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百六十四章 背叛

更新時間:2020-03-12  作者:明斷天啟
南邊的孫堅厲兵秣馬、枕戈備戰,北邊的冀州也已經漸漸撕破了臉,麴義在趙國邊境的行為愈發出格,甚至開始攔截過往的商旅。

在這般兵荒馬亂之時還敢行商,背后自然是有著不淺的底蘊,劉備與麴義處皆是收到了不少的抗議。

劉備自是耐心解釋,放低姿態,好聲好氣的與人交流。麴義卻仍是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模樣,不管來者是誰,均是公式化的傲慢回答:“奉使君之命,隔絕趙國。”

這般囂張的姿態自是引發了又一陣猛烈的抗議,麴義在軍營里過的逍遙自在,鄴城的州吏們卻是忙的焦頭爛額。

而就在正月十九,麴義所部再次攔下了一支隊伍,隊伍主事人卻稱這是趙國會盟所繳納的糧草,要運給鄴城的于校尉。

層層上報之下,麴義很快收到了消息,當時便勃然大怒。雖然身邊的幕僚極力勸阻,麴義還是截下了過半的糧草,此事自然引起了于毒極大的不滿,然而礙于身份特殊,又不敢肯定韓馥的偏向,于毒最終還是吞下了這口氣。

之后的麴義也是更加瘋狂,仿若山賊攔路一般,一直到韓馥回鄴,逮著正主的苦主們紛紛上門,幾乎將刺史府的門檻都磨掉了一層。

韓刺史自不是麴義那般的莽夫,一番太極拳下來,雖然沒有解決問題,但卻讓苦主們的怨氣消解了不少。一些人看在刺史的面子上,終究還是舍掉了趙國的利益,畢竟趙國本就弱小,利益也不是很大。

而另一部分人卻是目光閃爍,隱隱間對某些事有了決斷。

“什么?使君讓本校尉交出截獲的糧草?”大營之內,聽完韓馥所派使者的意思,麴義頓時勃然大怒,拍案而起。

那使者自是清楚麴義的脾氣,苦笑道:“此次會盟,使君接下了北方戰線的糧草輜重供給,這些糧草自是要由使君分配,恐怕半數要交給盧中郎將。”

“于毒那廝又如何?”

使者猶豫了片刻,嘆道:“于校尉手中只有小半糧草,故而使君僅收繳了兩千石。”

麴義怒罵道:“于毒那廝能留下大半,本校尉卻要交出去大半?隨使君來冀州的是我!是這大營中的將士們,不是那些黑山賊寇!匪寇心性,狼子野心,焉能深信?”

使者勸道:“校尉與使君是何等關系?又何必計較這些?于校尉初來乍到,使君終究要安撫人心才能收為己用。在使君心中,校尉才是親信之屬啊。”

“幾句漂亮話就想讓本校尉交出糧草?做夢!”麴義絲毫不吃這套,毫不客氣的拒絕了使者的要求。

出身涼州邊郡,麴義的性格卻是非常接近羌人,斷不會像中原人一般一番好話便感激涕零。

使者的臉色也漸漸冷了下來,冷聲道:“麴校尉這是要抗命不尊?使君好意商量,還請校尉莫要忘了上下之分,尊卑之別!”

“上下之分?尊卑之別?羌人中能帶給部族利益的是頭人,在涼州,能庇護部下的是首領。

韓文節不僅不能帶給本校尉利益,甚至還無恥索取,這般行徑也配談上下尊卑?中原人常說君君臣臣,貴使可知何意?”

“糧食本就是趙國上繳給使君所有!”

麴義頓時氣樂了:“本校尉倒是很好奇,你們是真的蠢,還是在裝傻充愣?派兵封鎖了趙國,那位劉相君還巴巴的送禮上門?這其中的意味何在,你們真的不明白?”

使者一陣語塞,韓馥雖然優柔寡斷,才能淺薄,但不至于蠢到這般地步。但于毒卻是不會顧慮這些,糧食被截,這對于賊寇來說是莫大的恥辱。

在這種要和劉備撕破臉的時候,韓馥自然不愿失去于毒這極大的助力,只能略略委屈麴義。

若非自己實在抽不出多余的糧草給于毒補償,又對此前麴義擅自擴大攔截范圍頗為不滿,韓馥也不想去觸麴義的霉頭。

這便是常人有趣的思考回路,想兩全其美卻不得不犧牲一方時,總會選擇更親近的一邊,畢竟懷著僥幸,認為親近之人不會輕易翻臉。

偏偏麴義的性子與中原人士迥異,絲毫不知道留面子是什么意思,使者一時激怒之下,駁斥道:“既然麴校尉知道劉玄德用心不良,何以還要強截糧草,讓使君為難?”

“使君若能發夠軍中糧草,本校尉又豈會做出攔截之事?”

“冀州戰火不斷,盧中郎將大軍亦需糧草供應,使君又如何抽得出多余的糧草?已是盡力保證麴校尉所部,緣何還不知足?”

“本校尉隨使君來冀州,求得是榮華富貴,不是來受氣挨餓的!在冀州吃不飽,本校尉就帶弟兄們回涼州去!韓遂馬騰自是強橫,但本校尉也未必懼了他們!”

“麴義!汝敢叛主?”

麴義嗤笑道:“笑話!本校尉何曾認主?不過是合作關系,韓文節真把老子當成他的狗了?一州刺史,連治下郡國都無法控制,也配做我主公?

老子倒是覺得那劉玄德頗為不錯,以一國敵一州,能逼得韓文節方寸大亂,顯然手段非凡,跟著他興許會更好些!”

使者面色大變,指著麴義顫聲道:“麴義!背主忘恩,汝必將身敗名裂!汝若是此時隨我回鄴城請罪,或可免罪,若執迷不悟,使君大軍到時,便是汝授首之日!”

“顯然,你是看不到那一天了。”麴義冷冷的撂下這句話,徑直向帳外走去。

隨后便是幾名軍士走了進來,使者大驚失色,慌道:“麴義,你什么意思?兩軍交戰不斬來使!”

麴義頭也不回,冷冷道:“老子卻是不懂你們中原的這些規矩,羌人戰前總要祭祀,禱告上天,老子覺得很有趣,今日權借汝等人頭一用。”

韓馥的使節隊伍頓時怒罵一片,咒罵之聲不絕于耳,麴義部下卻是面色不變,一些羌人甚至露出了嗜血的笑容,面目猙獰的將掙扎中的使節隊伍拖了下去。

隨著一顆顆人頭落地,這支嗜血善戰的精銳部隊開始調轉兵戈所指的方向,麴義眺望鄴城,一臉冷笑。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