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三百二十五章 賞罰(上)

更新時間:2020-04-23  作者:明斷天啟
翌(rì),有些破敗的崇德(diàn)中,大漢朝尚存的朝堂公卿們匯集于此,準備進行平定國賊后的第一場大朝會。

劉備環視四周,不由得暗嘆一聲,昔(rì)濟濟一堂的公卿,如今卻只剩十之三四,讓這寬廣的崇德(diàn)顯得頗有些空曠。

當年的五位輔政大臣,如今卻只有太尉楊彪默默的坐在群臣之首的位置,所幸尚有盧植與他對坐,顯得不是那么孤單。

而劉備也從忝陪末席的位置,一躍到了僅次九卿的座位上,成為朝堂上舉足輕重的角色之一。

當真是有一種物是人非的感覺。

“天子駕到!”

尖銳的嗓音,這是宮中碩果僅存的閹宦之一,有些事,士大夫們終究拉不下臉去做,也只能繼續啟用閹宦。

而隨著這四個字話音落下,走出的那名冕服少年,卻不再是劉備熟悉的面孔,而是僅有數面之緣的劉協,這讓劉備的心緒又繁雜了幾分。

禮畢,九卿之一的衛尉張溫便站了出來,舉笏板奏道:“啟稟陛下,臣衛尉張溫有本奏請。”

“張卿請講。”稚嫩的嗓音,卻已在天子的威權加持下有了幾分威勢。

“賊臣袁術,欺君罔上,禍加至尊,虐流百姓,社稷有淪喪之危,四海有倒覆之急。所幸天佑炎漢,內有司空荀爽、太常王(yǔn)等忠臣,外存北中郎將盧植、冀州刺史劉備等義軍,同心協力,精誠合作,終除國賊,澄清宇內。

然賊臣雖除,其禍流百世而無窮,臣以為古之圣君治國,功當賞,過必罰,有罪之人當以刑戮。賞不行,則賢者不可得而進也;罰不行,則不肖者不可得而退也;刑戮不行,則大罪者可以免禍也。

請陛下賞功臣,罰無能,誅有罪,如此天下人心可定,賊臣禍流不行,大漢中興有望!”

“請陛下賞功臣,罰無能,誅有罪!”

山呼海嘯,群臣紛紛持笏板進諫,劉協見狀輕聲道:“卿之所言甚是有理,諸位臣工可有提議?”

周毖舉笏道:“臣以為論賞之事,當以荀司空、王太常為先,死者為大。”

“卿言甚善,太尉有何看法?”

“臣無異議,同請陛下追賞二位忠臣,以彰忠義之行。依臣愚見,可追拜二位為列侯,請有司議謚號,傳后世。”

劉協掃了一眼,見無人反對,大聲道:“既如此,那便依太尉之言,追拜荀司空與王太常都亭侯,有司品議謚號,追贈司空與太常印綬,以彰其功。”

“陛下圣明!”

一片稱贊之后,劉和舉笏道:“忠臣已慰,勤王之師不可不賞。臣請陛下議功封賞北中郎將盧植、冀州刺史劉備。”

百官正待點頭,卻見楊彪奏道:“盧子干素以忠義為先,文武兼備,資歷深厚,于國有大功績,若非閹宦忌恨,恐怕早已位列公卿,此次更是義軍盟主,首倡勤王,封賞并不為過。

可臣以為,冀州刺史劉備的封賞有不妥之處。

一者,其本為趙國相,卻(逼)迫冀州刺史韓馥讓位,僭越為冀州刺史,私相授受官職,此非忠臣之道;二者,賞功罰罪不可分割,劉玄德昨(rì)強行保下逆臣家眷,妄施私德,此非人臣之道,有礙朝廷威嚴;三者,劉備往昔不過一小小縣尉,驟得貴寵,不過一載,便一躍為亭侯、刺史、將軍,已是恩寵至極,不宜再加封賞。

臣以為,不追究其罪行,繼續由其擔任冀州刺史,便是對其功勞最大的賞賜。”

滿朝文武霍然色變,楊彪此時顯然是在針對劉備,而且他這番話不止可以(tào)劉備,可能會在幾天內趕到的曹(cāo)也是如此。

這兩人官職不高,可卻手握重兵,這般刺激他們,可不是什么明智之舉。

所有人第一時間瞄向了盧植,想看看他是否有什么說法,可盧植似乎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低垂著腦袋,仿佛神游天外一般。

劉和正待反駁楊彪之言,卻見張溫道:“所謂事急從權,國賊亂政之時,一切以勤王為上。韓馥糧草供給不力,致使盧子干大軍敗退,本就當軍法從事。其自知才能淺薄,是以主動退位讓賢,此舉乃古人所貴,有何可非之處?

而夷族乃暴秦惡法,大漢朝立國三百多年,除(jiān)佞以此殘害忠良外,凡用此刑,無不慎之又慎,正是為求仁恕之道。劉使君心懷仁善之念,卻又不過于迂腐,本官甚是贊同其言。謀逆者,誅其三族成年男丁即可,婦人孩童又有何辜?

至于升遷過快一說,更屬無稽之談。朝廷選賢用能,以才德為先,何時要以任職資歷為重?才能卓絕者,驟登高位亦可令人服膺;才能淺薄之人,便是苦熬數十載,登臨公卿,也不過是天下笑柄罷了。

綜上所述,太尉所言多有錯漏,臣懇請陛下按功行賞,勿令忠臣心寒。”

劉備有些訝異的看向張溫,他和這位衛尉并不熟悉,雖然多聞其名,卻是無甚交(qíng)。如今張溫卻冒著得罪楊彪的風險為他說話,著實令人訝異。

幾名朝堂大佬發生了爭執,兩位九卿對一位三公之首,無疑是一場朝堂風暴,劉協左右為難,看著這三位爭執,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楊彪皺著眉頭,緊緊盯著張溫,他當然知道張溫的意思,可他本以為張溫會盡力保住曹(cāo),是以想借劉備先殺一殺這些牧守的威風,之后再行拾掇曹(cāo)的話也會輕松不少。

卻不料張溫竟然是準備“全都要”,連素無交(qíng)的劉備也要抬起來,只為和他楊太尉打對臺。

那三條理由沒什么大用處,純粹就是借口,沒人反對,那自然是輕松封住劉備的上升之路。可若是有人反對,那只需要一句事急從權,便能輕松頂回去。

三人僵持之際,劉備卻是舉笏奏道:“臣冀州刺史劉備,有要事奏明。昔(rì)盤踞黑山,擾亂冀并二州,侵擾司隸的黑山軍已告覆滅。巨鹿太守領建威將軍李澈,領兵剿滅黑山,賊首張燕伏誅。

若非黑山平定,微臣也很難調動冀州兵力南下勤王,是以冀州功勞大者非臣,而是巨鹿太守李澈。若論討賊賞功,臣以為不可錯漏李太守。”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