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百四十六章 群雄起(上)

更新時間:2020-02-23  作者:明斷天啟
歷史上群雄討董,最先起兵的是曹操,他于逃亡途中得到了陳留大姓衛氏的鼎力支持,衛氏傾盡家財為其募兵數千,遂于陳留己吾起兵,是歲中平六年十二月。

在他起兵一月之后,也就是次年的正月,才有袁術、袁紹等諸侯并起,這其中串聯諸侯的卻并非曹袁兩人,而是東郡太守橋瑁。

橋府君詐做三公文書,傳檄州郡,遍邀天下牧守討董,冀州牧韓馥收到文書后,迫于冀州大族的壓力,選擇了幫助袁紹,加入盟軍。

橋瑁的初衷究竟是由于近在眼前的曹操起兵刺激了他,還是為了袁本初而奔走,亦或是真的忠心不二想誅除國賊,沒人清楚他的想法。

而十二月六日,正在緊鑼密鼓備戰的盧植看著手中的討賊檄文,氣得須發皆張,口中斥罵道:“國賊!國賊!”

東郡太守橋瑁,轉前大司馬劉虞檄文,移書州郡,相約討袁。

橋瑁出自名門,乃故太尉橋玄族子,更是做過兗州刺史的人物,其號召力自然非同凡響,盧植已經可以預見到,會有多少野心之輩乘勢而起,起兵“勤王”。

至于橋瑁為何要這般做,盧植倒也能猜出一二,兗州刺史劉岱和橋瑁的斗爭已經進入白熱化了,雙方已是近乎不死不休的境地。

劉岱終究是名正言順的刺史,這般斗下去橋瑁的劣勢會越來越明顯,是以橋府君只能行險一搏,做一次“忠臣義士”,而在這個光環的籠罩下,劉岱也會忌憚三分,不好肆意動他。

至于詐做的劉虞文書會不會被識破,且不說劉虞在袁術的掌控之下,辟謠的可信度極低,單說大漢朝的信息流通程度,那真的是造謠容易辟謠難。

更別提這個謠言符合了不少人的需求,反正發檄文的是橋瑁,就算明知是假,還不如將錯就錯,一起拼上一把。

有些時候,缺的就是一個借口。

對這一切洞若觀火的盧植此時直感覺一陣無力,他可以壓制冀州人起兵勤王,因為韓馥本就沒有起兵的心思,他又第一時間控制住了這位冀州刺史。

但其他地方自行起兵,他卻是沒有絲毫辦法。除非是站在袁術一邊,斥責這些人圖謀犯上,否則只能捏著鼻子認了。

一般的郡守國相,他還不用太過擔心,畢竟影響力不足,無法號召天下牧守。但橋瑁這種膽大包天的行為,配上其特殊的身份,足以讓許多人響應號召,揭竿而起了。

偏偏造成這一局面的推手還是盧植自己,若非盧植緊鑼密鼓的備戰,已經表明了他的態度,橋瑁也不會這般行險。

便如歷史上一般,先有曹操袁紹開始動兵,橋瑁才傳檄州郡,結盟諸侯。

想到這里,盧植也只能是一聲嘆息,唯有寄希望于速戰速決,然后順利解除牧守兵權。

“橋元偉事做的挺大,氣魄卻是忒小!討袁便是討袁,卻還要借大司馬之名,屬實小人之舉!”

濟陰郡冤句縣,曹孟德看著手中的檄文,言語中盡是對橋瑁的不屑。

與他對坐的中年官員撫須笑道:“孟德太過苛責橋元偉了,劉刺史終究是刺史,這些日子壓得橋元偉也是心中惶惶,迫不得已之下只能行此險招。他如今只是太守,要想讓天下人響應,那只能是搬出說話更有分量的人。”

曹操嘆息一聲,滿飲杯中之酒,嘆道:“孟卓兄此言有理,只是眼見故人族中無后繼之秀,難免心中感傷。橋太尉何等樣人?可惜再難見此風采。”

此人姓張名邈字孟卓,現任陳留太守,張邈搖頭道:“橋太尉何等人物?橋氏若真是代代能出這般人才,那完全稱得上天命所歸了。”

曹操伸手虛擋,告饒道:“罷了罷了,操不再指責他便是,早聽說你與橋元偉關系尚佳,看來傳言不虛。”

“還是賴你的顏面,橋元偉對我也算是不錯,其人才干也有中人之姿,但野心太大。”

“不提他了,無趣。倒不如說說,孟卓兄你對這檄文是何看法?”曹操揚了揚手中檄文笑道。

“盧中郎將若真需要天下牧守援兵,何必等到這時候才讓橋元偉傳檄州郡?其心意早已明了,無非是不想大動干戈罷了。橋元偉這般行徑,雖然可以緩解方伯帶來的壓力,但卻是大大的惡了盧中郎將,無異于飲鴆止渴啊。”

張邈面有唏噓之色,顯然很是不看好橋瑁的未來。

曹操嗤笑道:“誰管他橋元偉會如何?孟卓兄,你可有起兵之意?”

“盧中郎將……”

“盧子干太過謹小慎微了,他盡心竭力的希望維持住大漢的骨架,不愿讓大漢承受哪怕一丁點的風浪。

殊不知這猶如萬丈深淵上的獨木,稍有不慎便是粉身碎骨的下場。就憑他手上那一萬多人,也想攻破雒陽八關?

他若兵敗,要么是開啟袁家掌權的時代,之后在某一天改天換日,或是再現桓帝故事。要么是天下群起討袁,徹底開啟亂世。”

“我想只會是后面那種可能吧。”張邈目含深意的瞥了曹操一眼。

曹操若無其事的抿了口酒,淡淡的道:“讓操坐視袁氏弄權,那是斷無可能的!操絕不會做袁氏的走狗,但也不想像那些黨錮的名士一般泛舟海外,所以只有一種選擇。”

“呵!”張邈搖搖頭,指了指東方,笑道:“若要起兵,山陽郡那兩位的意思可是很重要的。”

曹操微微沉默,放下手中酒杯,肅然道:“袁伯業非是奸惡小人,不會做背后捅刀子的事,去信一封問清楚便是。倒是劉公山……”

說著說著,曹操忽的一笑,灑然道:“他別無選擇,哪怕再恨橋元偉,這時候也唯有舉兵,之后才有機會啊。”

張邈默默的點了點頭,神情卻忽的有些黯然。

曹操瞥了他一眼,嘆道:“本初兄非是從賊之人,何況以他之能,若是盡心襄助袁公路,這次廢立的舉動不會這般惹人發笑,也不會留下這么多把柄。”

“然而袁公路此舉乃是大逆,若他兵敗,本初兄恐怕……”

張邈神情黯淡的搖了搖頭,他與曹操還有袁紹,三人自年輕時便相交莫逆,乃是故友,此時卻不得不刀兵相見,難免有所感傷。

曹操也是沉默良久,淡然道:“人各有志,亦各有命,本初兄是天下一等一的人物,無需憂心太多,且看著吧。”

張邈默默的輕輕頷首,神情頗為復雜。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