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百五十五章 相人

更新時間:2020-03-03  作者:明斷天啟
“曹公,京城一別已近半年,別來無恙乎?”

口中這般詢問,然而仔細打量后,李澈心中已經有了答案。京城的曹操雖然看似意氣風發,但實則如淺灘之龍,雖想盡展抱負,然而多般因素牽制之下,只能是潛隱身形,以圖后計。

因此,京城的曹操看似豪邁,卻時常有一絲陰郁氣息。

但這半年外放,再加上兗州刺史劉岱根基淺薄,對抗橋瑁尚且力有不逮,更不可能去招惹曹操,曹孟德真真是如濟陰的土皇帝一般瀟灑,神形舉止更加談笑自如。

曹操果然大笑道:“剿匪安民,盡展胸中所學,這才是大丈夫所為,這些日子著實快活!倒是玄德與明遠在北邊做的好大事,張燕潰逃,楊鳳授首,明遠的大名已經是天下皆知了。”

李澈聳聳肩,殺死楊鳳的是他李明遠指揮下的民兵,這功勞自然少不了他這一份,再加上據守巨鹿縣的主官也是他,故而在天下人看來,李澈雖然還稱不上名將,已經算是一員優秀的沙場將領了。

曹操笑道:“若是張燕也在明遠手中授首,明遠便足以躋身名將之屬,稱得上威震天下了。”

這話卻是夸張了些,即便張燕授首,指揮戰役的盧植也只能算是威震河朔,大漢近幾十年來,稱得上威震天下的只有平定黃巾首功的皇甫嵩。

黑山軍雖然天下知名,但比起黃巾軍還差了太多。

“曹公過譽了,說到冀州戰事,盧公托澈兩謝曹公,一謝曹公出兵威懾眭固白繞,二謝曹公兵出旋門關,震懾京畿。為國為民,堪稱棟梁。”

曹操擺擺手道:“此乃分內之事罷了,既為大漢臣子,討伐漢賊乃是義不容辭之事,兗州有難處,劉使君和橋府君都不便動手,那只有操能動手,不足稱謝。

此事且略過不提,倒是玄德為何不至?酸棗盛會,如此錯過豈不可惜?”

“兗州有兗州的難處,冀州亦有冀州的難處啊。”

曹操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摩挲著下巴道:“操此前也見過韓使君,確實不是好相與之人,相信玄德與明遠心中應該有數,萬事離不開一個‘理’字啊。”

李澈頷首道:“多謝曹公忠言,澈謹記于心。”

“不過是這些日子有感觸罷了。橋元偉空有根基人望,經營數載的底盤,卻被劉使君數月便瓦解殆盡。因為刺史先天便占有一個‘理’字,他就是一州之理。

當然,劉使君的能力比起韓使君還是要強上不少的,玄德與橋元偉更是皓月比螢火,不可相提并論,明遠且當一樂便是。”

曹操搖頭嘆氣,李澈拱手道:“曹公說的哪里話,這是肺腑之言,澈自當銘記。”

曹操也不糾纏,話鋒一轉道:“明遠,操倒是有一事好奇,不知可否解惑?”

“曹公但講無妨。”

“明遠胸中有大才,雖然不通實務,但所思所見均異于常人,在面對其他人,甚至包括何大將軍時,明遠皆是游刃有余,看似恭謹,實則暗藏一絲傲慢。”

見李澈張口,曹操打斷道:“明遠莫要急著否認,操亦是有傲氣之人,這一點不會看錯。”

曹操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李澈也只能苦笑著聳聳肩,示意曹操繼續。

“但在面對操以及玄德之時,明遠卻常常帶有一絲拘束,這并非如常人一般是懾于權位。便如今日,明遠執掌大郡,位封列侯,地位與操并無二致,卻仍然以‘曹公’相稱,卻是為何?”

李澈瞠目結舌,他是真沒想到,這些事連他自己都沒注意過,很可能是下意識的舉動,在曹操眼中卻是如此明白。

可以想見,劉備心中應該也是有此疑惑,只是不想逼著李澈交代而已。

此時回想,自己的行為確實比較明顯,受后世熏陶,對古人常有一種先知的優越。而又由于謹慎和不自信,在面對青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時,總有一些怯縮,這種矛盾的感覺很隱蔽,但又無處不在。

李澈沉默良久,曹操也不催促,只是自顧自的欣賞窗外風景,看著群鳥向天,白云蔽日。

許久后,李澈幽幽嘆道:“曹公當真慧眼如炬啊。”

“操只是喜歡觀察人物,子曰‘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便是如此。”

“曹公可曾聽過相人之術?”

曹操哂笑道:“相人之術古來有之,多為詐詭之人所為,實難為憑。”

“方士相人,多為相面,而正統相人之法卻多為相行。如李悝對魏文侯所言,居視其所親,富視其所與,達視其所舉,窮視其所不取,貧視其所不為。如此便可知一人能否為一國之相,這亦是相人之法。

曹公如此小覷相人術,看來對許子將的評語也是不以為然了?”

許劭,字子將,汝南平輿人,乃是天下名士,其月旦評品評鄉黨人物在士林具有極大的影響力,袁紹回鄉時

都要顧及他的面子,輕裝簡行。

曹操搖搖頭,笑道:“是操失言了,不過明遠此法已經不只是簡單相人術了,而是如伯樂識千里馬一般的能為。

看來在明遠眼中,雖然大將軍位高權重,但卻是遠不如操與玄德二人?”

李澈誠懇的道“曹公與玄德兄皆是天下第一流的人物,依澈觀之,天下英雄,唯有二公,公路之輩,不足數也。”

曹操愣了一下,旋即大笑道:“不想明遠竟然這般高看曹某,受之有愧啊。”

洪亮的笑聲持續了很久,李澈正在暗暗吐槽曹操的肺活量,阿瞞止住笑聲,微笑道:“以明遠今時今日的身份地位,這般評論足以讓士林震動了,還是莫要傳出去的好。

聽聞巨鹿田元皓與明遠論道,明遠曾言‘木秀于林風必摧之’?既知此理,還是多加注意為好。”

李澈笑道:“這話卻是沒說完,木秀于林風必摧之不假,但若是通天建木,又有什么風能夠摧倒它?

韜光養晦雖是處世至理,龍騰九天以鳴四方卻也未必有錯。”

曹操深深的望了李澈一眼,繼而大笑道:“承蒙明遠高看,操愧領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