng)復雜的點了點頭,嘆道:“此前老夫對劉玄德多有不滿之處,亦有言語抨擊,此時卻要指著他來救命,當真是愧煞人也。”

孔融不以為然的道:“(逼)迫上官,僭越為尊,這等行為確實有礙禮法綱紀,有違天地尊卑。先生對事不對人,又何來愧疚之處?劉玄德勤王得力,剿匪有功,又是盧公弟子,想來不會因此而怨懟。”

鄭玄搖搖頭,喟然道:“此前老夫也是作你這般想法,只是后來冷靜下來后,卻是漸漸想明白了不少,文舉啊,你可知老夫為何不愿出仕?”

“先生德行高隆,自然不愿與腐臭官僚為伍。”

“你啊!”鄭玄苦笑著伸手點了點孔融,搖頭道:“并非如此,而是老夫自認能力不足,不能為官。”

孔融頓時駁道:“先生未免太過自薄!以先生之才,便是三公、太傅也做得,九卿之首已是屈就,何以有能力不足之說?”

見孔融為自己不平,鄭玄并沒有直接反駁,而是反問道:“文舉可知,太常之職責為何?”

孔融愣了下,太常即周之宗伯、秦之奉常,乃是九卿之首,對于他們這些飽讀詩書的士人而言,各種官職所掌何事可謂是了然于(胸),卻不知鄭玄為何會問出這種問題,但他還是下意識的答道:“太常,掌禮儀祭祀、選試博士、察行陵廟。”

“禮儀祭祀如何去做?如何讓百官、吏員如臂使指?選試博士如何去做?如何防止徇私舞弊之行?察行陵廟又該勘察哪些地方?”

“書中俱有,以先生之才,這又有何難?”

“的確,如何行事,書中俱有教授。”鄭玄笑著點點頭,又問道:“那為何文舉在處理北海政務時,常有力不從心之感?”

孔融呆住了,有些遲疑的答道:“終究是融才學淺薄,若換成先生,斷不至于此。”

鄭玄搖搖頭,喟然道:“這卻是你過于自薄了,老夫敢斷言,若換成老夫為北海相,卻是不如你的。”

見孔融張口(yù)言,鄭玄悠悠道:“這天下之事,各司其職才是本分,沒有人能夠通曉萬法。書中經義確實微言大義,其中道理也確實浩如煙海,但這都是先賢所見所聞之事。

然而世殊時異,滄海桑田,先賢所見所聞,與我們所見所聞,卻是大不相同。夫子可知大漢官制?荀卿亦未見過大一統之盛況。

太常之職責對于我等而言確實是爛熟于心,可若臨時有變,你可知該如何處置才能盡善盡美?這些都非一蹴而就之事,經學是道,官場又如何不是道了?老夫好經學,于為官一事上可謂一竅不通,若是為官,那只能是禍國殃民罷了。

是以老夫從未有過為官之念,只想耕讀授學,當初朝廷(jìn)錮,老夫反倒是松了口氣,因為再也不用擔心被朝廷征辟。”

當初黨錮之時,鄭玄已經是名滿天下的大儒了,在東萊耕地授學,并未為官。卻因為早年曾被黨人領袖之一的杜密征為吏員,故而被一并牽連。

后來黨錮解除,朝廷大員爭相征辟鄭玄,其中大將軍何進的征辟令難以躲避,鄭玄不得不往京城一行,但不著朝服,僅隔一宿便逃離京城。

其所作所為,確實是不想為官之舉,而世人也多認為他不屑為官,卻不料鄭玄心中竟是認為自己才不配位,才不受征召。

聽完鄭玄一番話,孔融已是目瞪口呆,喃喃道:“先生竟是做這般想法嗎?”

鄭玄輕輕點頭,嘆道:“老夫畢生所求,便是整理百家之學,念述先圣之元意,此事便已耗盡心力,竭盡才能,于為官一道上確實難有建樹。

是以當初在憤恨之后,再閱覽子干之書信,老夫卻是自知犯了大錯。青冀相隔千里,老夫僅憑傳言便武斷的指責一名疆臣,此為一;不明實(qíng),不曉背景,卻妄議他州政務,此為二;子干天下名臣,懿德大雅,克堪王臣,非我所及,老夫卻因傳言而傷故友之(qíng),此為三。有此三錯,老夫卻是難掩愧疚啊。”

“既然先生認為自己錯了,那為何……”

“文舉,你還是不明白,老夫錯的是武斷的行為。老夫至今仍對冀州內(qíng)不甚明了,唯有盧子干書信簡述,若是憑此便斷定劉玄德未曾有錯,還發聲援護,這豈不是又鑄下大錯?

故而老夫此時亦很是期待與劉玄德會面,一是當面致歉。二則是觀其人,察其行,若確為老夫之錯,自當向天下人謝罪。”

孔融肅然起敬,拱手道:“先生今(rì)所授,學生受益匪淺。往昔常有懷才不遇之感,今(rì)先生一言,卻是如晨鐘暮鼓一般敲醒了學生。朝廷之舉薦就如今看來,卻真的是對先生的侮辱。”

鄭玄喟然道:“察舉名士,舉賢良方正本是好事,可朝廷如今征召之人,卻是一意以名聲為先,反倒是落了下乘。似老夫這般空有虛名之輩,便是十人,也難比朝中那些摸爬滾打為政數十年的郎官。

與其舉老夫為高位來邀買人心,倒不如好好考察一下那些不得志的官員,他們才是朝廷的基石啊。”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