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八十三章 贈劍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明斷天啟
呂韻瞪著紅腫的雙眼盯著李澈,氣氛異常尷尬。感到渾身不自在的李澈干咳一聲,道:“別瞪了,剛哭完的眼睛紅腫酸痛,瞪著不好。一會兒去搞點熱水敷在眼睛上,可以消腫。”

沒有回應,氣氛更加尷尬了。

李澈只能祭出殺手锏了,拿起身邊放著的那把劍和包裹,往前一遞:“喏,看看吧,你救駕有功,這是大將軍的賞賜,還有寶甲一副,你不是想當將軍嗎?一會兒換上試試。”

聽到“救駕”兩字,呂韻終于有了反應,澀聲道:“天子遭難,我家大人有大過,焉敢提救駕之功?天子便是怒而將我下獄,恐怕也沒人會反對吧。”

“誰說的?”李澈一拍案幾,怒道:“你既非同謀,又不知情,誰敢將你下獄?罪魁禍首董胖子就在孟津,有種的就去捅了他啊,我看誰敢逮著個小孩說事。”

“董……董胖子?”呂韻還是第一次見到李澈這般模樣。李澈一向注重自己形象,將“裝逼如風,常伴吾身”視為座右銘,似這般口出市井粗言的情況真是從未有過。

“就是董卓那廝,我聽人說這廝早年也是個壯士,勇武之人,能佩戴兩副箭囊,騎馬時可以左右開弓,力大無雙。只是近些年愈發沉迷享樂,加上年歲大了,肥胖過度,就像鞠一樣。”

李澈說著還比劃起來,雙手合抱在身前,吸氣挺起肚子,裝出胖人的樣子。

“噗嗤!”呂韻終于忍不住笑了出來,何曾有人會這般搞怪?更別說面前這人還算是自己的主官,卻也絲毫不顧及形象。

“笑了就好,小姑娘苦著臉作甚?無須擔心太多,呂奉先都快不惑之年的人了,自己做的事自己會承擔后果,輪不著你來為他擔憂。”

“他……終究是我家大人。”

“若真是為他擔憂,那就放下這些心事,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將來再看到他做這些蠢事,一拳撂倒拖走便是,也好過在這里自怨自艾啊。”

李澈不由得搖搖頭,從呂布的表現來看,權勢真的是迷人眼,為了權勢,他也是什么都不顧了。但在這個時代終究不能勸人斷絕父女關系,更何況只是個小女孩,還是從其他角度談談為好。

“一拳撂倒?我……能做到嗎?”舉起秀氣的小拳頭,少女不自信的喃喃自語,她深知呂布的強大,那是和關張差不離的強大,真的能做到嗎?

李澈愕然,哭笑不得的道:“比方,這只是打個比方。未必要用拳頭解決,如果你能為將軍,麾下有萬軍,綁回去也是一樣的。你能為公侯,言出法隨,命他伏法也是可以的。”

“是嗎……”少女低頭沉思,時間慢慢流逝,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她驀的抬起頭,堅定的道:“我明白了,請李侍郎放心,我一定能做到的。”

“唔,信心十足,這是好事。另外以后不能叫李侍郎了,本侯現在是堂堂太中大夫,都亭侯。”見呂韻心情好轉,李澈又自然而然的轉入了裝X模式,得意洋洋。

“都亭侯?”呂韻驚呆了,視同中二千石的亭侯,甚至猶有過之,待遇上往往是公侯并稱,就連丁原都沒能封侯,面前這人就封侯了?

“那我呢?”轉念一想,這必然是救駕之功的封賞,呂韻頓時激動萬分,期待的望著李澈。

“嗯……不要在乎虛名,年輕人不要被名利擋住了雙眼,什么公啊侯啊的,沒什么意義。看看這把寶劍,還有寶甲,這才是實惠的東西。”

李澈扭頭望向窗外,神情不自然的搪塞道。

看見李澈這幅樣子,呂韻也是稍稍冷靜下來,在京城的這段時間她也搞清楚了,女子想建功立業有多難,更別說她這還沒有及笄的小丫頭了。

想跟李澈他們一樣封侯是不可能的。但看著李澈這副樣子,她忍不住捉弄道:“那我只有這把劍和這副甲?其他好處不會都被你給吞了吧?君——侯!”

“胡言亂語!休要敗壞本侯名聲。你的賞賜就在這里,別小看這把劍。這可是當年歐冶子所鑄三名劍之一的七星龍淵,與始皇帝所配太阿劍并稱的名劍。

更是一把高潔之劍,你這名利遮眼的小丫頭,好好拿著洗滌下自己的心靈吧!”

李澈嘴上不饒人,然而出于對這把傳世名劍的敬重,還是雙手捧著遞了過去。

呂韻見李澈這般鄭重,也是收起了玩樂之態,面色肅穆而鄭重的接過了這把寶劍。

細細觀之,這柄劍長約四尺七分,約合后世一百零八厘米。劍鞘雖然名貴奢華,但顯然出自近人之手,應該是近代所配上的劍鞘。

劍柄長約八寸,上刻有兩個字,字體為大篆,李澈并不認識,但想來應該就是“龍淵”二字。

這柄劍本名就叫龍淵劍,七星龍淵應該算是別稱,原本的歷史上會一直傳到唐代,避諱唐高祖李淵之名而改為龍泉劍,最終被李世民帶入昭陵。

呂韻猛的將劍拔出劍鞘,只見劍刃透著淡淡的寒光,并不刺眼,反而顯得有些溫潤,如水波一般。橫放而看,能看到正面劍身上有七顆星辰閃耀。

“當真是一把寶劍啊。”李澈摸著短須感慨道。

“嗯,確實是一把寶劍,便是列侯之位也不如它。”呂韻說完還挑釁的撇了李澈一眼。

“無妨無妨,蘿卜青菜各有所愛,我這俗人就喜歡列侯之位,尤其喜歡你看我不爽還得叫我‘君侯’的樣子。”

李澈站起身來,搖頭晃腦的向外走去,還一邊說著氣死人不償命的話。

一直走到門口,都沒等到反擊,正在詫異的時候,卻被一把推出房門,門刷的關上,只聽呂韻說道:

“反正我只是個小小的節從虎賁,哪敢逾禮不稱‘君侯’?龍淵劍和寶甲我都很喜歡,謝謝——君侯。”

李澈微微愕然,繼而搖頭輕笑,也不枉自己一番表演了。倒是那把劍,要不要改名為“霜之哀傷”呢?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呂韻,字玲綺,五原郡九原人也。年十四,以驍武為節從虎賁,隨侍文襄侯左右,不避艱險。

——季漢書·列傳第一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