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世事之妙

更新時間:2020-03-10  作者:明斷天啟
初平元年正月二十八日,李澈已經返回了巨鹿,而酸棗會盟的消息也已傳播開來,各州郡或憂或喜,袁公路惶惶不安自不必說。

豫州汝南郡卻又接著扔下了一枚重磅炸彈,汝南太守袁紹傳檄州郡,言稱袁公路僭越謀逆,罪在不赦,號召天下州郡勤王。

隨后,山陽太守袁遺,烏程侯孫堅皆應下了袁紹的檄文,南陽太守張咨遭孫堅謀害,袁紹上表孫堅為破虜將軍,領南陽太守,袁遺與孫堅亦表袁紹為荊州刺史。

如今袁氏幾乎是聲名狼藉,汝南作為袁氏大本營,袁紹對汝南的掌控都有些吃力,更不用說荊襄之地。

荊州泰半的郡縣一開始皆是毫無反應,絲毫不理會袁紹,唯有相鄰的南陽郡在孫堅的兵鋒下識相的服了軟,既承認了孫太守,也認了袁刺史。

武陵太守曹寅,作為勾結孫堅謀害荊州刺史王叡的罪魁禍首,此時可謂是如坐針氈。袁術廢立天子,袁氏的結局基本是可以預見的,這么艘快沉的爛船他實在是不想搭上去。

然而孫堅手中有他很大的把柄,正是他將檄文傳給孫堅,又將王叡的虛實告知了孫堅,才會有今日之患。

這事若是捅出去,曹太守的名聲基本也就爛到家了。

左右為難之下,曹太守無師自通的學會了三十六計之走為上計,掛印而走,不知所蹤。

這么一來,夾在武陵與南陽之間的南郡頓時陷入了窘境,前后皆是袁紹的勢力,若是硬挺著不承認袁紹,倒好像是袁術的忠臣。

思慮了幾日,南郡太守還是硬著頭皮掛起了袁紹的大旗,承認了袁刺史的身份。

三郡低頭,之后江夏郡亦是易幟,荊州北部四郡頓時落入袁紹之手。

至于長沙、零陵、桂陽三郡,自恃地方偏遠,袁紹沒空來和他們計較,仍然堅持原狀,渾然一副隔絕世外的樣子。

即便如此,荊州半境落入袁紹手中的消息傳開,也是讓天下局勢越發的撲朔迷離。

以袁紹的威望和袁氏的聲名,若是沒有袁術的幺蛾子,便是定荊襄全境也沒有多大問題。然而如今聲名狼藉的情況下還能輕易拿下荊州最繁華的半境,袁紹的手段還是讓天下諸侯為之心驚。

很快,另一個消息傳開,袁紹手中握有劉辯的密旨,此行出京乃是奉旨討賊,不少人才為之恍然,明白了袁紹為何能有如此大的影響力。

但遠在冀州的李澈聽到了這個消息,卻是恨恨的擲杯于地,罵道:“袁本初,端的不當人子!”

同席的田豐默默的思量了片刻,疑道:“當真是弘農王的旨意?”

李澈神情慍怒,冷聲道:“以本官對弘農王的了解,確實有這個可能,但袁本初這般暴露大王的旨意,可謂是用心險惡!須知大王此時仍在袁術手中,生死不由自主啊!”

“下吏不甚了解弘農王,想請問府君,袁府君這般作為,有沒有可能是出自弘農王授意?”

李澈愣了一下,本想下意識反駁,卻回想起此前與劉辯接觸的情形,一時有些茫然,猶疑的道:“本官知道元皓之意,但此事確實不大好說。

弘農王性傲而急,懼死,但更戀權,天子尊位對他來說確實無可替代,驟然跌落帝位,的確有不顧生死來報復袁術的可能。”

“若確如府君所言,則袁府君所為有極大可能是出自弘農王授意。酸棗盟軍的目的是誅滅袁術,可曾有一人提到,要讓弘農王重回帝位?”

李澈啞然,到了今天這一步,除非劉協暴亡,否則劉辯已經不可能回到帝位了。袁術的罪名是擅自廢立天子、專權擅政,盟軍也只是以討伐袁術為目標,對于劉協的帝位,即便是盧植也沒有提出異議。

畢竟流程已經走完,劉協本人也并非沒有繼承權,諸侯不可能在殺完袁術后重走一遍廢立流程,皇位不是過家家,每一次的交替,都是權力的洗牌,也會對皇權威嚴產生極大影響。

若是再來一次廢立,那時候天下人要討伐的就是酸棗盟軍了。

“元皓之意,是弘農王對于重回帝位無望,故而想與袁術玉石俱焚?”

田豐微微頷首道:“不錯,經過第一次討袁,天下人都清楚,酸棗盟軍各懷異心,不少牧守都只是打著勤王的幌子為己謀利,袁術的存在反倒是給了他們借口,弘農王想來也清楚這一點,或許他對酸棗盟軍已經徹底失望。

而袁本初不同,他若想洗刷掉袁術造成的惡果,唯有盡快擴張權勢,剿滅袁術,成為天下諸侯難以輕動的人物,才能保住袁氏不至于衰落。

袁術擅權每多一日,天下人對袁氏的憤恨也就多一分,這是袁本初斷不能容忍之事。

這般算下來,弘農王選擇袁本初進行合作,倒也不足為奇。”

李澈嗤笑道:“呵,天下牧守何其之多,大王竟然只能信得過逆臣親屬,元皓啊,你說這是打了誰的臉?”

田豐嘆道:“世事之妙,正在于此啊,陽夏那位輔漢大將軍可是真正的諸侯王,府君覺得他真的想勤王嗎?”

“當真是笑話!如此看來,酸棗盟軍未動,倒是要先看一場袁氏內戰了?”

“酸棗盟軍各懷心思,也不知何時能動,倒是孫文臺部進駐魯陽,據稱已是厲兵秣馬,枕戈待戰。孫文臺戰功赫赫,堪稱當世名將,雒陽方面恐怕很難找出與之抗衡的將領。”

南陽郡魯陽縣,位于南陽東北部,與司隸校尉部的河南尹接壤,距離雒陽并不算太遠,正處在雒陽南方。

李澈摸著下巴嘆道:“這般情形,倒是有些十面埋伏的意味了,可惜四面人心不齊。韓使君人是討厭了些,但他當日所說確實不假,多方進軍,一個不慎就是重演六國故事。

所幸黃豫州與盧中郎將真心勤王,只是黃豫州募兵尚需時日,希望孫文臺能夠暫且稍待,莫要輕舉妄動。四面若是同時進軍,袁術斷無幸理,可若是輕騎冒進,卻會給袁術各個擊破之機啊。”就來筆趣坊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