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一百五十八章 亂起(下)

更新時間:2020-01-03  作者:明斷天啟
朱儁兵敗身亡的消息傳到宮中時,天色已近黃昏。看著渾身浴血的樂進與閻柔,公卿們一陣頭暈目眩。

自中平元年以來,朱儁、皇甫嵩、盧植三人便是大漢朝武力方面的擎天之柱,再加上蓋勛、孫堅等人,這些人代表了大漢當前最會用兵的一批人才。

雖然朱儁的聲威不比皇甫嵩,其在文武并濟上也不如盧植,但依然是大漢最頂尖的名將,是如今京城中最知兵的人。

卻因為如此荒謬的理由,死在了一場陰謀里,這個消息比起北軍動亂,更讓百官心神失守。

“環環相扣,其人早有準備!這不是何苗能做出的安排,來人!速去看看孟津都尉董卓何在。”

這時節了,袁隗也沒法繼續裝應聲蟲,再這么下去,萬一亂兵沖入內城,那些冷森森的刀可認不得他袁太傅。

幾乎是片刻,他便發覺了其中不對,孟津軍何以如此快的知曉了董卓受刺?又如何這么快完成了備戰?

何苗所部又是為何會想到前后夾擊來攻滅朱儁?

這其中的關鍵點便是董卓,偏偏先前眾人認為最不可能的人。

失神的劉辯恍惚間回過神來,吶吶的問道:“太傅,此事與董卓有關?”

袁隗的臉上充斥著寒意,他拱手道:“啟稟陛下,至少有八成可能與董卓有關!老臣失察,未曾想到此人狼子野心至斯,以致后將軍身亡,老臣有大罪!”

劉虞咳嗽一聲,苦笑道:“太傅何出此言?是老夫考慮不周,以騎兵與后將軍,又強令其行軍,罪在老夫啊。”

這時候,顯然無論如何不能降罪于這兩位大臣,何太后強自按捺下心中慌亂,緊張的說道:“此間諸事可以說太過巧合,怨不得兩位愛卿。吾只想知道,這雒陽城可還能守住?”

劉虞卻是長嘆一聲,奏道:“老臣斗膽,請陛下與太后赦鄭公業之罪,其人是大將軍嫡系,又任了月余北軍中候,北軍若要迅速恢復戰力,離不得他。”

“依大司馬之言!就依大司馬之言。”都這關頭了,別說鄭公業的刺殺安排沒成功,就是真宰了董卓,只要他還有用,何太后也不會治他的罪啊。

袁隗道:“如此,請陛下下旨,合京中之兵,交由一善戰之將。如今京中尚有萬余士卒,必能堅守城池。

再請陛下盡發三營赴京救駕,書信京兆尹與皇甫將軍,召各方勤王之師,則賊寇一戰可擒矣。”

東漢王朝中央的軍制很繁復,其中有北軍五校為核心,大約有四千人,盧植帶走了千人,這批人暫時是指望不上了。

西園軍約八千人,盧植帶走了四千;羽林軍隸屬于光祿勛,全盛時大約有三千多人,但其主要的基層軍官是郎官,在漢靈帝賣官鬻爵成風后,羽林軍基本殘廢,雖然何進近些日子有所整頓,但也只剩兩千人左右。

兩宮衛士則是衛尉所屬的兩宮宿衛,這批人馬雖少,但卻是精銳之屬,主責是護衛宮城。

其余還有城門校尉所屬,執金吾所屬,丁原自己的人馬,零零總總三四千人。

至于三營,則是負責拱衛京師的駐軍,受朝廷直接管轄,分別是長安營、黎陽營、雍營,皆距京城不遠,合計有三四千人。

百官把這筆賬在心里一算,突然都不慌了,一萬多京城士卒,其中半數以上是精銳,比何苗還有董卓所部裝備精良的多,至少守城沒有問題。

雒陽城有太倉,糧食儲備也根本不用擔憂,等到各地勤王之師趕到,這些亂軍根本掀不起風浪。

劉辯喜出望外,正待依袁隗之言下旨,卻見劉虞對他微微搖頭,他頓時停了下來,只見劉虞肅容道:“國家危難關頭,覆巢之下無有完卵,諸公難道要從賊嗎?”

一席話語說的眾人面色大變,如果開口的不是大司馬劉虞,恐怕百官馬上就罵聲一片了。

袁隗微微瞇眼望向劉虞,劉虞也坦然與他對視,絲毫不做回避,半晌后,袁隗點頭道:“大司馬所言甚是,老夫家中尚有數百家丁,也會一并抗擊賊寇。”

此言一出,公卿們頓時神情不自在了,府上有家兵那太正常了,不少人還違制超額,雖然平攤下來可能一家也就幾十近百人,但加起來那就是很可怖的數字了。

可朝廷的兵出擊死了不心疼,自家的兵死了,那是要給撫恤的,自然肉疼。但袁隗都帶頭了,其他人也只能艱澀的應聲,捐出家兵成軍。

這么一湊,竟然又湊出四千人來,劉辯是真的驚訝了,他絲毫沒想到,這些臣子手上竟然有這么強的力量。可以肯定,這不是他們全部的兵力,非將軍,卻有如此多的家兵,可見違制之嚴重。

劉虞卻是毫不意外,他也是重臣,自然知道這些公卿手上有多少人。這里畢竟是京城,公卿們的產業也大多不在此處,是以才只能湊出四千人來。

可若是在他們家鄉,單說汝南袁氏,恐怕一家就能輕松拉

出四千士卒。

這些家兵雖然不是精銳,放在一起更是烏合之眾,野戰的話,很可能一觸即潰。

但用來守城卻是再好不過了,等到禁軍精銳養精蓄銳完畢,便可將亂軍一鼓而破,又何須冒風險來召集各地勤王之師呢?

他飽含深意的忘了袁隗一眼,有警告,也有勸諫。

此時,雒陽城外的董卓軍營,本該躺在內城里養傷的董仲穎箕踞而坐,絲毫不在意腹部的傷口,他咧嘴笑道:“雉然(李傕字)啊,如今正是同心協力之時,勿要將私怨再帶進來。

賈先生既然認為該發動,那就依先生之言,你看如今局勢不是很好嘛,朱公偉那廝竟然死了,哈哈哈哈。”

董卓毫不顧忌的捶著案幾,看著案幾上那顆人頭,他笑得愈發放肆,卻又滲出了兩滴淚水。

“雉然啊,你再鬧下去,恐怕下次就是我的人頭擺在何遂高的案上了。”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九月,車騎將軍何苗、孟津都尉董卓反。

——《后漢書·孝靈帝紀》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