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八十五章 激進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明斷天啟
勇士大會本就是李澈用來投石問路的石子,其比賽章程都是基本照搬的唐朝武舉。

作為最初的武舉,這只是用來選拔下級軍官,也就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猛人。

比賽項目也只有摔跤、負重、馬射、平射等考驗個人武勇的項目,偏重于技勇。

這對于士人的刺激極小,比較溫和,卻又恰好符合何進這個大將軍的需求。是以李澈才敢拿出來當進身之階。

可如今荀攸說勇士大會要加入兵法韜略考核?

“公達此言屬實?澈為何沒有耳聞?”

李澈神色糾結,他根本沒想進展這么快。武舉加入兵法韜略,那是宋朝才開始的做法,這對士人是有不小刺激的。

難不成何進府上又來了個穿越者?

荀攸皺皺眉頭,并不言語。

簡雍卻是會意,笑道:“孫君先隨雍回府吧,阿衎也可以去看看乃翁的住所。”

孫慎父子并非莽夫,見狀也明白有些事不能讓他們知道,簡雍還貼心的給了臺階,也就恭敬告退。

待三人離去,荀攸無奈的道:“袁本初做的太過火了,太傅為了保下袁本初,向何苗他們妥協了太多。

大將軍已經不再信任袁氏了,他希望能有完全受自己掌控的勢力。勇士大會的賞格也提到了冠軍可為羽林郎,而非別部司馬。”

“可這也太激進了!”李澈揉了揉眉頭,感覺一陣頭疼。

別部司馬,別置一部,其權勢得看你自己能募來多少兵。對于參加勇士大會的一些人來說,更像是榮譽職稱。

而羽林郎看似官職極低,卻是給了這些人一個正經的仕途,這是影響到了察舉制的核心——舉孝廉。

制度的變革永遠不是一蹴而就的,莫說何進還做不到一言九鼎,天下敬服。

便是他真的做到了,一旦開始改革,那必然會觸及別人的利益,然后開始無休止的政爭。

歷史上的改革家少有善終,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這里。

“大將軍為何沒有告知我等?”劉備有些不解。

說起來何進對李澈與劉備還是很信任的,甚至給了李澈調動一部分宮廷宿衛作為護衛的權力,前些日子還遣人送來幾匹良馬。

就是李澈不顧反對,堅持給呂韻那匹馬起名叫“無敵”,讓人頗為不解。

何進準備做這等大事,卻瞞著劉備與李澈,讓劉備有些困惑。

荀攸用飽含深意的眼神看了李澈一眼,饒有興趣的道:

“此事風險之大,大將軍也是很清楚的。明遠所安排的勇士大會便引來了吾家叔祖,還招致士林批評。

若是此事再把明遠牽扯進去,怕是會斷送明遠的仕途啊。”

李澈與劉備相顧默然。勇士大會雖然不成定制,但其對察舉制度的沖擊是毫無疑問的。

本來僅有一條官官相護、世家互舉的仕途,但如今卻又多了一條羊腸小道。

雖然只是一次性的小道,但也會將階級的屏障戳開一個小洞,誰也不敢保證,這洞會不會越來越大。

李澈這毫無背景的小小太中大夫,可禁不起士林的批判。

“舉秀才,不知書。舉孝廉,父別居。寒素清白濁如泥,高第良將怯如雞。

滿朝公卿、天下名門又非癡人,如何不知察舉之弊?終究是私心作祟罷了,這是關乎家族傳承的大事,若是明遠再插手進去,以后就別想到州郡任官了。”

荀攸的聲音很平靜,但眾人的情緒卻平靜不下來

孟子曰:為政不難,不得罪于巨室。那么如果得罪了巨室,為政自然會艱難無比。

漢代外姓官員入仕途徑看起來非常之多,有舉孝廉入仕、茂才、太學、郡縣吏員等等。

實則歸納起來只有一條路,那就是察舉。

孝廉、茂才、察廉及光祿四行為察舉四大常科,其中猶以孝廉為佳,被視做“堂皇大道”、“正途”、“清流”。

然而這只是士人筆下的“清流”,這四大常科,歸結在一起,仍舊是兩個字“人治”。

孝廉由郡國舉薦,人口不滿十萬則三年舉一,不滿二十萬則兩年舉一,二十萬人口每年舉一人,上限為一百二十萬人口每年六人。

茂才則由州刺史與三公舉薦,多舉薦在任官吏,其任職起點也以縣令為主。

還有察廉、光祿四行,所有的評判標準都掌握在舉薦人手中。于是上上下下,構成了一張嚴密的權力網,沒有關系,沒有家世,想出仕?有如癡心妄想。

而勇士大會一旦考核兵法韜略,則象征著在察舉制之外,多了一條直接考核的路。

不需要被舉薦,只要你武藝精湛、略通兵法,你就能加入大將軍麾下。

這些人位列公侯或許不可能,但是成就一批出身低下的中下層軍官卻是大有可為。

如劉備、張飛這些出身的人,他們家可能世代為千石以下的小官吏,或是略有薄財的小地主。

讀過些書,有資本習練武藝,卻又不可能被舉孝廉。便是察廉吏也輪不到他們。

勇士大會正是為這些人所準備的。而這也是觸及了大士族的利益。

這些官位對于士族來說,有如手中的籌碼,是用來進行人情交易的禮品。

可想而知,一旦讓人認為這主意又出自李澈,他今后如果到地方為官,必然會招來地方家族的抗拒。

看著眾人凝重的神色,荀攸抿了口蜜水,悠悠笑道:

“怎么?知道怕了?”

李澈愣了一會兒,卻是嘿然一笑道:

“說絲毫不怕,那肯定是假的。但有些事,怕了也得去做。”

“好一個怕了也得去做,攸真是越來越好奇你未來能走到哪一步了。”

荀攸不以為忤,雖然荀氏也對此頗有顧慮,但以他個人而言,他卻并不在意這些。

倒是荀文若為此對李澈憑添了幾分不滿。

“唔……大將軍應該不會自己想到這一安排,是誰獻策?”劉備思索了一會兒,徑直問道。

何進的本事大家都清楚,優柔寡斷,素來少謀,多從謀士之議。而他的謀士大多是士族出身,不可能會獻這種計策。

荀攸笑道:“曹操,曹孟德。”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曹操,字孟德,沛國譙人也。相國參之后。桓帝世,曹騰為中常侍大長秋,封費亭侯。養子嵩嗣,官至太尉,莫能審其生出本末。嵩生操。

年二十,舉孝廉為郎,除雒陽北部尉,遷頓丘令,征拜議郎。與昭烈相友。

光和末,黃巾起。拜騎都尉,討潁川賊。遷為濟南相,國有十馀縣,長吏多阿附貴戚,贓污狼藉,于是奏免其八;禁斷淫祀,奸宄逃竄,郡界肅然。久之,征還為東郡太守;不就,稱疾歸鄉里。

中平五年,征為典軍校尉。

會靈帝崩,太子即位,太后臨朝。并州牧董卓陰通白波賊匪襲駕,操率軍迎歸天子,拜奮武將軍。

后以“不拘一格降人才”為由,勸大將軍何進以勇士為羽林郎,進納之。

——季漢書·世家第一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