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百六十六章 游說(上)

更新時間:2020-03-14  作者:明斷天啟
一日的廝殺之后,戰事暫歇,鄴城前的漳水之上幾乎盡是漂著的尸體,站在城墻上的于毒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黑山賊雖然也算悍勇,但是在面對麴義以羌人戰法訓練出的精銳時,還是遜色了不少。以至于廝殺一日后,這位黑山巨寇竟隱隱有些膽寒,心中生出了些許退意。

于毒這般血與火之中拼殺出的巨寇都起了動搖之心,韓馥自然也是嚇得膽戰心驚,有些慌亂的對身前之人求助道:“長文、友若,如之奈何?”

荀諶,字友若,荀氏五子之一,乃是荀彧荀文若的親兄弟,荀二龍濟南相荀緄之子。

陳群隨荀氏族人北上,卻是于前日方至冀州,荀友若似是對冀州頗有興趣,故而與親眷一道而行。

二人在韓馥這里自是備受禮遇,韓馥深知陳、荀兩家的地位,如今比起韓氏還要強上幾分。

而陳氏三君,陳諶早逝,陳紀唯有陳群一子,他便是整個陳氏的嫡脈,雖未出仕,韓馥也是不敢怠慢分毫。

見韓馥這般焦慮,陳群與荀諶對視一眼,笑道:“使君勿憂,盧中郎將或許因為使君往日所為而袖手,也只是為了警醒使君。以盧中郎將之心性,以如今討袁之大局,斷不會容忍麴義弒殺刺史。”

“可這般下去,本官就算僥幸得活,于州郡內還有何威望可言?冀州人人盡知麴義為本官親信,如今他造反不說,還將要攻破鄴城,刺史權威何存啊?”

荀諶淡然道:“使君往昔作為偏差太多,今日有所代價也是理所應當的。”

韓馥焦慮道:“二位有所不知,那趙國相劉玄德和巨鹿太守李明遠二人包藏禍心,常常覬覦本官的刺史之位,早有不軌跡象。如今本官威權大失,恐怕要給這二人可乘之機啊。”

荀諶正待再言,忽聽見外間聲音:“使君,沮先生求見。”

韓馥一怔,旋即勃然大怒,他回到冀州便知曉沮授投了劉備,今日之事少不得沮授的謀劃,卻不想沮授還敢見他。

“給本官……”

“且慢!”陳群輕輕伸手攔下韓馥,笑道:“在下生平最好評點人物,往昔囿于見識,多點評汝穎人物。沮公與河朔名士,雖早有耳聞,卻未曾一見,著實遺憾。還請使君成全群之私心,請沮先生一見。”

“河朔名士,諶亦頗為好奇,請使君成全。”

陳群與荀諶開口,韓馥頓時愣住,有些狐疑的掃了掃二人,念及荀公達與荀友若的關系,有些拿不準情況。

陳群何等精明,見狀笑道:“不知元長先生如今可好?”

韓馥頓時釋然,韓融與他同族,關系上大約類似于荀諶與荀攸,韓融投身袁術,他卻舉起反袁大旗,這般情況在世家中倒也正常。

“大兄來信,回鄉后靜思篤學,倒是頗有所得,勞長文掛念了。既然二位想見一見這沮公與,本官自無不許之理。只是河朔之地畢竟比不得汝穎,二位見慣了我汝穎奇才,這沮公與恐怕要讓二位失望了。”

韓馥心念電轉,迅速接上話頭,不著痕跡的將此前猶疑一筆帶過,笑著對外間道:“讓他進來吧。”

荀諶與陳群對視一眼,皆是有些忍俊不禁,縱然荀爽也不敢大言不慚的小覷河朔名士,倒是這韓馥把潁川人一貫的優越發揮到了極致。

沒過多久,一名高冠博帶的中年文士踱步而入,其風采姿容方正有型,讓陳群與荀諶眼前一亮。

“巨鹿沮授,字公與,見過使君,不知這二位是?”

陳群肅然回禮道:“在下潁川陳群,字長文。”

“潁川荀諶,字友若。”

沮授大笑道:“原來是天下聞名的陳長文與荀友若,授慕名已久啊,今日得見二位,榮幸之至。”

陳群拱手道:“沮公過譽了,您是高士前輩,我等后學末進不敢放肆。久聞沮公名傳河朔,今日一見,卻是更勝聞名,幸甚,幸甚啊。”

“達者為先,豈能如俗人一般以年歲論高低?二位能名傳海內,必是有不凡之學,大可不必如此自謙,我等平輩相論便是。”

“既如此,我等恭敬不如從命。”

三人言笑晏晏,氣氛異常和睦,府邸的主人韓馥卻是感到莫名的別扭,似乎自己才是局外之人,與這三人格格不入。

還是沮授先道:“今日授負使命而來,卻是不便與二位久論,且待來日,授廣邀河朔同道,再與二位論學。”

二人拱手道:“但憑沮公安排。”

“使君,授之來意想必使君已經猜到,請使君為生民計、為天下計,亦為自身而謀,退位讓賢,舉冀州以讓趙相。如此,生民幸甚,天下幸甚,使君亦幸甚!”

沮授說的義正辭嚴,韓馥卻是氣樂了,冷笑道:“逼迫本官讓出刺史尊位,原來還是為本官好?”

“子曰:德不配位,必有災殃;德薄而位尊,智小而謀大,力小而任重,此乃三忌,請使君自度,德與劉相君相比,智與荀公達相比,力與盧中郎將相比,孰優孰劣?”

“以下克上,以卑欺尊,也配談德?本官請來長文友若,智較之荀公達又如何?至于力,本官不讓位,盧子干難道要提兵入鄴,逼本官讓位?”

言語中將陳群與荀諶也拉了進來,韓馥有些心虛的瞥了二人一眼,卻見兩人神情自若,沒有絲毫反應,只能硬著頭皮繼續駁斥沮授。

沮授微微一笑,也不在二人身上糾纏,笑道:“凡事需究根底,方知孰對孰錯。若非使君嫉恨盧中郎將,將私怨發泄于趙國,又豈會有今日之事?以下克上,以卑欺尊,總好過恃強凌弱,鬼蜮伎倆。

盧中郎將守禮重法,自不會做出強逼使君讓位之事,只是使君自度才能能否駕馭一州?大戰在即,已是箭在弦上,若使君再出些差錯,恐怕……”

韓馥剎那間冷汗淋漓,沮授的話在他聽來卻是有著別樣的意味,盧植未必不會以后勤不力為由將他處以軍法。如此雖失小節,卻能穩定大局,只要他能剿除袁術,天下沒人會為了韓文節一條命而去指責盧植。

至于德之一說,韓馥卻是有些嗤之以鼻。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后馥將麴義反畔,馥與戰失利,昭烈乃使授往說馥。

——《季漢書·列傳第六》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