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七十章 迎駕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明斷天啟
許褚,字仲康,曹魏猛將,號曰虎癡,世稱虎侯,可逆曳牛尾而行,勇力絕人,淮、汝、陳、梁之地賊寇聞其名皆憚之。

許褚之勇武流傳了上千年,史載許褚瞋目視馬超,馬超竟不敢動。在演義中衍生出“許褚裸衣斗馬超”這個膾炙人口的故事。

其對曹操的忠義也流芳百世,在曹操死后,許褚號泣嘔血,傷心不已,亦是君臣之儀范。

李澈沒想到能在這里見到這位名傳千古的“虎侯”,頓時忍不住上下打量起來。只是許褚卻默而無言,在簡短的自我介紹后完全把李澈當空氣一樣。

曹操笑道:“明遠勿怪,仲康性子便是如此。”

李澈輕輕頷首,笑道:“無妨,素昧平生,許君如此也屬正常,真猛士也。”

史載許褚性謹慎奉法,質重少言,便是曹仁這等宗室重臣,許褚也是漠然以對,也因此愈發得到曹操的信重,對李澈這個陌生人寡言少語再正常不過了。

曹操看來還沒有得到許褚的投靠,許褚只是類似于劉備先前一樣寄居曹府。不過曹操顯然很想把這個勇猛的同鄉招攬過來,帶著他出來迎奉天子,便是在為其表功了。

以許褚和曹操的相性,想來遲早會入其麾下。不過許褚是斗將而非帥才,其人以忠勇聞名,戰則先登,勇往直前,是以麾下多效死命,卻不似張遼等人一般能運籌帷幄,對大局的影響倒是不大。

談笑間眾人已至雒陽城下,一路上倒是未見有董卓追兵,想來董卓已然放棄了,畢竟還沒到翻臉的時候,借著袁紹給的機會,他已經來到了雒陽附近。

再加上很可能已經勾搭上了何苗,董卓也不必急于一時,來日方長啊。

雒陽谷門,北城雙門之一,歷史上十常侍挾持天子便是自此逃出了雒陽城,此時的谷門前無數火把高舉,一眼望去盡是頭戴二三梁的公卿,一梁者瑟縮在后不敢上前。

漢制,文儒公卿戴進賢冠,梁即冠上橫脊。博士以下官員吏民皆一梁,中二千石大員以下為二梁,公侯三梁,也就是雒陽城中的公卿們幾乎盡皆候在了此處。

李澈側頭望向曹操,想也知道肯定是阿瞞通知的公卿們。曹操笑道:“天子未歸,公卿們個個憂心忡忡,自然無法入眠,故而在此迎駕。”

劉辯輕輕頷首道:“眾卿忠義,朕今知矣。”

公卿最前列者,是全身甲胄的何進,與一名皓首蒼髯,長須飄飄的老者。老者戴三梁進賢冠,褒衣大袖,身配紫綬,顯然非公即侯。

曹操顯然知道李澈不怎么認識朝中重臣,輕聲道:“此乃袁太傅。”

倒也在意料之內,袁隗,字次陽,名儒馬融之婿,安國康侯袁湯之子,袁逢之弟。其少歷顯官,甚至比承襲列侯的兄長袁逢更先登位三公,其后三起三落,屢任公卿,一時傳為佳話。

在靈帝的“遺詔”中,袁隗與何進同為輔政大臣,錄尚書事,晉太傅,太傅分屬上公,位在三公之上。而大將軍在那位“勒石燕然”的竇大將軍權傾朝野后,便一直位居三公之上。因此當朝眾臣唯有袁隗地位可與何進并列。

只見袁隗與何進快步迎了上來,身后的朝臣們也紛紛跟上,袁隗見劉辯與李澈同乘,微微蹙眉,正要進諫。

卻見李澈抱著劉辯翻身下馬,荀攸也抱著劉協走了過來。李澈笑道:“此乃權宜之計,還望太傅勿怪。”

卻見何進肅容道:“何談見怪?明遠與公達救駕有功,隨身又無車駕,為護駕而同乘,實乃有功無過。區區小節,無需在意。”

見何進如此表態,袁隗也只好道:“禮者,不外乎權,權宜之計,無過有功。”

兩位大佬帶頭揭過這一段,其余人自然不好多言。此時劉備等人也翻身下馬,眾臣行禮道:“累陛下遭奸人劫持,臣等有過,請陛下降罪。”

劉辯抿了抿嘴,大聲道:“眾卿免禮。幸得李卿與荀卿相救,朕并無大礙。此次遇險乃奸人算計,眾卿已然盡力,并無罪過,天色已晚,眾卿還是早些回府休息,明日再議。”

何進有些猶豫,似是想說什么,卻見袁隗輕輕搖頭,只好嘆氣道:“臣等遵命,只是如此請陛下先行回宮,太后想來已經等待多時了。”

劉辯頷首道:“朕知曉了,城外亂賊還要多賴大將軍掃蕩。”

“請陛下放心,臣必然盡誅這些膽敢寇近雒陽的賊寇。”

眾人目送劉辯與劉協上了車駕,簇擁著御輦向城內而去。

何進卻是湊了過來,輕聲問道:“明遠,張讓等人已然伏誅?”

“下官于北芒山中只見到張讓、趙忠、畢嵐、郭勝四人,趙忠欲挾持天子,被張讓、郭勝誅殺,張讓三人也已自盡。”李澈將山中之事詳細道來。

何進微微頷首,面色卻是無比復雜,一時失語。

李澈倒是很理解何進此時的心情。他與十常侍之間并非始終敵對,完全可以稱得上是愛恨情仇交雜的苦情大劇。

何太后當年是以掖庭宮人的身份入宮,身份極其卑微,后來被漢靈帝臨幸,生下了皇子劉辯,才母憑子貴得封貴人。

靈帝宋皇后的姑姑乃是那位倒霉的前渤海王劉悝的妃子,王甫坑死了劉悝一家,擔心宋皇后報復,便構陷宋皇后,宋皇后因而憂郁而死。至于何貴人能一朝拜后,其中離不開新晉權宦十常侍的美言。

尤其是郭勝,此人頗為在意同鄉身份,屢屢鼓動十常侍為何氏美言,最嚴重的一次,便是何皇后毒死了劉協生母王美人,靈帝本已起了廢黜之意,卻被宦官勸阻。

在這段時間里,十常侍與何進屬于內外勾結,互為奧援。然而中平元年黃巾之亂爆發,何進臨危受命就任大將軍,而大將軍作為外朝第一人,不管是于公還是于私,都不可能與宦官勾結。

何進與宦官的“蜜月”也就此終結,何進開始屢屢與十常侍作對。如王允遭張讓構陷,便是何進、袁隗、楊賜等人聯名上書保下的。

如今十常侍盡數身亡,不管是以“故友”的身份,還是“大敵”的身份,何進都是不勝唏噓。

至于原來的歷史線,他連唏噓的機會都沒有了。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及讓等伏誅,進與太傅袁隗并朝中公卿共迎天子,李澈俱言情狀,進遂心安。

——后漢書·何進列傳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