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一百四十八章 小平津

更新時間:2020-08-30  作者:明斷天啟
九月十一日,南下的大司馬劉虞一行人來到了黃河之畔,站在黃河岸邊看著遠處的小平津關,劉虞悵然一嘆:“離京不過年余,竟與先帝天人永隔,思之令人神傷。”

縱然對靈帝的行為有再多不滿,劉虞心里還是很感激靈帝的知遇之恩,一步步走到如今這個地步,也未曾對宦官有所阿諛,全憑靈帝對宗室臣子的偏護。

否則若說功勞政績,大漢朝從來不缺這種官員。涼州三明之一的故太尉段颎,平西羌,滅東羌,前后與羌人一百八十余戰,如此赫赫戰功,還是不得不阿附宦官,甘為走狗。

中常侍王甫被定罪后,段颎也因此被牽連,于獄中飲鴆自殺。

而宗室大臣大多能獨善其身,確實離不開靈帝的刻意偏袒。

“大司馬定北疆、撫萬民,不負先帝所托。先帝泉下有知,必會為之欣慰。”

說話的是侍中荀爽,蒼蒼白發的荀爽看起來比劉虞還要老上幾分。其作為前來迎接劉虞的先導,可以說是各方勢力達成的一個妥協。

荀爽本人是天下知名的名士,名望播于四海,又是比兩千石的侍中,身份上無可挑剔;

侍中是皇帝近臣,荀爽又是知名的守禮老頑固,沒人懷疑他對皇室的忠誠,是以天子也滿意;

他是何進以輔政資格征拜入朝的,與何進又有割不斷的淵源;

其作為清貴士人中最有名望的一批人之一,潁川荀氏又是天下有名的大族,袁氏也要與其幾分薄面。

一項任命,便將如今朝堂的復雜程度體現的淋漓盡致,君不近臣,臣權蓋君,正是禍亂之兆。

劉虞搖頭嘆息道:“慈明公謬贊了,北疆事尚未定,如今卻匆匆入京,也不知將來會是如何。”

“劉景升也是天下知名的人物,才能卓著,想來必能蕭規曹隨,將大司馬的善政繼續下去。”

劉虞失笑道:“虞何敢比擬蕭相?”

“中興之相,未必差了開國之相。”

劉虞聞言一怔,繼而幽幽道:“若大漢真能中興,虞九死而不悔。”

“中興之道,無非是誅奸佞,親賢臣,任用清廉能吏,自政務著手。”荀爽意有所指的笑道。

“虞還要再看看,這朝堂上誰是奸佞,誰是賢臣。”劉虞眼睛一閃,繼而大笑道。

“朝堂上的奸佞賢臣很難分清,但這京城周圍,早有一人將狼子野心顯露無疑,大司馬可知是何人?”

劉虞愣了下,旋即將目光投向東邊孟津關方向,意味莫名的說道:“滿朝諸公,奈何不了一個暴戾武夫?”

“有庸人作保,終究難以動手。”

劉虞袖袍一甩,大步向船上走去:“庸人作保?既是庸人,作保也是謬言,當一并處置。”

荀爽輕笑了一聲,慢悠悠的跟了上去。

黃河,華夏之根,幾千年來的王朝大多建都于黃河之畔。

這滔滔黃河與雒水、伊水將雒陽城環抱在中央,成為雒陽城的天然屏障。雒陽八關中的孟津關與小平津關便是依黃河而建。

由于在這一區間內,黃河驟然加寬,水勢減緩,便于船渡,故而自古便是黃河的優良渡口,也是兵家必爭之地。

因此,讓董卓把著孟津關,對于朝堂上的許多人來說,簡直如鯁在喉,寢不安席。

然而不知何太后與天子是不是吃錯了藥,竟然一力支持何苗,對董卓不聞不問,這也令包括太傅袁隗在內的公卿們愈發不滿。

君子不立于危墻之下,劉虞自然不可能從孟津關渡河,董卓的狼戾殘忍天下聞名,其人更是膽大包天,萬一渡河時他抽風了,劉虞可就死的太冤了。

小平津關乃是中平元年才建關戍守,比起孟津要簡陋許多,距離雒陽要近上不少,劉虞選此渡河,也是擺明了不信任董卓。

船舶靠岸,劉虞大步下了船,顯得精神矍鑠,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便是身后的荀爽是由兩名侍從攙扶著才下了船。

看到岸邊迎候的一眾文武,劉虞眼神緊緊盯住了最前面的兩人,不出意外的話,那兩人便是今后幾年里他最大的對手。

大將軍何進,以及太傅袁隗,兩位正經的托孤輔政大臣。

前來迎接的人群陣容太過豪華了,已經超出了正常范圍。譬如何進與袁隗,按照道理來說,他們是沒有必要出來迎接劉虞的。

三人皆是位在三公之上的官位,又都是錄尚書事的大臣,也就袁隗在爵位上遜色了不少,但到了這個級別,那點差距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因此何進與袁隗出來迎接劉虞,也讓百官訝異又心驚,有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

劉虞又念及方才荀爽旁敲側擊的話語,心里隱隱有了猜測,眼神微微一掃,便看到了那個兇相畢露的武人。

站在百官群中,他顯得頗為格格不入,身邊的官員不自覺的便遠離了他幾分,他也毫不在意,一副怡然自得的樣子。

似是感覺到了劉虞的視線,董卓也望了過來,還咧嘴露出一個兇狠的笑容。

思緒不過轉瞬之間,劉虞大步向前,作揖問候道:“有勞諸位同僚相迎,往后同殿為臣,實在不需如此多禮。”

何進今日里顯得精神了不少,還微微有些亢奮的樣子,但深陷的眼窩還是暴露了他處境的不妙,回禮之后,何進大笑道:

“大司馬是國之柱石,海內名臣,進不過晚生后輩,幸得高位,如何敢在大司馬面前拿大?出京相迎方是正理。”

蒼老的袁隗也開口道:“大司馬為國家安定北疆,功勛卓著,天子本要親迎,只是被老夫勸阻。作為太傅,便由老夫代天子迎大司馬歸京。”

劉虞和聲道:“安有君迎臣之禮?太傅老成持重,不愧是先帝信重的托孤大臣。”

袁隗眼睛微瞇,輕笑道:“大司馬謬贊了,還請上車,陛下在宮中已備下宴席,只待大司馬入宮。”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虞既歸京,天子遣侍中荀爽去京百里相迎,大將軍何進以下大小官員皆候于小平津,以示隆寵。

——《后漢書·劉虞列傳》

請:m.biqugebar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