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三百零一章 戰后雜事(上)

更新時間:2020-04-11  作者:明斷天啟
四月十八日,常山國郡守府內,白發蒼蒼的孫瑾正在批改公文,當接到趙云求見的消息,孫瑾執筆的手微微一頓,旋即嘆息一聲,沉聲道:“請趙司馬進來。”

器宇軒昂的趙云大步走了進來,單膝跪地道:“卑職受命于白陘谷阻擊胡虜,共斬首三千一百七十二級,七百三十二名將士陣亡,其中一名曲軍侯,五名屯長,戰事已畢,特來復命,請府君示下。”

“趙司馬,關于此戰詳情本官已與建威將軍面談過,匈奴三萬大軍未入冀州,皆是仰賴你之勇武。此戰你功莫大焉,本官已上表使君與朝廷,為你請功。你可有什么要求?”

趙云沉聲道:“為國征戰,阻擊胡虜,此乃云之本分,不敢居功。然麾下將士舍生忘死,幾乎人人帶傷,還請府君多加撫恤。如此,將士必感府君大德。”

孫瑾輕輕頷首,肅然道:“趙司馬起來吧,撫恤傷亡將士,此亦是我等官吏之本分,這點你無需擔憂。國中大姓為感謝將士們掃平賊寇,紛紛捐獻糧秣財物,這些東西郡府一分都不會留下,盡數分與將士們吧。”

“府君仁義,云謝過府君厚恩!”

“無需言謝。這里倒是有另一樁要事,建威將軍希望征調你為麾下司馬,你意下如何?”

漢制,將軍有募兵之權,如大將軍便有五營屬下。普通雜號將軍雖無定制,但通常不超過三營之兵。每營置一司馬,領兵八百到一千不等。

雖不比大將軍五營秩比兩千石的校尉,僅秩千石,但還是高于普通軍司馬。

對于趙云而言,這不算高升,但是作為李澈的部屬,所踏足的天地無疑是更為廣闊。

趙云微微沉默,半晌后,抱拳道:“建威將軍亦曾問過卑職,卑職是府君屬下,不敢擅離。”

“這是你真實的想法?”

見趙云低頭不語,孫瑾嘆道:“子龍啊,不必顧慮老夫,也莫要被常山所牽制,常山這一隅之地,不能盡展你的才華。

如今天下陷入亂局,天子蒙難、黎庶遭劫,似你這般將才,又豈能被常山所束縛?子曰:‘云從龍,風從虎’,這是何卦之解?”

“……飛龍在天,利見大人。”

孫瑾笑著點頭道:“不錯,九五曰:飛龍在天,利見大人。所謂同聲相應,同氣相求,云當于九天之上,隨龍身邊。風當于大地之上,伴虎身旁,這便是自然之理。你名云,字子龍,便是取之此意,何以如今反要違之?

建威將軍此戰之后當威震幽冀并三州,比起老夫這垂垂老朽,無疑更適合你一展所長。高祖皇帝曾作《大風歌》:威加海內兮歸故鄉,這才是大丈夫當為之事啊。”

趙云抬頭看向孫瑾,只見老府君笑著頷首,投來鼓勵的眼神。趙云心中一熱,抱拳道:“云,謝府君厚愛。”

而與此同時的鄴城,劉備同時收到了來自董昭與李澈的傳信,待細閱之后,劉備將信紙遞給荀彧,笑道:“看來董公仁已經對明遠心服口服了。”

荀彧快速掃視一遍,溫聲道:“董國相有大才,但嗜好用奇,難免偏離正道,經此當頭棒喝,也算是能迷途知返了。恭喜使君,得一賢才。”

“那文若覺得,是否應該進行懲處?”

荀彧笑道:“使君心中已有成算,若是不加懲處,恐怕也難免心氣不順吧。”

劉備微微嘆息道:“云長在邯鄲,多言董國相之才華,但也對他的許多做法頗有微詞。兩人已是起了不少沖突,而根據線報,其中泰半緣由都在于董國相的做法過于酷烈。

云長服膺明遠,于邯鄲之時多沿明遠舊制,而董公仁卻認為這些法度太過松緩,屢屢想要廢止,想來他心中也對明遠早有不滿了。

不遵將令,刻意以酷烈之計來破黑山,無疑是想給明遠一些顏色看看,卻使數千人平白受害,備著實難以諒解這種行為。”

荀彧輕笑道:“才學卓著者,多恃才自傲,這也是人之常情。董國相有非凡之才,執政趙國卻屢屢脫不開建威將軍的陰影,心氣不順也是難免。

其作為若以常理來看,并無差錯,只是囿于成見而不與建威將軍溝通,才有所誤會。破壞屯田大計,敗壞官府聲譽,想來也并非其本意。

使君若是多加苛責,卻是有些說不過去了。”

“文若此言差矣,夫立大事者,當以人為本,董公仁最大的過錯在于他無視了這一點。官府立信不易,明遠之法若成,不止是黑山賊寇,冀州零零散散的那些賊寇都會被屯田之法吸引,匪患便可不剿而定。

而董公仁卻破壞了這一點,違背律令,擅以私刑傷人。若不對其加以懲處,官府要想以屯田之法化賊為民,恐怕是難如登天。那便不得不以刀槍剿匪,戰端一起,又是生靈涂炭啊。”

荀彧敲了敲案幾,沉吟道:“可他的做法,畢竟是減少了將士的傷亡,根據建威將軍的傳書,前線將士多感沐其恩,若是懲處,難免有損軍心。”

劉備搖搖頭,肅容道:“文若又何必以言語試探?備之仁義,非是迂腐,戰爭本就是為達成目的的殺伐,將士的傷亡在所難免。戰場上的仁義,便是權衡利弊,在達成目的的同時,盡量減少將士的傷亡。

而若是目的沒有達成,反倒是起了反效果,那此前傷亡的將士,豈不是白白犧牲?

孫子曰:厚而不能使,愛而不能令,亂而不能治,譬若驕子,不可用也。在用兵之事上,仁義過度,只是迂腐罷了。又豈能因為顧忌軍心,而不懲處有過錯之人?”

劉備話音方落,荀彧避席而起,長揖道:“使君仁而不迂,厚而不過,此正為王道,彧無疑矣。”

劉備猶豫了片刻,還是嘆道:“既然文若也沒有意見,那便上表朝廷,削趙國相董昭半年俸祿,此戰功績不表。其余諸事,便依明遠信中所言吧。”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