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一百二十四章 權力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明斷天啟
“陳君,連日來事務繁忙,倒是無暇請君過府一敘,失禮之處還望勿怪。”縣衙內,李澈與趙王仆陳遂兩人對坐,李澈意味不明的說道。

陳遂面上如沐春風的笑道:“君侯言重了,下官也是做過一方長吏的人,怎會不知這治理地方有多難?豈敢多加叨擾君侯。”

“陳君知我啊。”

李澈哈哈大笑,俄而又嘆氣道:“本侯以前實在是坐井觀天,不知天高地厚,竟然以為這治理地方很容易,等到如今下手時才發現,怎一個‘難’字了得啊。”

陳遂心里暗暗發笑,這七日來,邯鄲上下都在抵觸李澈這個縣君,走訪地方也多是吃了軟釘子,這就是他得罪了趙氏的后果。

當然,面上仍是一副苦口婆心的樣子:“君侯,為政不難,不罪巨室啊。”

“本侯難道還要向那趙氏低聲下氣?”李澈勃然大怒,用力一拍案幾,聲音回蕩在縣衙里。

陳遂一臉無奈的勸道:“君侯,趙國不是京城,在這里即便是趙王也要多看看這些大族的臉色,向他們低頭真的沒什么。”

“本侯有數百甲士,難道不能蕩平這些魑魅魍魎?”

“君侯自然能將大族蕩平,然而趙國十八萬百姓也能被君侯蕩平嗎?趙氏根植趙國數百年,深得趙國民心,隨意處置,恐怕會有損君侯德行啊。”陳遂慷慨激昂的說道。

“你……”李澈憤然起身,指著陳遂,身子似乎都氣得發抖了。

“君侯啊,先賢之言那自然是有道理的,強自違拗,只會害人害己啊。下官癡長君侯不少年月,為官為吏倒也有些心得,還望君侯聽下官一言,莫要一意孤行。”

陳遂都快被自己感動了,至少在李澈看來,這廝入戲太深,似乎把自己當成了說客。

李澈眉頭緊蹙,臉皺成一團,半晌后嘆氣道:“惜乎未早聽陳君之言,以致有今日之禍啊。”

“君侯畢竟年輕,不識人心險惡。那葉蟄焉能做的了邯鄲氏的主?黃口小兒之言,反倒是誤了君侯,真真是罪大惡極。”

這就是李澈如今最大的難處了,邯鄲氏并沒有如葉蟄所設想的來和李澈等人合作,而是選擇了支持趙氏。再加上隔岸觀火的劉氏,整個邯鄲都在和李澈作對,自然是舉步維艱了。

“陳君此乃老成謀國之言,澈感佩之至啊。”李澈握住陳遂的手,神情激動。

陳遂也一臉激動的回道:“能得君侯此言,下官無憾矣。君侯怒斥張讓,為天下士人所敬仰,未來仕途自然是一帆風順,何須在此與趙國大族死磕?

便是真的打贏了趙氏又如何?這天下之大,趙氏根本排不上名號,君侯到了潁川、到了汝南、到了渤海,莫非還要如此對待當地大族?

那縱然有千余精騎,也是力有不逮。還望君侯深思熟慮,多加習練如何與豪強大族合作。”

“陳君!如此金玉良言,澈感激不盡啊。陳君在趙國已經有幾年了,素有名望,還要多勞陳君為澈分說一二。為表誠意,幾日后開衙,請陳君與諸位老族長旁聽,指點一二。”

陳遂眼睛一亮,漢朝的縣令與太守,那就是一地的君王一般,斷案處政何時要人指點了?多是乾綱獨斷,如今李澈卻將這份權力主動讓出一二,足見心誠。

他深信李澈已經被他說動了,畢竟這七日來恐怕是這位新列侯最憋屈的日子,當整個趙國都反對他的時候,他除了低頭,又能做什么呢?

“下官必將君侯之言帶到。趙老府君心胸開闊,最是大度,君侯此前也是為了公事,趙涉之事誰也不忍見。還請君侯在趙涉靈前鞠上一躬,以示歉意,下官擔保老府君絕不會不依不饒。”

“這……”聽到要在趙涉靈前鞠躬,李澈顯得有些遲疑。

陳遂倒是頗能理解,畢竟是一縣之君,又是年少得志的亭侯,讓他當面低頭認錯實在有些為難。

這倒不是趙氏的要求,而是陳遂自己加上的,若能成功,趙氏那邊必然感激,兩頭通吃才是王道啊。

“君侯,畢竟人死為大,鞠上一躬不僅不會損害君侯名望,他人還會稱贊君侯德行,又能與趙氏修好,何樂而不為呢?”

李澈臉色青紅交加,陰晴不定,半晌后一咬牙道:“那便依陳君所言。”

說完,一副泄了氣的樣子癱坐在地上,陳遂大喜過望,作揖道:“下官未見如君侯一般德行深厚之人,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啊!”

“陳君,一切便仰仗你了,本侯曾侍講華光殿,這里還有些許天子御賜之物,還請陳君收下。”李澈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聲音虛弱無比。

陳遂感覺自己被天上的餡餅砸暈了,同時又有些驚訝于李澈竟然曾侍講于華光殿。

“君侯請安心,下官必然竭盡所能,請君侯靜待佳音。”陳遂深揖一禮告別,李澈卻是連起身的力氣都沒有了,只是點點頭,滿懷期望的望著陳遂。

……

待陳遂走后,方才還有氣無力的李澈施施然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淡然道:“阿韻,打一盆水來,我要洗洗手,免得惡心。”

呂韻卻是神情古怪的從屏風后轉了出來,待拿來清水,她忍不住問道:“明遠,你真要去趙涉靈前鞠躬?”

李澈拒絕了少女幫他洗手的舉動,而是使勁搓著手,仿佛上面有什么臟東西,淡然道:

“為何不可?如今仍是治世,那趙涉縱然罪大惡極,也該依律審判,卻因我上門相逼而死。雖無愧疚,但終究是我氣盛而考慮不周之故。

鞠上一躬沒什么大不了的,也可警示自己日后行事要多加考慮,常省吾身。”

“這便是你書中所言,權力的桎梏嗎?”呂韻若有所思的問道。

“哦?”李澈有些訝異,她竟然能明白,笑著點點頭道:“如今只是縣令,都能以勢迫殺一人,若是今后為太守、為州牧又如何?

縱然九十九次迫殺的都是惡人,只要有一次迫殺了好人,那便是洗不掉的惡行,功過永遠不可相抵。

如今以制度管理權力屬于異想天開,故而只能靠我等自覺,防微杜漸。還有你,你最近學益德學的有些過了。”

“我?”呂韻呆萌的指著自己,不明白為什么突然說到她頭上來。

李澈敲了她一個爆栗,斥道:“你前些日子是否鞭打過士卒?”

“這……可是張司馬就是這樣做的啊。”呂韻有些心虛的低下了頭。

“三人行,必有我師,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益德治軍長處你沒學到,卻把他的短處學了個遍。

暴而無恩,或許能有一支能征善戰的鐵軍,但這支軍隊卻難以讓人相信。

治軍之道,你當多向云長學習,憫惜士卒,賞罰分明。益德之長在于靈機應變、通曉地理,其總能抓住戰機,然后勇猛無比的擴大戰果。至于治理士卒,你看不見的地方,玄德公早已斥責過他很多次了。”

“我明白了,我今后不會再鞭打士卒了。”呂韻耷拉著腦袋,有氣無力的回道。

李澈搖搖頭:“軍中無有刑罰是不可能的,我是讓你明白,賞罰分明才是正道,如果無法理解,多看看云長怎么治軍的吧。

雖然成效慢,其麾下軍士也沒有益德那樣勇猛,但這才是大將之道,才能打造出真正的鐵軍。”

“嗯!”

“好了,多做些準備,幾天后大戲就要開場了!”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澈于邯鄲常與左右論兵,談及關張,澈嘆曰:“云長剛而自矜,益德暴而無恩,此皆乃致命之短。然其勇若熊虎、智計百出,卻又掩短示長,難以覺察,吾甚憂之。”

關、張聞之,羽哂曰:“長短相形,高下相盈,此時為短,焉知未來非長?先生常有高論,卻失之于恒。”

后果如澈言。

——英雄記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