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一百八十二章 剿與撫

更新時間:2020-01-08  作者:明斷天啟
事情進行的很順利,或者說邯鄲大族的鼻子都很靈敏,次日清晨,李澈便又收到了大量的奴契,甚至還有佃農契約。

劉樂沒有親自來見李澈,而是托劉紀轉告,言稱風寒入骨,實在難以動身,請縣君見諒。

李澈倒是能理解這老狐貍的想法,一向求穩,自恃運籌帷幄,卻在此處栽了跟頭,還被斗了好些年的老對手給救了一命,難免有些抹不開面子。

看著面前的這些竹簡、帛紙、蔡侯紙,李澈心里樂開了花。自今日起,邯鄲各族憑借天下亂象而趁勢積攢的力量便告消亡,地頭蛇終究是輸給了過江的猛龍。

只是還有用的著他們的地方,既然瓦解了他們的力量,那也該給他們吃點定心丸。

李澈笑著對劉紀道:“相君有意遣派督郵巡查各縣,這離不開各大名門的支持啊。”

劉紀一怔,本來有些晦暗的眼神微微亮起,問道:“縣君此言當真?”

“本侯何時誆騙過你們?”李澈故作不悅的說道。

劉紀連忙賠禮道:“是下吏失言,縣君勿怪。”

“讓各族議一議,別隨便選些歪瓜裂棗出來糊弄人,到時候在其他縣丟了人,可別來找本侯哭訴。”

給了甜棗,還是要再拿棒子敲打下,否則難免被塞來幾個鍍金的廢柴,督郵權責太大,一個不慎就會導致嚴重的后果。

劉紀肅然道:“請縣君放心,我等知曉分寸的。”

“如此便好。”李澈微微頷首,又笑道:“今日分田,子理可要好好配合葉史。”

劉紀心里暗嘆一聲,作為兩大家族的代表,本來他與葉蟄之間的地位不相上下,但由于邯鄲勝此次占了先機,導致葉蟄地位大大拔高,李澈這意思也就是從今天開始,葉蟄為主,他為輔。

但這種事顯然他沒有置喙的余地,只能恭敬的點頭道:“下吏一定好好配合葉功曹,絕不讓縣君失望。”

見李澈滿意的點頭,他又道:“分了田地,還需要有農具,我等族中有不少閑余農具,與其放在庫中腐壞,倒不如用來幫助鄉親們,是以祖父將這些農具盡數起出,請縣衙分發給鄉親們。

還有明年的農種,劉氏也可以分擔一部分,為縣君分憂。”

李澈怔了怔,沒想到劉樂竟然這般果決,既然晚了一步,那就在其他地方爭先一點。

最貴重的東西終究是耕牛,農具和種子不過是些小錢,卻是縣衙如今缺少的東西,拿出這些利益,劉氏沒有損失多少,但卻能在官府這加回不少印象分,確實是惠而不費的做法。

畢竟此前交易了不少土地出來,劉氏也確實用不上那么多農具了。

“劉公深明大義,子理可要代本侯好好感謝劉公啊。”

夜間,李澈審閱著葉蟄呈上來的報告。分田之事繁雜,不是一天能解決的,今天也只是處理了百余戶。

分出田地后,還需保證這些人會老老實實的耕地,而不是繼續游手好閑。是以縣衙也制定了嚴厲的處罰措施,但凡分到田地卻不耕作的,全家發為官奴,終生不得變易。

官奴和豪族的私奴可不一樣,基本都是外族俘虜或者罪人,官府使喚起官奴,那是往死里用的。

看了一會兒,李澈抬頭對韓浩道:“元嗣,安全問題也要注意下,雖然趙國黑山的主力已經沒了,但零星的匪寇不絕。

大族田地還可以武裝他們剩余的佃農,依靠塢堡來抵抗,普通百姓可做不到。縣衙既然夸下了海口,那只能苦了你們,好生保衛百姓。”

韓浩肅然道:“君侯言重了,保境安民本為縣吏的本分,談何辛苦?下吏在家鄉時曾經組織鄉鄰聚眾抗匪,對這些事也算是有不少經驗。

大族能武裝他們的佃農奴隸,縣衙也可以訓練百姓。要讓他們團結起來,在遇到匪寇時互幫互助,匪較之民,終究還是少數,只要百姓能齊心協力,不難抵擋住匪寇的進攻。

只是如此終究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匪寇短期會因為無利可圖、損失過大而撤退,但若是一直沒有劫獲,恐怕……”

這話韓浩也就只是敢在李澈面前說,聚民抗匪是好事,但也是封建王朝歷來比較忌諱的事。

在這種官逼民反的時代,這些聚起來的民,一個不慎就會變成匪,還會因為鄉鄰合力,而變成巨寇。

李澈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揉著眉頭道:“可惜本侯只是一介縣令,權力太小。很多匪寇事實上也是被逼落草的,若本侯有權,赦免一二也未嘗不可。剿匪,終究是要剿撫并用的。”

趙國的匪寇已經被打的心驚膽戰,根本沒了膽氣。事實上九成的匪寇遠沒有小說中那種快意瀟灑,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痛快。而是過著吃了上頓沒下頓,整日里在山林穿梭,提心吊膽,生怕被官府剿滅的日子。

他們會去當匪寇,只是因為

在做百姓的時候,連上頓都沒得吃。若能赦免這些匪寇,以他們屯田,想來趙國匪患必然能大大減輕,還能增加官府收入。

但李澈顯然沒有這么大的權力,特別是韓馥即將到任,萬一讓他抓到什么把柄,盧植可未必會保自己。

韓浩也知道這一點,是以并沒有接這話茬。

李澈摸出一塊令牌遞了出去:“既然元嗣已有成算,那便照你的方法去做吧。縣卒你盡可調遣,若需調動國中士兵,可持本侯令牌去見關司馬與張司馬,他們會與你方便的。”

韓浩動容道:“君侯信重,浩必不負君侯重托!”踏前兩步,單膝跪下接過了令牌。

韓浩的人品還是有保障的,歷史上他為河內太守王匡領兵抵抗董卓。董卓抓了他舅舅來威脅,他也沒有背叛。

只是做他的上司要小心別被人綁了,韓浩是什么威脅都不吃的,夏侯惇被擒,韓浩也是不顧其死活,斷然下令對綁匪動手。

也是夏侯惇心胸開闊,不計私怨,換成某位大魏諸侯王,韓浩豈能好過?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