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一百九十四章 投名狀

更新時間:2020-01-15  作者:明斷天啟
季漢長存愛搜書

季漢長存isoshu

即可找到本書.

滏水之畔,于毒軍的大營,旌旗招展卻又雜亂無章,其中往來的士卒衣著更是花樣百出,赤身裸體者有之、葛麻覆體者有之、綾羅綢緞者有之,就是少有著甲者。

一身儒士袍的于毒,裝束在這群人中也不算扎眼,只是他的臉比較扎眼,駭的嘍啰們紛紛避讓。

回到大帳的于毒一把扯掉身上的衣服,扭扭頭道:“把幾位校尉都叫來。”

黑山賊這些年也并非只是消磨日子,其仿照漢軍軍制,也定下了校尉、曲軍侯、屯長、什長、伍長的級別,只是編制有些散亂。

按照漢軍軍制,校尉一般也就一營兵馬,不過千人,黑山軍的校尉卻是大則三五千,小則一兩千,是僅次于于毒這些渠帥的軍中高層。

沒多久,于毒所部的校尉便盡數集結,于毒掃了眼自己的班底,單刀直入的說道:“老子想假裝降了漢軍,你們怎么看?”

一名稍顯年輕的校尉興奮地道:“于帥是準備在漢軍背后捅刀子?”

于毒瞅了他一眼,搖頭道:“不,老子是想坐山觀虎斗。”

幾人面色微變,他們幾乎都是于毒的老班底,是見識過張燕的手段的,也清楚的知道張燕手下軍力有多強。

于毒這話擺明了是想造張燕的反,讓所有人都心生顧忌。

“于帥,這……平難中郎將待咱們也不薄啊,而且張大帥屬下都是精兵強將,我們若是反了,那今后真沒法在冀州混了。”

“過了今年,這世上還有沒有張燕這個人都不一定!張燕連帶著家兵的朱儁都打不過,你們指望他打贏盧植?

更何況到今天了,還沒有其他郡的渠帥來支援,擺明了是被張燕攔下來了,他就是想看著老子和漢軍兩敗俱傷,好吞并了老子!你們看看這封信!”

于毒將那封信拍在了案上,幾名校尉互望一眼,有些躊躇。最終,一名膽子大的咬了咬牙,跨前一步拿起了信,掃視一眼后面色大變。

其他人見有人帶頭,也挪了兩步湊上去看了看,看完后面色都是劇變。

“怎么樣?張燕的刀子都要架到老子脖子上了,難不成老子還要去給他當狗?”

一名文士打扮的校尉沉吟了半晌,開口道:“于帥,這確實是張大帥不仁在先,有違當年盟誓。”

見于毒滿意的點點頭,他又道:“只是于帥,平難中郎將畢竟是名義上的黑山軍首領,他部下精兵強將無數,楊校尉所部也是精銳,他二人合力,我等遠不能及,若是漢軍此次沒能拿下,那平難中郎將必然會秋后算賬啊。”

于毒嗤笑道:“漢軍可是由那個盧植領軍!連大賢良師都被他打到了廣宗一角,張燕難不成比大賢良師更厲害?”

其他人都贊同的點了點頭,在這些黃巾余部形成的賊寇勢力中,張角就是他們的精神領袖。振臂一呼,八州相隨,傾覆大漢半壁江山,那是他們無數人憧憬的目標。

而這位天公將軍面對盧植都屢戰屢敗,他們也不認為張燕比張角更強。

那文士還是苦口婆心的勸道:“于帥,今時不同往日。其一,漢軍實力已經遠不如五年前,盧植也不再是五年前意氣風發的壯年;其二,冀州人心也不如當年,可以說這五年來,冀州人對漢廷是一天比一天失望。如此對比,平難中郎將或許真能撐得下來。”

于毒哂然一笑,搖頭道:“朱兄弟,你懂的很多,老子也是一向佩服你,此前答應了你,明年幫你在大帥那要一個孝廉名額,我知道你是擔心這個。”

張燕這個平難中郎將有歲舉孝廉的權力,也因此黑山軍吸引了一些讀書人,這朱姓文士便是其中之一。

那朱兄弟頓時面色漲紅,大聲道:“于帥怎能如此小覷于在下?為人謀須忠,在下既為于帥部屬,又豈會因私利而壞大局?

更何況如今平難中郎將為朝廷之敵,自然沒了舉孝廉的權力,在下又何須顧慮這些?”

于毒虛按手掌,笑道:“朱兄弟勿惱,大家兄弟聚義,一開始也都是為了利,這是人之常情,不必如此。

我也知道朱兄弟向來重義氣,商量如此大事都沒有避諱朱兄弟,足見對你的信任啊。”

見朱姓文士情緒稍緩,于毒又接道:“朱兄弟可能書讀的多了,卻不怎么了解真正的打仗。

也是這些年常駐魏郡繁華之地,沒怎么過當年的苦日子,是以朱兄弟不明白盧植的高明。你可知,盧植為何會在這時進軍?”

朱姓文士一怔,拱手道:“請于帥解惑。”

“呵,我黑山軍戰力事實上遠不及漢軍,劉三刀五千精銳,讓漢軍三千精騎殺了個落花流水,折損不到百人,這是何等可怕?

可漢軍卻一直沒能剿滅我等,原因便是我們能隨時遁入太行山脈,在山谷溝壑中穿梭,讓漢軍抓不到人。

可盧植此時進軍,正是抓住了我等的命脈,如今已是十月,再過不久便是冬至。

冬日里山中苦寒,以我軍的裝備來說,本就御寒困難,再加上山中猶為寒冷,常人實在難以忍受。

更何況冬日里草木凋零,借助草木掩護的算盤也會落空,漢軍此時圍剿,張燕若想逃脫,那簡直是難如登天!”

于毒一臉不屑,這是他敢反了的底氣,也是他不敢抵抗的原因。當年的黑山軍便吃夠了山中寒冷的苦頭,幾年養尊處優下來,如今的黑山軍,又有多少能耐得住山中的冬日苦寒?

朱姓文士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漢軍的裝備遠勝黑山軍,在御寒方面,即便是新募的輔軍,也有過冬的裝備,而精銳部隊的裝備,即便是在幽州塞外作戰理論上也是沒有問題的。

以己之長,攻彼之短,察天時、明地利,正是名將的基本功。所謂功夫都在詩外,如盧植這般先以各種因素削弱敵軍,再以正兵進剿,才是名將之道。

見朱姓文士不再反對,于毒問道:“既然如此,各位兄弟還有什么看法嗎?”

“他不仁,我們不義!憑啥俺們兄弟要為張燕激怒漢廷的做法犧牲?俺支持于帥!”

“俺也一樣!”

于毒獰笑一聲,道:“很好,既然諸位兄弟都沒意見,那就砍了那兩條張燕派來的狗,送去給盧植當投名狀!”

季漢長存愛搜書

季漢長存isoshu

即可找到本書.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