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百八十四章 定人心

更新時間:2020-04-01  作者:明斷天啟
所謂識時務者為俊杰,期限一到,大部分侵占了土地的豪強都乖乖的交出了手中的贓物,而少數頑抗派的命運卻并不引人關注,冀州上層對于他們的下場已經默認,既不占理,腦袋也不靈光,手上力量也不行,這種人被清除掉實在是再正常不過了。

真正引人關注的是,沒有參與吞并土地的豪強們,對于清查自家土地的要求采取了不合作的抵抗方式,仿佛集體失聲一般,沒有人理會郡府的要求。

這是來自巨鹿郡中上層階級的無聲抵抗,他們沒有官場上的力量,但在鄉村中卻有著莫大的影響力,是封建王朝控制底層的樞紐。

事實上他們算不上孟子口中“沛然德教溢乎四海”的“巨室”,但卻是封建王朝統治架構中繞不開的一點。他們與平民不是割裂的,而是有著錯綜復雜的親緣關系,這就使得對于他們的處理往往要慎之又慎,稍有不慎便會引起民變。

一郡豪強抵制太守政令,這已經有了民變的先兆,若是放到一般的州郡,刺史或者州牧此時已經要開始問責太守了。

但是當鄴城方向又開拔來數千人駐扎在魏郡與巨鹿的交界處時,整個冀州都繃緊了弦,刺史擺明了要力挺太守,那么這場風波極有可能會波及到整個冀州。

巨鹿的士族們首先坐不住了,礙于田氏和張臶的面子,他們放棄了那些貪婪的鷹犬,但心里自然不怎么痛快,對于豪強們集體給李澈顏色看的舉動他們也是樂見其成,希望能殺殺李澈的威風。

但他們絕不想把事態繼續擴大,穩定的環境才符合這些士族的利益,從某種意義上講,他們才是官場同路人。對于清查土地,他們并不介意,既然已經押寶到劉備身上,那么付出一些東西也是正常的。

可這其中還有不少文章可做,尤其是稅賦的多少,這也是決定兩者今后相處時各自地位的一大因素。放任豪強們鬧一鬧,也可以讓劉備他們看看冀州人的力量。

然而,陳群就任冀州治中從事,荀彧成為冀州別駕,這兩條任命讓冀州不少大姓陷入抓狂狀態。趕走了剛愎自用的潁川人刺史,結果新刺史還是親近潁川人?

再換一次刺史是沒可能了,冀州人不能當天下笑柄。那就必須在刺史面前爭回冀州人的地位,至少不能讓劉使君也對冀州人產生反感。

巨鹿的士族開始受到來自全州的壓力,要求他們盡快結束掉巨鹿的鬧劇,莫要與刺史針鋒相對。

而與此同時,田豐也帶著李澈的善意前來,田租定下了十一之稅,取消了以前攤派的各項繁雜稅收,但是要求三年內五一之稅,為勤王做出貢獻。

士族們也就借坡下驢,授意豪強們響應郡府的政令,開始清查土地。一場風波還未形成便消散于無形,但潁川人進入冀州上層這件事還是讓冀州暗流洶涌。

“優游啊,使君難道沒有收到本官的書信?這般作為,實在是太過挑釁了,一個不慎,便要掀起大亂啊。”

太守府內,李澈正在接待自鄴城而來的孫慎,他正是受命前來增援李澈,彈壓巨鹿的豪強。

而這并不在李澈的計劃之中,原本他是準備在強勢之后示弱,達成一種平衡,也能讓巨鹿士族少些忌憚。也就是所謂的拆天花板不成改拆窗。

沒想到劉備徑直派人插手,一副定要掀翻天花板的姿態,結果把冀州的士族給嚇慫了,層層施壓下來,巨鹿士族也不得不低頭。

這般情況自然是有好處的,原本李澈打算的是定下十五稅一,然后通過交換利益,要求三年內十一之稅,結果如今超額達成目標。

但也不是沒有壞處,畢竟在冀州立足未穩,如今鋒芒畢露,借著冀州人投鼠忌器的大肆動手,難免會招人忌憚。

孫慎微笑道:“使君并非一時沖動,事前已經與荀長史、沮別駕還有陳治中他們商量過了,荀長史他們一致認為可行,才派下官前來。請府君細思,若是使君沖動而為,那來的恐怕應該是張司馬啊。”

李澈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腦中不自覺地開始想象張飛來巨鹿是什么情景。張三將軍并非純粹的莽夫,但若說他喜歡謀定而后動,那也是錯看了他。

至少那火爆的脾氣是貨真價實的,由他主事,那只能是“進攻”“進攻”,而那敏銳的戰場嗅覺與戰術天賦能把進攻一事玩出花來,但以戰促和這種事有些太難為張飛了。

笑過之后,李澈還是正容問道:“是因為荀文若北上的原因?”

“不錯,陳治中認為荀別駕北上會給冀州人帶來巨大的壓力,再加上沮別駕從中斡旋,冀州士族勢必不會翻臉,只會向使君示好。”

“哼!”李澈臉色驀的沉了下來,喃喃道:“陳長文,真是好算計。沮別駕就這般輕易的同意了?”

孫慎苦笑道:“下官地位不足,具體發生了什么事確實不知,不過使君有信一封讓下官帶給府君,想必其中會細述詳情。”

李澈接過信件,笑道:“你也有許久沒見到阿衎了,本官也就不留你了,且去吧。”

“多謝府君,那下官便告退了。”

看著孫慎走了出去,李澈展開手中信紙,蹙著眉頭掃了一遍,微微吐了一口氣,擺擺手道:“看來公與先生是想維持平衡啊。”

田豐從屏風后面轉了出來,嘆道:“公與兄高瞻遠矚,豐不能及啊。”

“不同位置的人,看的東西是不一樣的。公與先生多次擔任州別駕,其視野早已不局限于一地之內。

元皓才能并不弱于公與先生,所欠缺的只有時間積累和地位的提升罷了,何必妄自菲薄?”

田豐搖頭道:“放眼天下,說說容易啊。”

李澈笑瞇瞇的說道:“如今恰好有個機會,雖不能放眼天下,但也能讓元皓大展身手。使君表本官行建威將軍,總攬巨鹿、常山、中山三郡剿匪事宜,這其中的勾連貫通,還要多多依仗元皓啊。”

田豐一怔,只覺得面前仿佛站了一只狐貍在奸笑,哭笑不得的道:“府君倒是一如既往的偷懶啊,又有什么新的計劃?”

“本官準備往中山甄氏一行,聽聞其族中有女云英未嫁,使君托本官去問問。”

田豐眉毛一挑,若有所思的點頭道:“也好,使君是該定一定冀州人心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