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百八十九章 常山之戰(一)

更新時間:2020-04-04  作者:明斷天啟
對于剿滅張燕之戰,事實上李澈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只是如今恰逢張燕被盧植擊敗,勢力處于最低谷之時,若不將其一舉剿滅,今后難免會生亂。

尤其是常山國處于幽冀并三州交界之處,是冀州重鎮,國中高邑縣更是冀州此前的州治。有張燕這么一個心腹大患窩在這里,萬一今后在爭霸時捅上一刀,還是頗為麻煩之事。

而在三月二十八日趕到下曲陽縣,聽完田豐匯報之后,李澈更是堅定了決心,冷聲道:“雁門烏桓和休屠各胡也來湊熱鬧了?當真是以為大漢無人?”

雁門烏桓,內附漢朝的烏桓部族之一,常居于并州雁門郡內。

而休屠各胡則是匈奴大部族之一,在前年攻殺了并州刺史張懿后,休屠各胡與南匈奴合流,號稱有十萬之眾,在并州可謂無法無天。

事實上,如今的并州大部分已經脫離了漢王朝的直接統治,成為了這些異族的地盤。由于并州本就荒涼,地廣人稀,當地胡人勢力較之漢人而言確實強盛不少。

田豐也是一臉寒意,怒道:“賈使君身染重疾,已經難以為政了,倒是助漲了這些異族的囂張氣焰!

但冀州不是并州,就算是丘力居此前也沒在冀州討到好,這些異族休想在河朔大地上撒野!”

李澈眉毛一挑,詫異道:“賈使君的病情已經嚴重到這般程度了?”

并州刺史賈琮的病情并非隱秘之事,李澈也有所耳聞,但確實沒料到賈琮竟然已經嚴重到了無法處理政務的地步。

田豐神情凝重的點點頭,嘆道:“恐怕……賈使君是熬不過這個夏天了。”

由于去年何進削去了董卓的并州牧,改派賈琮為并州刺史,使得并州的情形比起歷史上要好不少。身兼度遼將軍與并州刺史雙職的賈琮就是并州的主心骨,也稍稍抑制住了胡人的氣焰,使得漢人不至于一盤散沙。

但這種情形是賈琮的特殊身份帶來的好處,度遼將軍執掌度遼營,是并州軍事力量的核心。身兼軍政大權的賈琮遠比一般刺史更有威懾力。

而若是賈琮一朝故去,那并州必然又要亂成一團。尤其是如今雒陽自顧不暇,根本不可能再委派刺史穩定局面。

見李澈神色陰晴不定,田豐勸道:“府君,并州之事我等也是鞭長莫及啊。身處邊塞的并州本就漢胡雜居,其中種種隱患可以說百年前便已種下,我等局外人實在難以插手。

一個不慎,便會陷入并州的漩渦之中,難以自拔,錯失中原良機啊。”

李澈不言不語,垂下眼瞼噠噠的敲著案幾,良久之后,睜眼道:“元皓,可有大將軍故吏張稚叔的消息?”

田豐一怔,略一思索后問道:“似乎聽過這個名字,可是云中人張楊張稚叔?”

“正是此人。”

“鄴城有消息傳來,上黨太守傾向于袁術,是以張楊募兵攻伐,卻難破壺關。當時賈使君還能抱恙理政,遣人相助,誅上黨太守,并表張楊代行上黨太守之事。

張府君募兵數千,遣使希望參加會盟,共討國賊。”

李澈愣了一下,有了賈琮這么一個變數,倒確實變了很多。張楊本來拿不下上黨,只能灰溜溜的躲去河內,沒想到賈琮插了上黨太守一刀,倒讓張楊撿了個大便宜。

“并州必須要有一個主心骨,元皓覺得這個張稚叔如何?”

田豐哭笑不得的道:“府君,這是并州之事,我們又如何好插手?”

李澈不以為然:“雖是并州之事,如今卻影響到了冀州,如何管不得?若并州沉淪,冀并邊界便永無寧日!難道元皓認為那些胡人會放下刀槍和我們做買賣?”

見李澈堅持,田豐只好道:“豐也未曾見過這位張府君,實在難以做出判斷。不過豐與賈使君有過一面之緣,知其為人。既然賈使君認為他能為一郡太守,那想來必有過人之處。”

李澈微微沉吟,張楊是歷史上漢末早期大諸侯之一,其雖起自微末,但抓住了很多好時機。先倚靠袁紹,隨后結好曹操,更是在漢獻帝與百官遭難之際第一個迎奉天子。

可惜其選擇了離開天子身邊,并沒有挾天子令諸侯,以至于錯失良機,泯然于漢末群雄之中。

而他歷史上與袁紹一起拒絕了于夫羅合作的意向,還被于夫羅擄掠,想來如今也不會與胡人茍且。若他能暫時穩住并州,對于未來或許會有不少幫助。

如果放任并州繼續混亂下去,最終就會走到原來的時間線上,于夫羅攻滅度遼將軍耿祉,并州徹底失控。建安十八年,曹操省并州入冀州,而并州各郡雖有郡名,其實荒廢。

想到這里,李澈頓時下定了決心,鄭重道:“在天下穩定之前,并州必須保證不會盡數落入胡人之手,我等鞭長莫及,只能相信張稚叔了。本官要書信使君,請他勸說盧中郎將在河內策應張稚叔。。”

見李澈做出了決定,田豐只好道:“若府君下定了決心,那常山之戰或可稍稍減輕并州壓力。”

“哦?元皓計將安出?”

“攻其一點,引人來援。只要我軍與張燕陷入僵持,雁門烏桓和休屠各胡想必也會不斷增援張燕,我軍在常山消滅的敵軍越多,那么并州的壓力也就越輕。”

李澈微微蹙眉,疑道:“如此大戰,且不言勝敗難說,單是戰況之慘烈便可想而知。如今冀州百廢待興,若是犧牲太多將士,那又太過不值了。”

田豐失笑道:“兩軍交戰,雖是以正合,但終究是要以奇勝,焉能就這般直接沖殺?牛飲山白陘谷,府君可知此地?”

李澈一怔,若有所悟的道:“巣父飲牛之處?”

“不錯,正是此地。巍巍太行山可不是易與之處,冀州并州相鄰,卻來往較少,太行山的阻隔是主要原因之一。以雁門和常山而言,最近的要道便是白陘谷,山谷之中也恰好不利于胡人騎戰。府君若能使人扼守此地,便是以一當十,也未必不可行。”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