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一百九十二章 鄉賢與巨寇(上)

更新時間:2020-01-13  作者:明斷天啟
鄴城,魏郡郡治,位于漳水之畔,處漳水、污水、滏水三河交匯之處。

其名出自黃帝之孫顓頊孫女女修之子大業始居之地,筑城則始于春秋五霸的齊桓公時期。

在戰國時,鄴城為魏國陪都,河朔名城之一,但不及邯鄲繁華。而到了兩漢之際,由于鄴城三水交匯,水運便利,經濟發展迅速,很快便超過了邯鄲。

到了東漢末年,更是將冀州州治移到了鄴城,從此,鄴城成為了河朔第一大城,原本歷史線上更是成為魏晉南北朝時期六朝都城,在歷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而此時,十月十三日,這座河朔名城之內,魏郡大姓魏氏家主的書房中,卻坐了一個本不該出現在這里的人。

黑山巨寇于毒一身文士打扮,然而氣質卻完全不符,其斜臥于座,手肘撐案頂住腦袋,配上他身上的方巾、儒袍、玉佩,著實有種沐猴而冠的感覺。

在魏氏書房這種筆墨氣息濃厚的書香之地,面對在魏郡權柄赫赫的魏氏族長,卻能這般自在隨意,于毒在魏郡的力量可見一斑。

事實上魏氏族長魏成早就習慣了這賊寇做派,也不想白費功夫去糾正于毒的禮儀,單刀直入的開口道:“韓文節是個很沒用的人,你無需顧慮他。”

于毒咧嘴一笑,嘿嘿道:“漢廷真的不行了,要討伐我們,卻派個沒用的刺史來?還是說老魏你誆我?”

魏成皺眉道:“誆你作甚?韓文節身負重任,來到鄴城沒兩天卻想去邯鄲,原因是聽說邯鄲多舞女,此事在鄴城幾乎人盡皆知,這是何等荒謬?

其人更是軟弱膽小,只是告訴他城外匪寇橫行,他便息了心思,不敢出城一步。”

說到最后,魏成嗤笑出聲,他這一生見過不少奇葩的官員,但就算是那位因為讖緯之言而謀反的王芬王刺史,也沒有韓刺史這般惹人發笑。

于毒皺眉道:“老魏,你這就不厚道了,他要出城,你攔著作甚?正好老子把他一綁,有冀州刺史在手,倒要看看那盧植準備怎么做!”

“于帥,你這可冤枉老夫了,這么一個刺史在鄴城,對于帥來說難道不是好事?非得要朝廷換一個英明神武的刺史來?袁本初怎么樣?或者右北平的公孫伯圭?還是江東的孫文臺?”

魏成一拍桌子,滿臉不悅。然而見此作態,于毒反而放下了架子,擺正了姿勢賠笑道:“老魏,你看你,我不就是開個玩笑嘛?咱兩合作這么多年了,我還能不知道你?息怒,息怒。”

魏成哼唧哼唧了兩聲,一副損友不悅的做派,若是讓魏氏族人看見自家威嚴厚重的族長這般模樣,恐怕會三觀盡毀。

當然,于毒不懂官場上的彎彎繞繞,由于三互法的存在,冀州的州牧刺史事實上是難產的,大漢十三州,只有兩個州的人能當冀州刺史,是以韓馥來到冀州,既是偶然,也是必然。

三互法在桓帝時達到頂峰,如甲州人任乙州官員,乙州人任丙州官員,則丙州人須對三州一起回避,雖然如今稍稍寬松了些,但換成袁紹他們,仍然是不符合要求的。

于毒見魏成依然不理他,摸了下身上,忍著肉疼取下了腰間的玉佩遞了出去:“老魏,你看看,上好的藍田玉,下面的弟兄打秋風發現的,看來是哪個沒落家族的傳家寶,給你,看兄弟夠意思吧?那點小事就算了,別放在心上。”

藍田,位于司隸,《漢書·地理志》記載:藍田、山出美玉,有虎候山祠,秦孝公置也。藍田玉的美名自上古便流傳了下來。

相傳傳國玉璽便是由藍田玉打造而成,《后漢書·光武紀·玉璽譜》載,秦傳國璽,以藍田水蒼玉為之,刻魚、蟲、鶴、蟮、蛟龍,皆水族物。

于毒手中這枚藍田玉自然是比不得傳國玉璽,但也是難得的上佳好玉,他知道魏成最是好玉,是以特地帶了過來,只是沒想到這廝真如吸血鬼一般,正事還沒說多少,先毛了他的寶貝。

看到于毒拿出藍田玉,魏成的眼睛頓時一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了過來,絲毫不顧儀態的搶了下來,回到位置上后便全身心投入的觀察美玉,其動作之熟練可以說讓于毒這個積年老匪都為之嘆服。

“行了行了,玉都給你了,晚上滾回榻上和你小妾一起玩。說說吧,你覺得老子現在該怎么做?”還沒拿到什么有用的情報,便送出去一塊玉,于毒也難免心疼,語氣又恢復了一開始的模樣。

吃人嘴短,拿人手軟,魏成很是滿意的笑了笑,將玉收進袖里,悠悠道:“魏郡的郡兵和私兵你不用太擔心,老夫有辦法讓他們不會妨礙你,至于盧子干,那只能靠你自己。”

見于毒要發作,魏成伸手虛擋,嘆道:“盧子干是何許人也?士林名望卓著,軍功威震天下,政績在當朝官員中也是有口皆碑,老夫區區一郡郡冠蓋,何德何能干預盧子干的決策?

如果是盧子干的決定,就算是何大將軍也會讓他三分,若不是當年頂著鐵頭和十常侍硬拼,他盧子干恐怕早就封侯拜將了,又豈會只是一個小小的中郎將?”

“老子管不了那么多!你拿了老子的寶貝,就得想辦法!”于毒眼睛赤紅,他也是走投無路了。

作為一方巨寇,于毒自知之明還是有的,自己和盧植的水平差距,那真是云泥之別。黑山匪寇的戰斗力和漢軍精銳的戰斗力相比,那也是天差地遠。

如果不能從盤外想些辦法,他根本沒可能戰勝盧植,除非他去跪舔張燕,合張燕之力,或許能擋住盧植。

可他就是不愿意做狗,才獨自回到魏郡備戰。偏偏他與其他匪寇不同,雖然占據了繁華的魏郡,這些繁華卻也成了他的束縛,其他賊寇見勢不妙便可直接遁入山中。而他卻不得不老老實實的在魏郡備戰。

魏成臉上皺成了老苦瓜的樣子,他方才也沒有誆騙于毒,是真的沒有什么法子,他和盧植的地位差距太大,魏氏在京城中的力量也不足以掣肘盧植,更別說還有大將軍在背后支持。

可今天若不說出個名堂來,于毒這窮途末路的巨寇恐怕要當場發作。雖然還有后手,但是此時與于毒鬧翻,并不是明智之舉。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