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百八十一章 辦學(下)

更新時間:2020-03-29  作者:明斷天啟
推行手工業的技術化教學勢在必行,既是引導技術類學科的發展,也是一步步試探世家底線的必須手段。

古代的小農經濟自給自足,其發展是緩慢的,時間周期甚至以百年為單位,一名農民在日常耕地時發現的經驗技巧,可能需要上百年的時間才能形成技術進步,在全國推廣開來。

同理,農具的改進,工程的進步,都并非如后世一般傳播迅速。后世一項新技術面世,很快便會形成專利,繼而售賣推廣。

古代的技術卻不可能做到這種程度,技術的誕生推廣是一條漫長的時間線,而非一個時間點上,這便是自由放任的弊端。

李澈要做的,便是以官方的力量來收集這些工藝技巧,將之傳授到民間,縮短技術推廣所需時間,以達到促進技術進步的目的。

“府君的想法豐也能揣度一二,確實是為民之舉,但愿府君能三思而后行,郡里一道政令,民間卻不知要起多少波折啊。”

李澈揉了揉眉頭,嘆道:“元皓放心,本官又豈是不知輕重之人?今日出來,便存著與元皓商量的意思。此事牽涉甚廣,若是在巨鹿有成效,本官還會上稟使君,推廣至整個冀州,又豈能急功近利?”

田豐略一沉吟,撩起衣袍蹲在樹邊,指了指樹根,沉吟道:“獨門技法,對于民間手藝人來說,便如同這大樹的根。只要根基尚在,即便家道敗落,葉黃枝枯,也總有重現生機的一天。

府君即便是以利相誘,也很難觸動他們,因為他們考慮的是未來,是子孫后代的生計。便如大姓家學一般,汝南袁氏《孟氏易》、弘農楊氏《歐陽尚書》,其中精要可會輕易流露出來?”

李澈搖頭道:“樹木之根能夠越扎越深,是因為能從土地中汲取養分,從而不斷生長。手藝人若是抱著家學不放,抱殘守缺,遲早會有被淘汰的一天,又豈能與樹根相提并論?”

“人非圣賢,又豈能盡知未來?普通百姓看不到太遠,他們只知道手中的技藝可以讓子孫后代吃飽飯,至于能吃幾代,卻不在他們考慮之中了。而若是交出技藝,恐怕下一代都難生存了。”

李澈似是無意的問道:“若是以土地交換如何?”

田豐表情微滯,蹙眉道:“若能有土地耕種,自然勝過這些技藝,只是……”

“張燕過境,導致巨鹿產生了大把的無主良田,正好收歸郡里所有,元皓以為然否?”李澈曲起手指敲了敲樹干,笑瞇瞇的說道。

田豐感覺背上升起了一股涼意,苦笑道:“可那些田地已經……”

“本朝土地私有,若無主繼承,則收歸國有,又是誰允許他們代替郡府收納土地的?”

李澈的臉色漸漸冷冽起來,大片的無主良田,幾乎被郡里的豪強們瓜分殆盡,吃相極其難看,甚至隱瞞郡府,連田租都不準備繳納。

此前為了應付韓馥,不得不與這些人暫時虛與委蛇,如今卻是正好將其拿下,再殺幾只雞儆猴,可以大大緩解郡府的壓力。

田豐扯了扯嘴角,李澈上任時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樣,對于豪強們的試探也是假作不知,才讓他們越來越囂張跋扈。

“府君,鄭伯克段于鄢,稱鄭伯,譏失教也。府君如此作為,有礙聲名啊。”

鄭伯克段,鄭莊公放任自己弟弟共叔段飛揚跋扈,待其反心一起,便順勢撲殺。雖然機關算盡,但此事也瞞不過有心人的眼睛,鄭莊公終究逃不掉“失教”之名。田豐自然不想看到李澈這么糟踐名聲,說話時面色頗為凝重。

李澈嗤笑道:“稱鄭伯,譏失教也,然而莊公小霸,敗退桓王,最終聲名何礙?這些豪強便如同共叔段一般,暗藏禍心,隱匿蹤跡。若不引蛇出洞,一舉成擒,將來必有大禍!今日損小名而消巨禍,有何不妥?”

“府君!”田豐大喝一聲,須發皆張道:“若府君早早依律而行,制其不法之行,他們又豈會有今日之舉?一人盜竊,不加其刑,后乃再犯,進而殺人,法之過?人之過?”

“若在盜竊之前,他們便已經犯下殺人之罪,只是無證據判罰,這又該如何?元皓,你以為本官是在故意針對他們?看看這個吧。”李澈從袖中掏出兩卷竹簡遞了過去。

田豐有些疑惑的接了過來,展開一看頓時大驚,怒道:“賊子安能如此?”

李澈嘆道:“元皓,田氏是士族,是冀州名門,張燕要敬著你們,供著你們,也不求你們和賊寇沆瀣一氣。但地方豪強不行,他們沒資格和張燕談判,迫于壓力只能從賊,本官也能理解。

但有些人在從賊之后,所作所為太過惡劣!而這些事都變成了張燕手中的把柄,他們自然會受制于張燕。這些人便是冀州的痼疾!若不將其鏟除,必有后患!”

田豐怔怔的立于雨中,看著手中的竹簡,腦海中思緒翻騰。李澈也默默的倚靠在樹上,眺望著蒙蒙細雨之中的廣袤天地,怔怔出神。

“府君,為何初至巨鹿之時不對這些人加以處置?”田豐的嗓音有些干澀、沙啞,但仍然中氣十足。

李澈搖頭道:“初至巨鹿之時立足不穩,即便揭破這些事情也無力處理他們。若是一個不好,遺漏了一二張燕的內線,便會后患無窮。

如今即將對常山國動兵,自然要好好解決這一問題,保證后方安寧。本官也沒有想到,這些人會喪心病狂至此,看來是打定主意,要幫張燕打回來了。”

“賊寇暴虐,生靈涂炭,這對他們又有什么好處?”

李澈冷笑道:“官賊對峙,相持不下,才是最符合他們利益的情況。任意一方勢大,他們便要夾起尾巴做人,這些過慣了逍遙日子的豪強自然不愿如此。”

田豐緊緊閉目,半晌后長嘆了一口氣,嘆道:“府君,萬不可錯殺啊。”

李澈搖頭道:“元皓若非了解本官在邯鄲之時的作為,又豈會輕易接受征辟?”

“那請府君盡管施為!郡中望族物議,由豐來化解吧。”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