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一百七十五章 信息不對稱

更新時間:2020-01-05  作者:明斷天啟
縣衙后堂,李澈正在處理公務,來到這個時代已經快一年了,他也漸漸習慣了這種沉凝下去的感覺。

離開手機、電腦這些東西后,初期確實非常不適,總是下意識的想伸手摸口袋里的東西。

也會因為無所事事而略感狂躁,但時間終究將這些東西都一一抹去。

在無事可干,連睡覺都無法提起興趣后,他只能沉浸到正事之上。

雖然閑暇時刻還是會懷念,想念那些電子產品。但學習與練武竟然也慢慢讓他感到快樂。

如果現在回到二十一世紀,李澈能自豪的在網上發出那張經典圖片“學習使我快樂.jpg”。

“篤篤”的敲門聲傳來,李澈先是微微皺眉,旋即露出了笑容,看著推門而進的呂韻,他輕笑道:“劉子理來了?”

“咦?明遠如何知道的?”呂韻眨眨眼,訝異的問道。

李澈一邊起身,一邊笑道:“處理公務之時,除非有大事,否則你斷不會來攪擾我。而太大的事以你的性子也不會這么淡定,那只能是劉子理為了此前之事來賠罪了。”

癟癟嘴,也無法反駁李澈這番言論,呂韻只好跺跺腳道:“你自去見他吧!”

說罷,轉身便走。李澈看著她的背影,有些嘆氣,京城的消息傳來后她就一直有些不對勁,呂布可真是一個不稱職的父親。

只是婚姻之事總得有個說法,實在不行,就只能遣人去涼州下聘書了。

“子理啊,若要見本侯,自來后衙便是,何須通傳啊,憑白生分了許多。”

走到前衙,李澈已經調整好了心態,大笑著表示對劉紀的信任。

劉紀一揖到底,道:“縣君錯愛,紀愧不敢當。有罪之人,今日特來請罪。”

李澈一臉訝異的說道:“誒誒誒,子理何出此言?子理自任廷掾以來,奉公守法,才干卓著,堪稱本侯左膀右臂,如何就有罪了?”

“身為縣吏,不能約束族人,此罪一;對縣君隱瞞事實,此罪二;向族人通風報信,此罪三。有此三罪,紀實無顏面對縣君,請縣君,降罪!”言罷,劉紀竟跪在地上,挺背垂首。

李澈瞇了瞇眼,一言不發的看著劉紀,而劉紀也一直低著頭,堂中陷入了詭異的寂靜。

稍頃,李澈展顏笑道:“子理此言大謬啊。依本侯之見,子理盡心斡旋本侯與邯鄲各族的關系,此功一;為本侯說服各族低頭,此功二;如何有罪?”

“看來,縣君已經明白了下吏的來意。”

“本侯只是覺得,子理不會讓本侯失望。起來吧,沒必要跪著說話。”李澈撣撣袖子,先行坐下后說道。

劉紀站起來后依然垂首恭立,回道:“此前邯鄲之人不明是非,與相君、縣君的新政對抗,實屬以卵擊石,自不量力。下吏已經向他們闡明了縣君深意,諸君皆已痛改前非。

凡此前已交付縣衙的奴契,三日內便還這些奴隸自由,并向所有奴隸訓示了縣君仁政。劉氏為表對縣君的支持,兼之蓄奴過多確實有違仁道,除留下必須之人外,其余奴契盡數在此,請縣君查閱。”

劉紀從袖中掏出一卷竹簡,由侍立在旁的衙役轉遞給李澈,李澈稍稍速覽了一遍,似笑非笑的道:“所謂斷人財路如殺人父母,子理想來承受了不少非議吧?”

劉紀平靜的答道:“只是財路斷了,終究好過父母全家俱亡。”

李澈啞然失笑:“子理這話說的,倒好像本侯是何等兇殘之人一般。”

劉紀瞥了眼周圍的人,李澈一怔,旋即揮揮手讓衙役退下,輕笑道:“子理有什么話不能傳諸六耳?”

“縣君擅加田租,擅免賦稅,大募兵卒,邀買人心,究竟意欲何為?”劉紀猛的抬起頭,眼神灼灼的望著李澈。

李澈愣了愣,拍著案幾笑起來:“子理啊,真真是讀書讀迂了,你如何敢當著本侯的面問出這些話?你可知本侯一聲令下,你轉瞬便會身首異處,還要連累族人?”

“若不問清楚,將來闔族陪葬,那才是悔之晚矣。”

“唔……”李澈摸了摸短須,有些煩惱,不清楚劉氏到底腦補了些什么,但他總不能說大漢朝沒多久就要亂了,我們就是在為建新朝做準備。

不了解中樞的種種隱情,這些地方豪強只能感覺到大漢朝江河日下,卻不知道嚴重到何種地步。

大漢十三部州,可以說涼、青、并、交這四州的大部分都已經不在朝廷掌控中了,大漢江山去了三分之一。縱然都不是核心州部,但無疑算得上斷肢之傷。

幼主在位,太后垂簾,權臣與天子反目,這簡直就是藥丸的征兆,就算是劉備這些不知道歷史發展脈絡的人,在知道這些訊息后,都感覺大漢是真的要垮了。

可在這個訊息閉塞的時代,似劉紀這般人才是大多數,他們對天下局勢

缺乏信息了解,所以很容易做出錯誤的判斷。

你告訴他大漢朝藥丸了,他恐怕會把你當神經病。

李澈的心思百轉千回,過了片刻,他故作高深的說道:“有些事情,你們在邯鄲看不到,就算看到了,也看不清楚,但本侯與相君是知道的。”

本是糊弄之言,卻見劉紀仿佛若有所思的頷首道:“紀明白了,看來確如祖父所言。只是不知縣君有幾分成算?”

你明白什么了?李澈懵了,看劉紀的樣子似乎真的明白了什么,這些日子怎么沒看出來這貨有腦補的才能?還有劉樂,糟老頭子給劉紀灌輸了什么話啊。

但智珠在握的形象不能被毀掉,李澈干咳一聲,悠悠道:“本侯與荀公達已思慮周全,人事已盡,但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原來如此,還有潁川荀氏嗎?‘天’,好一個‘天’。”劉紀低頭喃喃自語,讓李澈愈發頭疼了。

隨后,劉紀肅然道:“縣君與相君既有大任,那劉氏等愿為臂助,懇請縣君手下留情。”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澈為邯鄲令,撫百姓、抑豪強、募士卒,邯鄲人乃盡知其志。

——《英雄記》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