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八十七章 酷吏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明斷天啟
中平六年,七月初七。

東漢之時,七夕節尚未變成“情人節”,牛郎織女的傳說也只是剛剛開始,迢迢牽牛星中只是將牽牛星與織女星比作一對戀人。

繼而有曹丕曹植這對“兄友弟恭”的好兄弟將牽牛織女比作夫婦,一直到了南北朝,才出現了完整的故事。

但七月初七在東漢時期已經有了特別的意義,一是出于對“七七”這重復數字的崇拜,這類“重日”被古人認為是“天地交感”“天人相通”的日子。

二是已經有了“漢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針于開襟樓,人俱習之”的習俗,即乞巧節的雛形。

第三則是在七夕節曬書的習俗,四民月令曰:七月七日,曝經書及衣裳,不蠹。

傳說司馬懿便是因為忍不住在七夕出來曬書,才被曹操發現裝病。由此可見曬書習俗之深入人心。

既然來到了這個時代,自然要隨風俗而行,李澈便帶著呂韻與孫衎,忙前忙后的將屋內竹簡拿出來暴曬。

當然,過程中免不了調侃呂韻幾句:“今日乞巧,需穿七孔針,阿韻可會?”

呂韻自是氣的滿臉通紅,卻又礙于理虧而不得不忍下這口氣,只是別著頭不與李澈言語。

李澈府上本也沒有多少書,是以不多時便都搬了出來,看著面前這數量可憐的竹簡,李澈不由得搖搖頭。

在這個時代,書就是至寶,一套完整的論語易經是能作為一般家族傳家寶的。想想后世,淘寶上十八塊錢還包郵的論語完整譯注版,當真讓李澈如墜夢中。

當年十八塊錢的論語懶得去看,如今求爺爺告奶奶才能搞齊這些經典,每每思及此事,李澈都忍不住捶胸頓足。

正望著自己“珍藏”發呆的李澈,突然聽到一聲輕咳。回神一看,瞇瞇眼曹操正笑瞇瞇的看著他。

李澈無奈的笑道:“澈失禮了,曹公勿怪。”

“哈哈,明遠果然是好學之人,只是看著竹簡都能出神發呆。只是明遠的藏書未免也太少了,為何不去書肆購置一些書簡呢?須知雒陽內城書肆,可是少有的經傳俱全的大書肆。”曹操有些疑惑的問道。

李澈搖搖頭道:“讀過的書才算真正擁有,買來再多的書簡,若無空閑時間閱覽,與浪費何異?”

其實說到底還是沒錢,漢朝的書太貴了。雖然在這個時代,書籍已不再是貴族的專屬物,從西漢開始就出現了販賣書簡的書肆,東漢時期更是連縣城都有書肆。

但沒有雕版印刷術,書籍仍以竹簡為主,生產書籍的難度大的驚人,價格自然也就極其高昂了。

經學世家那都是自家幾十上百年積累下來的書簡,還有自家先輩們的手抄本。

這也是時代的局限性,雖然有了便宜的紙張,書籍也不再壟斷。但知識仍然是昂貴無比的東西,這也是士族漸漸固化階層的原因。

不過雕版印刷術不是什么高技術產品,東漢時期技術可以完成。只是之后數百年連年戰亂,對其需求不大,才會一直拖到唐朝。

曹操輕輕頷首道:“明遠此言甚合我意啊,家中藏書萬卷,腹中卻盡是雜草,此等樣人實屬可笑。便如那些所謂的道德君子,外表光鮮亮麗,內里卻污穢不堪!”

“曹公,此處不是說話之地,還請進堂內一敘。”李澈揉了揉太陽穴,對曹操這憤青表現有些無奈。

……

“明遠想來已經知道了?”

曹操的話沒頭沒尾,但李澈顯然明白他的意思,嘆息道:“曹公,何至于此。”

曹操卻肅然道:“操出身稍好,又癡長玄德幾歲,故而早早入仕,自當年舉孝廉為雒陽北部尉以來,已有十余載。

這期間,操做過酷吏,當過諫臣,征討過叛逆,也曾牧守一方。操看到了太多,也心涼了太久。”

“曹公的政績,澈亦早有所聞,不避權貴,嚴格執法,如何能說是酷吏?”

李澈搖搖頭,對曹操的自謙表示否定。

曹操當年初任雒陽北部尉,就棒殺了違禁夜行的蹇圖,而這蹇圖正是小黃門蹇碩的叔父。

為濟南相時,嚴查臟污貪腐的長吏,更是禁絕了延續多年的城陽景王劉章的祭祀,手段雖顯酷辣,卻是不得不為。

“哈,世人皆道我曹操不守規矩,心狠手辣,是如陽球一般的酷吏,卻不想明遠知我。此乃快事,以水代酒,敬明遠一杯。”

曹操舉起水杯遙遙一敬,飲畢,竟以袖直接拭去嘴角水漬,大笑道:

“不過依操之見,陽球勝過這滿朝公卿遠矣!士大夫們認為陽球行事不守仁恕之道,為人殘酷暴戾,但他們豈有陽球一般的忠義之心?

士為知己者死,陽球感先帝知遇之恩,故而傾力相報,可最終卻又落了個什么下場呢?”

曹操越說越出格,李澈卻只能默然。

陽球乃是靈帝時司隸校尉,其憤恨宦官專權貪瀆。在靈帝提拔其為司隸校尉后,與楊彪合作,一舉拿下了大宦官王甫、袁赦等人,然而被老謀深算的曹節玩了一手黃雀在后。

被改任九卿之衛尉,其在殿前屢屢叩首,不肯接受認命,只愿將專斷國政的宦官誅殺殆盡。

然而最終還是擰不過深信宦官的漢靈帝,后來與司徒劉郃密謀誅宦,被曹節等人察覺,本人被殺,全家流放。

而來自后世的李澈還知道,陽球在后漢書中有一席之地,可惜卻是在酷吏列傳之中。

范曄認為陽球對王甫所做之事太過酷辣,稱其“雖厭快眾憤,亦云酷矣。”

在李澈看來,這簡直有如后世嚷嚷著要廢除死刑,給犯人人權的那些人一樣。況且比起陽球所為,難道不是張儉剖墓之舉更為過分?

有趣的是,他認為張儉也算酷吏,但卻“儉知名,故附黨人篇。”

在獄中生生被拷打死的那些大漢忠臣,想來是不會贊同范曄這言論的。

“操這顆心已涼,只想遠離這京城漩渦,故獻計于大將軍。一則為國再做一事,二則趁機抽身,想來袁本初已經在構思如何逐操出京了。”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大道既往,刑禮為薄。斯人斯矣,機詐萌作。去殺由仁,濟寬非虐。末暴雖勝,崇本或略。

——后漢書·酷吏列傳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