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一百八十七章 說親(下)

更新時間:2020-01-10  作者:明斷天啟
呂布今年三十三歲了,而他的妻子魏氏也近三十,眉眼間依稀可以看出當年的姿容不差,只是邊塞苦寒之地,十幾年下來,再好的姿容也是一副飽經風霜的模樣了。

她姿態放的很低,只是在關于呂韻的事情上,很明顯要上心的多,如此作為倒是讓李澈增加了不少好感。

只是讓李澈和荀攸感到奇怪的是,魏氏一直不曾提及呂布之事,似乎完全忘了。

倒是她身后有一名青年,神情焦急的很想說話,但是懾于立在李澈身后身如淵渟岳峙的韓浩等人,總是欲言又止。

李澈也樂見魏氏不提及呂布,只是陪著她談天說地,問些呂韻幼時之事。

一時間賓主盡歡,只有那青年神情焦慮,還有荀攸一直若有所思的望著他。

聊了大約半個多時辰,那站立不安的青年終于忍不住開口道:“主……”

“住口!”

話只說出了一個字,卻被荀攸斷然喝止,怒道:“明遠是何等身份?堂堂列侯,士林俊秀,一縣之君,在與汝主母談論汝家少君之婚事,汝卻擅自插言,實在是無禮至極!可還懂上下尊卑之道?”

“我……”那青年被荀攸一通斥責吼的頭暈眼花,再加上韓浩等人配合的踏前一步,都以冷漠的視線望了過來,讓他不由得心驚膽戰,腦袋一片空白,想說什么都忘完了。

魏氏也被荀攸的大聲斥責驚的一愣,反應過來后淡然的道:“孝先,呂氏雖不是什么高門大戶,但也由不得你這般失禮。

事關少君婚事,你卻妄自出言,壞了李侯心情,你可知罪?”

本來有所依仗的“孝先”是不怎么在乎魏氏的,但他得在乎韓浩等人腰間刀劍,在乎這里是李澈的地盤。是以只敢喏喏低頭認罪,但出于不得不開口的原因,他還是猛的抬頭道:“夫人,主公他……”

“這里是吾做主!”邊塞出身的女子,本就不像內地婦女那般溫婉,見“孝先”還要插話,她柳眉一豎,勃然大怒。

而堂外,聽到里面聲音不對的魏續也大步踏了進來,見到魏續,“孝先”終于安靜了,不敢再多言。

魏氏也換上了一副如沐春風的笑容,溫聲道:“家門不嚴,以致出此差錯,還望李侯海涵。”

李澈也溫和的答道:“夫人說的哪里話,世人百態,何處沒有妄為之人?夫人處理得當,正可見教管有方。”

見李澈遇到這種事也不發怒,還不擺架子,魏氏心里也是愈發滿意,但出于身為母親天然的焦慮,她還是忍不住開口道:

“請李侯恕罪,妾身仍然有一問縈于心懷,若不得解,著實不安啊。”

“無妨,呂夫人請講。”

“呂氏小門小戶,出身邊鄙之地,妾身雖慕中原繁華,多以禮義經傳教習小女,但終究家門太小,比不得那些中原的大家閨秀。

小女性子多隨其父,跳脫任性,并非是中原常常稱道的那種女子,更兼其舞刀弄槍,縱是在并州也少有人敢親近,李侯為何?”

聽完這番話,荀攸也不由得對這名婦人側目而視。這并非是對自家女兒的貶低,而確確實實是在焦慮。

所謂門當戶對,素來是有其道理的,便是后世,嫁入豪門的女子又有幾人能順順利利的白頭到老?入贅豪門的男子又有幾人能和妻子琴瑟和鳴?

作為母親,魏氏不想自己女兒初時甜蜜,過幾年卻淪落到被“寵妾滅妻”的地步。她自己已經有了類似的觀感,并不想女兒再承受一次。

更何況李澈年紀輕輕便有了這般地位,難保不會靠聯姻來抬高自己家門,打造新的豪門,到時候呂韻又如何自處?

而反觀呂布,從來沒有問過李澈到底是為何要娶呂韻。若是對他有利,他自然是大力支持,若是無利,他也會插手制止;完全以他的利益為中心,絲毫沒考慮過這些問題。

“請呂夫人放心,在下也并非出身什么高門大戶,不過是揚州一普通庶民,在天下大亂中流離失所,得家師教誨,方有今日成就。

是以在下并沒有什么門戶之見,若說門戶,倒是呂氏終歸是五原大姓,豈不勝過我這無名小卒百倍?”

打趣的話語,但沒人當真。袁氏發家至今也不過五代,五代前袁安還在大冬天凍得瑟瑟發抖呢;孔門卻是傳承了十幾二十代的高門,但誰敢說此時的孔家門戶比袁家高?

同理,李澈如今是列侯,是士林俊秀,那他自己就能撐起一道門戶,而無需龐大的家族做比較。

見魏氏仍有疑慮,李澈嘆氣道:“終究只是‘順眼’二字,與阿韻相處的很輕松,很開心,這就夠了。在下也沒想過要靠什么聯姻來抬門戶,大丈夫功名要么從馬上取,要么從筆中求,何須靠什么聯姻?

呂夫人也太過妄自菲薄,人有百樣,皆有其長。誰說會舞刀弄槍是缺點了?如今天下不安,以在下身份說句難聽的,

呂縣長若是改一改性子,他的成就又豈會只是現在這點?”

說到這里,魏氏倒是比較認可,呂布的武勇和兵法韜略確實不凡,若沒有這些幺蛾子事,經由丁原正經推薦上位,何至于有今日這般遭遇?

但女子舞刀弄槍……

荀攸倒是看出了幾分問題癥結,他勸道:“古者婦好為武丁征戰,戰無不勝,商人深敬之,商王武丁亦敬之如一。兵者本為國之大事,但有天分,何分男女?匹夫匹婦之言,不足為據。”

終究是荀氏的大人物,他說的話就如同后世的專家一樣,那是有公信力的,旁聽的魏續也連連點頭,他沒聽過什么武丁婦好,但既然荀氏的大人物都這么夸贊,那說明是青史留名的大人物。

既然歷史上有前例,那為何不能有來者?

魏氏也終于松了口,她點頭道:“既如此,一切便依照李侯此前之意,待小女及笄之后,再行昏禮。只是妾身想在邯鄲住些時日,不知可否?”

李澈笑道:“固所愿,不敢請耳。”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邯鄲劉氏請親于李明遠,或勸曰:“劉氏高門,帝室之胄,何不從之?”

明遠慨然曰:“向聞大丈夫馬上取功名,筆中得功名,未聞賣身以求功名。”

——《世說新語》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