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三百二十三章 接旨(下)

更新時間:2020-04-22  作者:明斷天啟
劉備連忙翻身下馬迎了上去,只見當先一人戴三梁進賢冠,佩青綬,頷下蓄有長須,顯然是一名公卿大員。

還未待劉備開口,那人翻身下馬,笑道:“本官光祿勛劉和,見過劉使君。”

劉備一愣,恍然道:“不敢當上卿這般稱呼,大司馬于備有恩,你我又同屬宗室,還是隨意些好。”

劉和含笑點頭道:“既如此,那為兄便托大稱一聲玄德。京城大亂已平,袁術已然伏誅,多賴玄德勤王之功。天子有旨,玄德可帶五百人入京覲見,其余兵馬屯于雒陽五里外,未得詔命不可輕動。”

劉備肅然道:“臣,冀州刺史劉備,接旨!”

“玄德就沒有半分疑慮?”劉和有些訝異,劉備答應的太過迅速了。

劉備含笑道:“兄長身為上卿,卻親身出城相迎,足見赤誠。更何況備素來仰慕大司馬之品行,兄長身為大司馬之子,必然也是德行高隆,又豈會與袁術為伍?”

劉和微微一怔,喟然道:“父親所言不假,劉玄德真乃宗室麒麟兒,非常人也。”

“大司馬過譽了,兄長在京中與袁術周旋,保得天子安寧,其中艱難豈不遠勝于備?”

劉和擺擺手,大笑道:“玄德莫要高抬為兄,京中多有賢良大臣暗中與袁賊作對,為兄也只是為其前驅,稍作幫襯罷了。”

劉備還未說話,荀攸終于按捺不住問道:“在下荀攸,字公達,敢問光祿勛,我家叔祖……”

劉和頓時面色一黯,輕輕搖頭,喟然長嘆。

荀攸踉蹌著往后退了兩步,劉備和陳群連忙伸手托住,劉和見狀連忙道:“慈明公是病重而薨,并非被袁賊所害,只是慈明公謀劃誅賊日久,卻未能見到功成之日,著實可嘆。”

“叔祖……薨逝已久?”

劉和搖頭道:“慈明公昨日夜里薨逝,今日方才搭建靈堂送行,公達入城還可送慈明公一程。只是……我等在靈堂前設伏誅賊,終究對慈明公有所驚擾,此事還是要告知公達,不敢奢求諒解。”

“……叔祖既然謀劃誅賊日久,想必也樂見袁賊伏誅于靈前,只是不知是哪位公卿想出這般計策?”

劉和一陣為難,但見荀攸眼眶紅腫,還是輕聲道:“太常王允,王子師,只是王太常身先士卒刺殺袁賊,遭受重創,已然不治身亡。”

荀攸一愣,喃喃道:“竟是這般嗎?”

劉備拍了拍荀攸的肩膀,嘆道:“公達,節哀順變。”

陳群也喟然道:“人總有一死,慈明公壽終而薨,當是無憾,荀氏今后的路還要靠你們走下去啊。”

“使君,入城之后我想……”

“一起去吧,慈明公對備也是有不少教誨,理當拜祭。”

劉和頷首道:“不妨事的,宮中之亂尚未平息,諸位進城后可先休養,明日朝會再覲見天子。”

“如此甚好。”劉備輕輕點頭,又見劉和的神情有些為難,不免好奇道:“兄長還有什么話想說嗎?”

“這……”劉和看了看四周,湊近輕聲道:“弘農王極有可能被袁術送往荊州刺史袁紹處,朝廷正在大力追索,此事勿要聲張。”

劉備等人頓時勃然色變。

與此同時,盧植軍前也迎來了朝廷的使者,衛尉張溫。

看著面前頭發已然花白的盧植,張溫嘆道:“子干啊,近年未見了,你倒是顯得蒼老了不少。”

“國事維艱,天子蒙難,公卿無為,本官日夜難寐,自然會蒼老不少。”

張溫頓時被噎的險些一口氣上不來,苦笑道:“子干,老夫知你心中有怨,怨老夫等朝堂公卿未能阻止袁術篡權,以至于天下大亂。可如今天日重現,你又要回歸朝堂,終究是同殿為臣,還是留些顏面為好。”

見張溫一臉懇切的神情,盧植張了張嘴,喟然道:“罷了,事已至此,也沒什么可說的了。將來青史一筆,你我都逃不過春秋之議。”

“我等庸臣無能,致使主上蒙塵,黎庶遭難。千秋之后自然會被口誅筆伐。可你不同啊,討滅白波,平定黑山,勤王有功,這是千古名臣之姿,大漢中興之后,你想必便是中興第一名臣,又何懼春秋之筆?”

盧植輕哼道:“天子未曾失德,卻遭權臣廢立,自三代以降,未聞如此中興。”

話音方落,卻見面前的張溫神情變的極其不自在,盧植疑道:“伯慎兄為何這般?發生了何事?”

“子干啊,是我等無能……袁術伏誅前,命人將弘農王送出了雒陽城,不知去向……”

“混賬!”盧植勃然大怒,渾然不顧面前這位是德高望重的九卿大員,也絲毫沒了大儒風范,雙手扣住張溫的肩膀,怒道:“爾等當真是酒囊飯袋!滿朝文武,竟讓袁術玩弄于股掌之間,要爾等又有何用?”

張溫實在無力反駁,吶吶道:“這……實在是出乎意料啊,誰也沒想到袁術行動的這般快,顯然是早就預想過若是失敗該如何做,是以我等正在加急拷問其麾下親近,以求大王去向。據太尉猜測,大王極有可能被送往荊州刺史袁紹處。”

盧植切齒道:“若好生等到大軍圍城,袁術又豈會有機會送走大王?爾等自作聰明,自以為是,終究釀成了大禍!有何面目立于朝堂之上?”

張溫一陣無奈,王允擔憂勤王軍不忠,這才自作主張的擅自發動刺殺,可如今王允身死,張溫實在不好意思把鍋往死人頭上甩。

但盧植是何等樣人,略一思索便明白過來,怒道:“好!好!好!國賊尚未剿除,爾等便開始為權勢而傾軋,當真不愧為朝堂公卿!既然爾等信不過本官,那本官也不必入城,即刻便發動麾下,追回大王!”

“不可!”張溫頓時大急,連忙道:“子干,冷靜啊!勤王軍中,唯有你的忠誠無可置疑,你若是提兵離開,誰能治得住冀州刺史劉備?還有那很快便會趕到的濟陰太守曹操!大王固然重要,可天子也萬萬不能有失啊!”

盧植身子一僵,想到此前劉備在他面前所說的“當仁,不讓于師。”一時有些怔住,待回過神來,他喟然道:“玄德的忠心不必質疑,若爾等信不過他,老夫留下便是。只是切記,無謂的猜疑,只會把忠心耿耿的臣子推向他處。”

流星shupu。org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