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百零八章 破釜沉舟(上)

更新時間:2020-01-22  作者:明斷天啟
半日時光,鉅鹿縣城沒有絲毫安生的時間,你方唱罷我登場,各路人馬在此交匯,這座小小的縣城,在時隔近四百年的漫長時光后,又一次迎來了一場足以影響天下局勢的大戰。

李澈站在城墻上,輕撫古老的城垛,看著上面留下的坑坑洼洼的痕跡,嘆道:“阿韻,你說我們會是項王,還是章邯?”

滅田臧、敗陳勝、殺項梁的章邯堪稱是大秦帝國最后一員名將,卻在鉅鹿這個地方敗給了此前可以說名不見經傳的項羽,成就了項羽威壓天下的名聲。

站在鉅鹿城頭,難免會追思古人。如今大戰在即,誰是章邯,誰又是項羽,這是許多人心里在思索的問題。

呂韻哭笑不得的道:“我們是趙歇和張耳,盧中郎將究竟是宋義還是項王,那要看他的抉擇。”

鉅鹿之戰的起因便是章邯擊破趙國,趙王趙歇與國相張耳奔逃入鉅鹿縣城死守,楚懷王遣宋義與項羽北上救援。

李澈聞言怔了怔,隨即大笑道:“是了,若盧中郎將是宋義,那鉅鹿城危矣!”

呂韻驚道:“你還笑得出來?”

李澈哈哈大笑道:“為什么不笑?若非琴藝極差,我還想在這城上彈奏一曲!決定都做了,再郁郁寡歡,又有什么用處?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關終屬楚;盧中郎將就是那個有志者,更別說相君還在那,有什么可擔心的?”

“李侯果真豪氣!”充滿贊嘆之意的聲音響起,李澈兩人回首一看,卻是全副甲胄巡邏的趙云。

李澈擺擺手道:“也是對子龍的信任,子龍、元嗣都是奇才;以趙歇張耳之能,也在鉅鹿城力戰大秦名將章邯;子龍和元嗣在此,難道還擋不住張燕?”

見李澈把自己比作張耳,趙云感到頗為榮幸。張耳曾經是信陵君的門客,以才名聞名于世,后被項羽分封為十八諸侯王之一的常山王。

其最為聞名的一戰,卻是與淮陰侯韓信合作,背水一戰大破趙國,成為西漢開國功臣,獲封趙王,謚號趙景王。

此時還有些青澀的趙云,雖然常立大志,認為自己可以與這些英杰比肩,但出自別人之口的評價又自不同了。

“趙景王文武全才,是大漢開國元勛,下吏豈敢與之相比?李侯之名在冀州也廣為流傳,以下吏之見,李侯可與趙景王相比。”

見又要開始東漢特色的商業互吹,李澈連忙轉移話題道:“子龍過譽了,城墻上的準備如何了?”

說起正事,趙云肅然道:“軍心可用,守城無虞。只是守軍比起攻城者,其優勢還在于城內百姓的支持。鉅鹿城兵禍連連,百姓皆閉門不出,下吏實在是無可奈何。

若能說動百姓支持,則鉅鹿城必牢不可破,下吏定能堅守到盧中郎將破賊。”

李澈連連頷首,城中百姓的作用并非是讓他們上城墻戰斗,而是可以做一些準備工作,節省軍隊人力。

例如制造守城器械,準備金湯、沸水等物。

“此事便交給本侯,稍后本侯便約見城中大族的族長。”

“張老族長,本侯聽聞匪寇入城之時,張燕曾大舉殺人立威,張氏之中也有不少人慘遭毒手,此乃血海深仇,老族長何以不愿助官軍守城?”

鉅鹿張氏大宅,李澈正苦口婆心的勸說著張氏族長,希望張氏能帶頭引領百姓幫助漢軍守城。張氏是鉅鹿大族,在鉅鹿有非比尋常的號召力。

聽完李澈的話,張老族長面色復雜的嘆了口氣道:“若張氏助官軍守城,張燕破城之時,恐怕就會拿張氏舉族立威了。”

“張燕糧草被盡數焚燒,其敗亡只在眼前,老族長的擔心完全是多余的啊。”

張老族長望著李澈問道:“若張燕全軍北上,避開盧中郎將鋒芒,李侯可能在十萬大軍過境之時守住鉅鹿城?”

李澈分析道:“城中有軍七千,嚴防死守之下,張燕至少要十天以上才能破城。若有邯鄲百姓支撐,張賊攻城之事更是會曠日持久。

而盧中郎將就在后面,張賊如何敢在鉅鹿耗費如此長的時間?是以守城絕無問題。”

“李侯入城之時,城門上掛著的那個人頭,不是縣令的,是犬子,鉅鹿縣功曹的。”張老族長沉默了半晌,幽幽的說道。

李澈一愣,旋即面色微變道:“縣令何在?”

張老族長漠然道:“聞張賊南下,縣令與縣尉帶了幾十縣卒,往南邊跑了。”

見李澈面色難看,張老族長繼續道:“草民不怪縣令,他也只是怕死,而且他不是鉅鹿人,沒必要在這里丟掉性命。

同樣的,李侯也不是鉅鹿人,草民難以相信李侯會死守鉅鹿縣城。如李侯所言,城中有兵七千,若李侯覺得事不可為,大可整軍備戰殺出城去,可草民的根、張氏的根在這里,無處可去。”

“既已決定守城,本侯絕不會棄滿城軍民而逃!”

張老族長閉目嘆道:“生死之事,不到眼前誰又能說得準呢?有些人慷慨陳詞,誓與城共亡;當大兵壓境之時,這些都會拋諸腦后,這種事千年歷史中難道少嗎?請李侯見諒,草民不敢賭,也賭不起。”

話說到這個份上了,李澈也明白沒法再勸了。當朝廷的公信力丟失殆盡,民眾無法相信朝廷能保護他們,那又憑什么要求民眾舍生忘死的協助朝廷?

鉅鹿人不是沒抵抗過,但是失敗了,在一個因昏官而喪子的老年人面前,李澈實在有些無言。

李澈起身揖了一禮,轉身嘆道:“決心說出來是沒用的,還請老族長靜觀吧,告辭。”

看著李澈的背影,張老族長低頭撫摸著手中的玉佩,怔怔的出神。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李明遠嘗與趙子龍共守鉅鹿,以御張燕。子龍異曰:“君無所懼?”

明遠笑答:“昔者項王破釜沉舟,于此敗章邯、解趙困、威震天下;今吾守鉅鹿、拒張燕、清平河朔,有何可懼?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關終屬楚。”

子龍嘆服。

——《異同雜語》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