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一百四十四章 達成共識

更新時間:2020-08-30  作者:明斷天啟
看到劉赦這般模樣,劉備心中只有嘆息。

漢承秦制,但卻在封王這一點上選了另一條路。鑒于秦無外藩相助,二世而亡,周分封諸侯卻長存了八百年,劉邦等西漢的開國者想了一個中和的法子。

郡國并行,分封諸侯,卻又在劉邦有生之年內削去了外姓藩王,并殺白馬盟誓,非劉氏而王者天下共擊之。

劉邦希望劉姓諸侯王可以作為皇室屏障,遮風擋雨。在西漢早年,這些諸侯王確實起到了良性作用,例如呂后專政,大封諸呂。

在呂后死后,劉氏諸侯王選擇了幫助周勃陳平鏟除呂氏,扶保住了大漢江山。

然而在皇權面前,即便是親兄弟、親父子也會變成仇寇,遑論這些外藩親戚?鏟除諸呂后劉姓藩王開始奪權,意圖入主京城,險些釀成如八王之亂一般的禍亂。

好在大漢中央尚有周勃、陳平這等開國老臣,一力迎立了代王劉恒。但漢文帝劉恒作為外藩,又是劉邦毫無存在感的妾室薄夫人所生,顯然不能讓諸王服氣。

于是地方諸王開始驕縱放肆,如吳楚等大國更是磨刀霍霍,終文帝、景帝、武帝三世,歷七國之亂,大漢才終于將諸侯王壓了下去,以“推恩令”行削藩之實,眾建諸侯,以弱其力。

光武帝中興后,不敢妄改高祖定制,但又忌憚于諸侯王禍亂,更是剝奪了諸侯王的眾多權力。

甚至一度采納建義大將軍朱祐的進諫,在建武十三年削去諸王王號,改王為公,但在建武十七年十月又恢復了舊制。

有趣的是,同月里劉秀以一個讓滿朝噤聲的荒謬理由廢掉了皇后郭圣通,一力將自己喜歡了幾十年的陰麗華扶上了后位。

如今的諸侯王其存在只是為了彰顯后世皇帝遵高祖之制,皇室主脈不忘這些近支宗親,對他們個人來說,真的是越蠢越好。

如常山王棄國而逃,固然讓人鄙夷,但其反倒是沒什么大問題,朝廷最多斥責幾句,不會加以懲處。

而陳王劉寵,也就是如今朝廷自顧不暇,若是有朝一日朝廷安定,似他這般蓄養了十幾萬軍隊的藩王,那是肯定要被討伐的。至于說他庇護了百萬民眾,誰又在乎呢?

因此,和趙王扯什么大義都是虛的,所謂大義,反過來也能扣上一頂收買人心的帽子,這卻是諸侯王極力避免的事情。

此時的劉備心里莫名的升起一些想法,這些諸侯王存在的意義真的重要嗎?

當然,這高大上的問題和他這小小的國相暫時還扯不上關系,是以劉備搖搖頭驅散了想法。

這邊劉赦見劉備搖頭,卻是駭的三魂七魄少了一半,驚叫道:“你不是要錢糧嗎?孤給,給,都給你,一定要找到那封自白信啊。”

劉備怔了一下,但見劉赦如此慌張,索性順勢而為,淡淡的道:“大王,人手越多,找東西也就越快啊。”

說這話時劉備的神情極為不自然,這套路還都是李澈教他的,這種彎彎繞繞的敲詐方式還真的讓他很不習慣。

依他本來的性子,本就看劉赦不順眼,恨不得綁起來抽上一頓,然后直接搶了內庫,只是這想法顯然是被李澈給壓了回去。

劉赦顯然也沒有心情去觀察劉備的臉色,他揮起袖子擦了把臉上的汗水,連忙點頭道:“是是是,正是此理,稍后便讓家令帶國相去王宮內庫看看,國相要用多少就取多少,孤絕無二話。”

劉備也維持著高傲冷漠的樣子,輕輕點頭道:“大王此舉甚善,本相觀大王愛民如子,如何會勾結匪類?這必屬有人污蔑,大司馬臨行前命本相好生查探,看來是有結果了。”

聞弦歌而知雅意,劉赦感覺自己死里逃生的希望越來越大了,他拼命點頭道:“孤受封趙地,是為天子撫化萬民,傳遞天子仁德,焉能勾結匪類?

我趙王一脈自受命圣朝,向來是忠心耿耿,陳如意選自圣朝,孤焉敢查探?還望國相能上表天子,使天子知孤忠心啊。”

“只要大王忠心于天子,忠心于朝廷,不做違制亂法之事,今后自然是無礙的,本相公務繁忙,就不在此多留了,大王好生歇息,無需過于焦慮。”

既然劉赦服軟,劉備也就多做了些安撫。畢竟指望諸侯王抗擊匪軍本就是異想天開,如劉寵一般的人物還是少數,大多都是劉赦這樣混吃等死的慫人。

侵吞田地之事本也沒有劉赦多少干系,他只是一心想讓黑山賊繞著邯鄲走,反倒是趙氏趁機從中牟利,借劉赦十個膽子也不敢玩這么大。

這么個膽小怕事的諸侯王在這也是不錯的選擇,若是換成如陳王一般的人物,劉備還要煩心于每天和其爭論,如今劉赦服服帖帖,把他留在王位上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見劉備和顏悅色的安撫,劉赦連連點頭道:“國相事務繁多,那無需顧慮孤,請自便。孤這就讓家令帶國相去內庫。”

“那便有勞大王了。”

夜間,回到官寺的劉備卻意外的見到李澈與簡雍在等他,詫異的問道:“明遠、憲和何不早些歇息?”

簡雍鼻子哼哼了兩聲,冷笑道:“這不是擔心國相鞭人成癮,將趙王也綁起來鞭上一通嗎?”

李澈聳聳肩,雙手一攤道:“憲和兄認為澈出了個餿主意,他認為以玄德公的脾氣,必然和趙王談不攏,恐怕會襲擊王駕,因此拉著澈在此等候,準備一起跑路。”

劉備哭笑不得,嘆息道:“簡憲和啊,你這張破嘴遲早要讓人撕了,備如何會這般沒輕沒重?”

簡雍繼續用鼻子發聲道:“哼哼,有前事的人不要談“信任”二字,你能脾氣上來用胡言刺激大司馬,焉知不會襲擊王駕?”

劉備驟被揭短,神情有些不自然,咳嗽一聲道:“為兄長發聲,怎么能說是胡言呢?大司馬不也沒計較嗎?”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趙國貧弱,匪患猖獗,烈祖欲掃蕩群兇、恢復耕種,苦無錢糧募兵納民。邯鄲令澈進言曰:“趙王久居邯鄲,以封王之重,宮中必有錢糧,何不取之?”烈祖然其言,隱趙王諸事,趙王赦遂盡獻錢糧。

——《漢記·烈祖本紀》

請:m.biqugebar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