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三百二十章 末路(下)

更新時間:2020-04-21  作者:明斷天啟
“哦,太常與諸位同僚來的挺早啊,倒是本將軍來遲了。”站在靈堂門前,看著面前迎候的朝堂大臣們,袁術笑著打趣,還伸手拍了拍周毖的肩膀。

王允恭聲道:“司空薨逝,我等心中悲切萬分,加之平素無甚要事,也就盡快趕來了。車騎將軍日理萬機,自然不比我等閑人。”

袁術揉了揉眉頭,嘆道:“唉,這卻是本將軍之過了,太常歷任州刺史、河南尹,是大漢一等一的棟梁之才,卻被閑置,實在不應該。如今河南紛亂,本將軍有意表太常為河南尹,為大漢安定京畿,不知太常意下如何?”

聽完袁術的話,王允神色大變,連連擺手道:“車騎將軍切莫如此、切莫如此,聽說那曹孟德來勢洶洶,又僭越為河南尹,可謂氣焰囂張。下官若再為河南尹,恐怕會成為其眼中釘肉中刺,有性命之危啊。”

袁術不以為然,嗤笑道:“太常如此姿態,真是大大的丟了朝廷的顏面!曹阿瞞一介贅閹遺丑,能鬧出什么禍事來?天子已拜張勛為中郎將,不日便可將曹賊一舉擊破,太常在雒陽城中,穩如泰山矣。”

王允抬袖擦了擦臉上的汗水,訕笑道:“下官年紀大了,這膽子是越來越小,只想著安安穩穩的過完余生,實在不比車騎將軍之雄才大略啊。”

“太常且安心,這天下亂……”

“將軍!”袁術話還沒說完,一名親信焦慮的沖了過來,原本被打斷話語頗為不悅,但聽完其耳語后,袁術面色大變。

“走!回宮,將賈先生他們都叫來!”

說完,袁術徑直轉身就往府外走去,王允面色微微一變,問道:“車騎將軍,敢問發生了……”

“與爾等無關!”焦慮之下,袁術徹底撕下了偽裝,很是無禮的打斷了王允的問話。

這時,外面響起了一陣陣驚呼。

“冀州刺史劉玄德帶兵攻打小平津關!”

“上黨太守張楊與盧中郎將兵叩孟津關!”

“兩關告急!”

所有人面色大變,王允眼神一陣閃爍,在眾人愣神之際,前跨一步,從袖中掏出一把短刃向袁術刺去,同時大呼道:“義軍兵臨雒陽城下,天子有詔,誅除國賊就在今日!”

袁術一愣,眼睜睜的看著高冠博帶的王允一臉殺意的向他刺來,而靈堂之中也涌出了十余名死士。

伍瓊咬了咬牙,怒聲道:“城門校尉伍瓊在此,奉旨誅賊!”話音未落,便向著袁術撲了過去。

此時的小平津關,關上的袁術部將梁綱兩股戰戰,看著眼前那面若重棗的大漢,求饒之語還未說出,便感覺一陣天旋地轉,再也沒了聲息。

一刀斬下梁綱首級,再一刀斬斷“梁”字大旗,關羽怒喝道:“賊將已經授首,降者不殺!”

“降者不殺!”

此起彼伏的勸降聲,加之親眼看見大旗倒下,關中守軍的戰意漸漸地被瓦解,慢慢放下了武器。

站在大營的土臺上,劉備感嘆道:“小平津關,竟然如此輕易的便被拿下了,當真意想不到。此前公達進言稱可以強行叩關,備還有所疑慮啊。”

荀攸輕笑道:“這卻是在攸意料之中,袁術四面環敵,如今壓力最大之處是東邊與南邊。是以禁軍多分馳這兩處要害。

原本盧中郎將久攻孟津不下,主要原因是兩關互為犄角,相互馳援,雒陽城中亦有禁軍可隨時調動。如今兩關同時遭到大軍攻擊,就算雒陽城中還有禁軍可以調動,他們卻也撐不到援軍到來了。”

劉備輕輕頷首,淡然道:“既然小平津已經拿下了,那徑直往雒陽去吧,也去會一會許久未見的袁公路。”

“王允,你這逆賊!膽敢勾結叛軍刺殺本將軍!”倚靠在馬車上,袁術的腹部流血不止,染紅了他腰間的衣襟。氣喘吁吁,顯然受傷不輕,只是怒意驅使他仍然不停地罵著王允。

趕車的親信連忙勸道:“將軍勿憂,已經調動許仲康帶人前往荀府鎮壓,這些叛賊定會被一網成擒!”

“可恨!不止曹阿瞞,大耳兒竟然也敢落井下石!”

袁術怒氣勃發,但眼中難掩驚恐之色。畢竟雒陽如今確實是空虛無比,連調動支援兩關的兵馬都不足了,如今城內又鬧將起來,這是真真正正的有了無力回天之感。

“賈先生智計百出,定然是有辦法的,請將軍放心。”

袁術咬牙道:“難道本將軍只能依靠賈文和嗎?這些叛軍,不就是想要天子嗎,你說如果天子不在這了,他們又會作何想法?”

親信面色大變,訕訕道:“將……將軍這是何意?”

袁術面容猙獰,冷聲道:“你立刻帶人去弘農王府,將弘農王帶來!本將軍要送給那婢子養的賤種一份大禮!”

袁術所不知道的是,在街角的暗處,賈詡與一名大漢正默默的看著他遠去。見袁術慢慢離去,大漢低頭問道:“先生,我們該怎么做?”

賈詡悠悠道:“大漢朝的公卿們不想管涼州的事,但若是天子被涼州人劫持,你說他們該如何做?”

“就這么看著袁術挾持天子西逃嗎?”

“嗯,若真能成功,這也是他的歸宿了,只是……呵,不說他了。至于我們嘛,依照當日的約定,公明你帶人暗中將弘農王送到荊州刺史袁本初那里,之后如何做,就全憑你本心吧。”

徐晃單膝跪地,沉聲道:“先生救我性命,晃愿憑先生驅使。”

賈詡笑著搖頭道:“這些日子你為我做的事已經夠多了,若你再跟隨我,不止你的性命,恐怕你全族性命難保。你且去吧,我自有去處。只是還有最后一言相告,袁紹非容人之主,慎重。”

說完,賈詡理也不理徐晃,轉身慢悠悠的向遠處行去。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初平元年五月,昭烈親領步騎萬余自鄴南下,斬術所置平津都尉梁綱,破小平津關。

——《季漢書·昭烈帝紀》

流星shupu。org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