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一百七十三章 怒火

更新時間:2020-01-04  作者:明斷天啟
劉紀頓時以看白癡的眼神望向劉守平,無奈的道:“四叔,若是配合縣君做事,縣君自然沒必要將我等剿滅。

但似你們這般與縣君作對,暗地里使絆子,縣君留著你們又有什么用?給自己添堵?既然留著你們和除掉你們沒什么區別,那為什么不為自己出口氣?”

“我……我們如何與縣君作對了?那些奴隸不識縣君仁德,不愿歸為民籍,如何能怨我們?”

“那如今奴隸自愿離開,你們又阻攔什么?”

“縱然不管奴隸離開,那佃農都被誘惑了,又算什么?”

“佃農有契約在身,縱使人心浮動,短時間內也不可能離開。與其在這里空言牢騷,倒不如好生想想怎么對佃農好些。”

一番針鋒相對,劉紀依然是淡定無比,劉守平已經有些撐不住了,他終于撕掉了那最后一層面具,大聲道:“讓利于佃農,那我等之利又如何保障?”

劉紀卻是莞爾一笑:“四叔,這樣把話挑明白,多痛快啊。”

繼而不理那些目瞪口呆的人,他轉而對劉樂道:“祖父,佃農之事縣君確實有些過火,但也無可厚非,畢竟是我等先行背棄約定,也怨不得縣君以牙還牙。

若諸位長輩和兄弟愿意收手,小人可去與縣君商談,懇請縣君手下留情。”

姿態誠懇至極,這也是劉紀的肺腑之言。他終究是劉氏子弟,不想看著家族走上不歸之路。

先前之言或許有些夸張,但大差不差,李澈這個縣令實在不能以一般眼光去看待。身有列侯之爵,國相和他仿若一人,手中自握兵馬,可以上達天聽,這種種光環傍體,一般人如何是他對手?

在劉紀看來,縣令終究是縣令,是有大義名分的。但縣令又不可能扎根于邯鄲,其在邯鄲幾年,劉氏伏低做小又如何?

幾百年了,劉氏又不是沒有低頭過。若真是強硬頂撞,絲毫不讓,當年光武帝屠城時,早將這前漢支脈屠干凈了。

但其他族人顯然不作此想法,在他們的人生經歷中,地方大族的勢力可謂是蒸蒸日上,他們早將自己視為了邯鄲的霸主,如何愿意伏低做小?

尤其是近些年,朝廷為了穩定地方,剿滅賊寇,給了他們許多自主權,雖然還稱不上國中之國,但也算得上執一地牛耳。驟然遇到打擊,第一時間的反應便是硬頂回去。

在他們看來,劉紀如此說話,是在背叛家族,但劉樂在上,劉紀又是嫡脈繼承人,也無人敢開這個頭去怒斥他。

只是怒火熊熊的眼眶卻表明了他們對劉紀的提議不感興趣,甚至是視為恥辱。

劉樂掃視了下面的人一眼,與身邊兩位族長對視了一眼,嘆道:“讓兩位見笑了。”

“劉氏麒麟兒啊,劉公后繼有人,秦某佩服,何談見笑?”

“知人易,知己難,子理已得三味,再觀我魏氏之人,實在羞愧啊。”

劉樂撫須笑道:“二位勿要過于贊譽,其年尚小,還要多加磨練才是啊。”

見三位族長言笑晏晏,堂中三族之人卻是心沉谷底,族長的態度很明顯,就是支持劉紀的意見。而沒有高官致仕的族長支撐,憑他們根本無法對抗縣衙的權力。

劉樂慢慢沉下臉色,敲擊著案幾道:“爾等這些年實在是過的太舒坦了!真就將邯鄲當做自己的地盤了?”

“是他李明……”

一名年輕氣盛的劉氏族人話還沒說完,便被劉樂打斷,斥道:“縣君之名也是你能直呼的?不知尊卑的東西,給我掌嘴!”

身后兩名面無表情的侍衛走上前去,拉起那人就是兩個響亮的耳光,絲毫沒有留情。

見劉樂顯然動了真怒,所有人都噤若寒蟬,不敢言語。

劉樂余怒未消的繼續道:“所有人都給老夫記清楚了!邯鄲是趙國的邯鄲,趙國是大漢朝的趙國!如果記不住這一點,那就去城外趙氏那塊墳地前跪上三天,老夫寧愿你們去給趙家老頭子守靈,也不想看到你們把劉氏也帶到墳地里去!

老夫還沒開心幾天,也不想下去見趙瑾,還是說你們誰想見趙家的老朋友了?老夫送你們下去!”

“大人息怒,小人萬萬不敢啊。”帶頭的兩名劉氏族人,是劉樂的兩名兒子,他們連連叩首,也帶動其他人一起請罪。

而秦氏魏氏的族人見自家族長閉目假寐,不做應對。連忙低頭凝神,把自己當透明人。

“不敢?爾等還有不敢之事?三百鐵甲、兩千國中士卒、千余縣卒,面對這樣的力量你們也敢耍小聰明,玩心機手段,真是為我劉氏長臉啊!

當日黑山賊寇掠,爾等怎么不帶兵剿匪,反倒是縮在城內戰戰兢兢?老夫很是奇怪啊,五千拿著破銅爛鐵的黑山賊能嚇得你們夜不能寐,三千士卒,三百鐵甲,你們卻反倒有了勇氣?

是覺得相君與縣君不會殺人?覺得劉三刀

比劉玄德更可怖?說啊!”

說到最后,劉樂一巴掌拍在案幾上,神情扭曲,顯然已是怒到了極致。

其余人更是不敢頂嘴,劉樂說的沒錯,之前劉三刀寇掠趙國之時,所有人戰戰兢兢,甚至沒人敢提出集結全邯鄲的力量抗匪。

說到底,所謂的族兵橫行鄉里還行,連匪寇都打不過,又如何能面對這些鐵甲和正規士兵?

若說是當地招募的士兵,還能憑借千絲萬縷的關系進行拉攏,但這些士卒的來源卻是此前被俘的黑山賊寇為主,這些人對豪強大族可謂是痛恨的咬牙切齒,若相君松了韁繩,恐怕他們會第一時間將各大族洗劫一空。

這么一想,他們驚覺自己是不是被豬油蒙了心,竟然敢在這般強人面前耍花招。置換一下,把劉玄德換成劉三刀,恐怕自己比兔子還乖,如何敢這般胡作非為?

終究是心里有依仗,秉著法不責眾之念,想著自己是邯鄲地頭蛇,才敢一次次試探。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后卓寇雒陽,殺戮萬千,烈祖察天下將亂,遂以黑山俘成軍,日夜操練。

——《漢記·烈祖本紀》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