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一百四十六章 斷其一臂

更新時間:2020-08-30  作者:明斷天啟
在劉虞離開趙國的同一時間,雒陽大將軍府內,何進與一眾幕僚共坐堂內,商議軍機。

若是李澈等人還在,看到如今的何進恐怕要大吃一驚——眼窩深陷,神色枯槁,頭發都有些凌亂,身體肉眼可見的瘦了一圈,與之前那睥睨寰宇的大將軍形象完全不同。

相隔不過月余,這位大漢第一權臣,竟像是走到了末路一般凄慘。

“大將軍,大司馬想來不出五日便會抵達雒陽,屆時朝堂情勢也會好轉許多吧。”看到他這副樣子,主簿陳琳暗嘆了一聲,和聲勸諫道。

何進的眼珠微微動了下,聲音沙啞的開口道:“屆時恐怕便是某人頭落地之時了吧。”

滿堂皆驚,何颙更是顫聲道:“大將軍,何至于此啊!”

“伯求公,何至于此?呵呵,某也很想知道,同為兄妹,為何她信朱苗不信某!”

一眾幕僚只能一陣嘆惋,卻不好接話說什么。在這一個月里,何進對何苗的怨恨已經快要突破天際,更是屢屢以“朱苗”這個何苗的原名來蔑稱。

其原因自然是何苗如今站在了臺前,屢屢與何進作對,近乎取代了原先的十常侍。例如何進在冀州刺史的任命上本已與袁氏達成妥協,然而何苗卻橫插一杠,硬生生將其攪黃。

劉虞為大司馬,錄尚書事輔政倒也是理所應當。然而不知何苗給何太后灌了什么迷魂湯,何苗與楊彪竟也一并錄尚書事。

在東漢朝廷的制度下,三公府議事大多只是個過場,真正的權力盡數在南宮中央的尚書臺,那位位列“三獨坐”之一的尚書令才是行政權力的核心。

而權臣們唯有加上“錄尚書事”銜,才真正算是有了參與朝廷核心事務的權力,錄者,總領也。此即為“雖置三公,事歸臺閣。”

原本的朝廷只有大將軍何進與太傅袁隗兩位托孤大臣錄尚書事,也代表了他們超然于外的地位。

如今又加上了大司馬劉虞、司空楊彪和車騎將軍何苗,何進的權力地位可以說被大大削減。

本來袁氏亦可算是共同受害,然而袁隗這些日子里竟然開始裝聾作啞,成了朝堂上的應聲蟲,最常說的話便是“陛下圣明”“太后圣明”。似乎這權力削減對他來說沒什么影響。

而朝堂上屢屢抗辯的何進則成了靶子,屢屢被何苗與楊彪針對,原本用來制衡袁隗的楊彪,竟成了何進的催命人。

這背后必然是脫不開宮里兩位至尊的意思,是以何進才會憤然出此堪稱悖逆之言。

但明眼人都清楚,這和什么感情深不深沒多大關系,關鍵在于你何進是托孤大臣,還是眾臣之首的大將軍,爵位也是正經的大縣侯。

這么算下來,單說地位,何進是真正的群臣第一,而且是能威脅到皇權的群臣第一。

再加上如今主少國疑,當權的兩人,一個是小孩,一個是女人,要讓他們放心大膽的信任一個權柄滔天的大將軍,未免有些強人所難。

因此,他們忌憚的事實上不是何進,而是大將軍錄尚書事,如果這個位置上是何苗,他們也會依樣畫葫蘆的對付何苗。何進以感情來論事,未免有些失了分寸。

“大將軍,大司馬素來以忠直清廉聞名,必然不喜車騎之作為,依在下觀之,大司馬入京于大將軍而言或許是福非禍。”

出言的是逄紀逄元圖,他此言倒是引得不少幕僚紛紛頷首。劉虞的政治名聲還是非常不錯的,與何苗截然相反。

鄭泰卻幽幽道:“忠直清廉,那是以忠為先啊。”

頓時滿堂噤聲,不敢再言。

“原來某盡心竭力了這么多年,如今竟然站到了‘忠’的對立面了嗎?”宛如杜鵑啼血的聲音讓鄭泰等人忍不住潸然淚下。

之前如何且不論,自中平元年就任大將軍以來,何進可以說是士人最大的依仗,是抗衡宦官的先鋒。

廣于納諫,結交士人,禮賢下士,雖然出身卑微了些,但何進無疑是士人幻想中的明主形象。

他們閑下來也會抨擊何進優柔寡斷、不夠聰慧、出身低、好面子等問題,但事實上何進已經是一個讓他們非常滿意的大將軍了。

否則也不會有這么多智謀之士愿意在他帳下聽用,如邊讓那等傲氣十足的人都被何進的折節相交所折服,足可見其人格魅力確實不凡。

袁氏若非有袁本初這個天下士人之望,恐怕還不如何進在許多士人心目中的地位,畢竟袁氏作為四世三公的高門大閥,此前勾連中常侍袁赦的行為著實有些不堪。

如今見何進與宮中矛盾愈發加深,這些幕僚也深深為之嘆息。

偏偏如今這個局面還有袁氏這個名義上的士人領袖一份功勞,這讓在座的名士們難免有些尷尬。他們會坐在這里,也是因為袁紹進言何進招募智謀之士,何進才折節相交,一一征辟。

曾經一文一武合作無間的兩人,如今卻形同陌路,再念及原因,眾人對城外那個西涼武夫不由得更加痛恨了。

“大將軍。”鄭泰咬咬牙,對何進使了個眼色。

何進微微一怔,遲鈍的大腦過了半晌才回過神來,輕輕點頭道:“罷了,今日天色已晚,諸位早些回去歇著吧,還要準備過些日子城外迎接大司馬回京。”

“諾!”

待眾人散去,堂內唯有何進、陳琳、鄭泰、何颙幾人在座,何進沙啞著嗓子問道:“公業兄,有何高見?”

鄭泰避席而起,肅然道:“大將軍,車騎所依仗者不過手中甲兵,若能去其羽翼,車騎再難為宮中依仗,宮中勢必要向大將軍妥協,如此則大事可定。”

“公業兄難道以為某沒有想過嗎?”何進搖搖頭,苦笑道:“朱苗手中的人馬雖然不比禁軍精銳,但都是他從河南尹任上便帶著的老部屬了,很難離間。若說動手攻滅,也難免師出無名。”

鄭泰寒聲道:“車騎有雙臂,其本部隨意攻之確實不妥,可若是殲滅了孟津那一部,天下人也不會多說什么。屆時強弱易位,宮中也只能咬牙認了。”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進盡忠奉法,誅宦納賢,為天下所敬。車騎將軍苗深恨之,屢讒于太后,太后憚進勢大,使大司馬劉虞、司空楊彪與苗共錄尚書事。

進泣血哀曰:“數載忠心苦行,一朝付諸流水,何至于此?”

——《后漢書·何進列傳》

請:m.biqugebar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