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百九十五章 常山之戰(七)

更新時間:2020-04-08  作者:明斷天啟
靈壽縣的戰場如火如荼,牛飲山腳下的趙云部曲卻有些不耐煩了。

趙云此行只帶了本部的三千精銳,將常山國湊出來的部隊留在了主力隊伍里。為防消息泄露,也并沒有告知士卒們目的地,直到行軍路線越過了靈壽,部曲才猛然驚覺行軍目的地并非主戰場。

“趙司馬,常山的戰事,我等卻被打發到這山腳下來,建威將軍到底是什么打算?”幾名中層軍官扛不住士卒的議論,只能尋趙云要一個說法。

而他們心中自然也是有不滿的,雖然略知內情,但胡人會不會來終究是未知之數。若胡人不來,那此行便是白跑一趟,還生生錯過了主戰場的功勞。

由此,他們也不得不懷疑,李澈是不是想讓自己部下搶功。

“張燕自去年兵敗于巨鹿,我常山國將士與黑山賊也是鏖戰了半年,大小數十戰,才生生壓制住張燕。如今建威將軍要徹底掃蕩黑山賊,為何要將我等拋開?”

“正是!常山國的戰事,我等身為常山人,卻不能參加?這又是何道理?”

一人開口,眾人壯膽,頓時群情洶涌,趙云沉默著聽著他們的訴求,待到所有人都說了一遍,他才緩緩開口道:

“大局為重,靈壽戰場不差我們這點人,但若是胡騎越過太行山,誰來阻擋?南匈奴十萬控弦之士,雁門烏桓亦有萬余人,就算這有所夸大,也是堪比鼎盛時張燕的勢力。

若不把他們阻擋在陘道之外,難道要擺開陣勢和十萬胡人做上一場?”

“可胡人未必……”

一人話未說完,趙云厲聲道:“此事不能有半分差錯!誰敢賭這萬一?并州泰半淪為胡土,你們難道想讓冀州也變成那般模樣?

別忘了,首當其沖的便是我們常山國,難道你們要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田地、房屋被胡騎踐踏,自己的妻子被胡人擄走?”

“那為何是我們?為何不派其他郡卒前來?”

趙云指著腳下的土地,冷聲道:“這里是常山國,你們難道要指望其他郡的士卒為常山國舍生忘死?只有我們!只有我們才會拼死阻擋胡人!若是其他郡卒前來,你能保證他們不會見胡人勢大而逃跑?

只有常山的勇士才會在這里,為了保護自己的鄉親、自己的親友而死戰!還是說,你們擔心來的胡人太多,會戰死在這里?”

幾名暴脾氣的曲軍侯頓時面露憤懣之色,怒道:“我等隨司馬南征北戰,討平賊寇無數,從未有過半分偷生之念!區區并州胡騎,不過是欺凌并州人煙稀少罷了!若是在我冀州,早就將其一蕩而平!

何況有白陘谷天險,胡人若敢犯我常山,必讓其有來無回!”

趙云挑了挑劍眉,笑道:“既如此,還不速速扎營備戰?若被胡人殺個措手不及,你們還有面目回去見父老鄉親嗎?”

所有人一片哄笑,隨后各自散去,整頓部曲備戰。

趙云暗暗點頭,這些人也只是需要一個臺階罷了,既然被帶到這里是主將的意思,那如實告訴士卒,其余的就與他們沒了干系。

主戰場的功勞確實讓人眼饞,但趙云所說也沒錯,這里是他們的家鄉,只有他們才會拼盡一切去守護。若把希望放在他郡人士身上,這些將校自己都不放心。

剩下的,便是看胡人是否會來,又會來多少胡人。趙云將目光投向深邃的白陘谷,幽幽一嘆。

而太行山的另一側,浩浩蕩蕩的隊伍正如長蛇一般在山道中蜿蜒前行,一眼望不到首尾。

而這支軍隊的裝束,士卒將校的相貌,讓人一眼望去便知不是漢軍。

匈奴左賢王騎著戰馬,對身邊并騎的一名匈奴人笑道:“去卑,你看我軍軍容,可有當年冒頓單于之軍威?”

冒頓單于,一手將匈奴打造為北方第一游牧民族的匈奴豪杰,是西漢建立初年北方最大的邊患,也是匈奴人公認的大英雄。

左賢王以冒頓單于自比,自然是毫不掩飾自己的野心。匈奴官制,單于之下以左賢王最貴,他的地位還要隱隱高于單于之子右賢王于夫羅。

他也正是羌渠單于之弟。只是南匈奴近漢多年,各項規章制度愈發貼近中原規矩,否則以匈奴早期習俗,兄終弟及也是理所應當的。

在于夫羅失蹤后,左賢王如日中天,自然是很想效仿匈奴故事,晉位單于。

但于夫羅之弟呼廚泉,在匈奴內部也不乏支持者,理論上來說,呼廚泉的繼承權要高于左賢王。

特別是羌渠單于死了兩年后,匈奴人反而有些懷念當年的日子,雖然經常會被漢朝征召打仗,但也不至于像現在這樣,既要防范背后的鮮卑,還要和漢朝作戰,夾在兩個龐然大物之間,讓一部分匈奴人頗為憂心。

但左賢王卻是傾向于南下飲馬黃河,他頗為關注中原消息,深知漢朝陷入了巨大的內亂,正是匈奴人擴張的絕好時機。

這次帶兵東進,也是他一力主張,主力便是直屬于他的兩支萬騎隊。至于身邊這位去卑,也是南匈奴地位極高的一位萬騎長,一直保持中立立場,左賢王拉上他,也是希望能夠以冀州的利益誘惑去卑站在他這一邊。

而這支軍隊也并非他告訴張燕的一萬多人,而是足足三萬五千人,奸滑的匈奴人自然是打著坐收漁翁之利,反客為主的念頭。

若是當年威震太行山東西兩側的黑山軍,左賢王自然不敢打這個主意。然而那個不可一世的張燕竟然開始求援。狼性的匈奴人頓時便起了吞并盟友的心思。

對于左賢王的野心,去卑自然是知曉的,匈奴人并不喜歡掩飾自己的野心,若非南匈奴漢化頗深,依照匈奴以前的規矩,直接動刀動槍奪位才符合草原男兒的性子。

“偉大的左賢王,您的萬騎不僅遠勝于我的屬下,就算是當年羌渠單于的親衛也難以與您匹敵。但比起偉大的冒頓單于,我想您還缺一些東西。”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