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六十四章 北芒山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明斷天啟
北芒山,又名北邙山。綿延數百里,位于雒陽與黃河之間,屬于秦嶺山脈的余脈。其并不算太高大的山脈,但僅僅幾個人沒入其中,要想將之找出來,確實比大海撈針簡單不了多少。

此時已是戌時三刻,天色已黑,數道人影就著油燈的一點微光摸黑前行,其中還有兩名孩童。

這伙人正是逃出的張讓、趙忠、畢嵐、郭勝以及天子劉辯、渤海王劉協。

兩人似乎并沒有被挾持,劉辯由張讓拉住袖子,劉協由畢嵐抱著,沒有任何掙扎的跡象。

“張常侍,我們這是往哪里去?”沉默的氣氛讓劉辯很是難受,終于忍不住開口問道。

張讓頭也不回的道:“老臣等人準備從小平津渡河。至于陛下與大王,若前方發現可信賴之人,陛下自隨他們回宮便是。”

“可是夏常侍他們……”劉辯有些忍不住想哭,十常侍其余幾人都死在了亂軍之中,有的是被北軍所殺,有的是被賊寇所殺。

自小陪伴的親近之人,一天之內幾乎死了個精光,心理素質本來就不好的劉辯難以抑制悲傷。

張讓身子也是一僵,病急亂投醫的十常侍選錯了合作對象,讓并州牧董卓狠狠陰了一手。而這份責任,作為十常侍之首的他難辭其咎,如今不僅難以逃生,甚至拖累了天子與渤海王。

張讓有些不敢想象劉辯二人落入董卓手里會是什么樣的情形,這個兇暴的西涼武夫已經將野心展露無遺,天子的身份對于別人來說或多或少都有震懾之效。

但對于董卓,恐怕只會刺激其暴虐的欲望。

到了這時候,張讓突然發現漢室衰弱到了一種可怕的地步,而與皇權相依存的宦官,又隨之衰弱到了何種地步。

放在幾年前,要拿下一州刺史,對于十常侍來說也不過是一言而決。而如今卻被一州州牧玩弄于股掌之中。

還有白波賊寇與南匈奴,這些逆賊竟然真的敢沖擊先帝的出殯隊伍,竟然敢妄圖劫持天子。

張讓摸了摸肩上的傷口,那是為首的賊寇長槍掃中的結果,那個儒生打扮,卻又一臉兇厲的賊寇首領試圖擄走天子,好在被兩名內侍從馬上撲了下來,也不知死了沒有。

“漢室,是真的危險了。”張讓心中莫名升起這樣一股感慨。

想想后面這個少年天子,想想前漢覆滅前,平帝與孺子嬰的結局,張讓實在難以有樂觀的心態。

“陛下,將來若真的事不可為,性命為先啊。”張讓突然開口,驚的趙忠等人紛紛望了過來。

黑暗之中難以辨清臉色,但聲音中卻能聽出張讓的落寞和期許,懵懵懂懂的劉辯只能輕聲應是,他能感覺到今天的張讓每一句話都像是在交代后事一樣。

幾人再度陷入沉默,沉默的穿梭于山林中,只是時不時的抬頭看看夜空,辨明方向。

大約過了一個時辰,幾人翻過了山,就著星光已能看到滾滾黃河,趙忠與郭勝已經面色漲紅,激動不已,逃出生天的希望似乎就在眼前。

忽然,張讓一把拉過劉辯躲到樹后,熄燈后低聲道:“前方有人,躲起來。”

其余幾人猛地一驚,凝神一聽,前方確實傳來了隱隱的人聲,趙忠等人嚇得亡魂大冒,忙不迭的藏了起來。

沒過多久,十名軍士舉著火把從陰影中走了出來,這些士卒并不像北軍那樣精銳,除了領頭的什長,其他人甚至連盔甲都沒有,和民兵比起來似乎沒什么區別。

但是卻軍容整肅,仔細搜山的過程中沒有一個人說話,也沒有多余的舉動。

待這一什士卒走遠,張讓等人躡手躡腳的往后退了一截,幾人圍成一圈面面相覷。

“陛下與大王可以和這些士卒回宮啊,只要陛下回去了,他們必然不會再這么密集的搜山了。”畢嵐干澀著嗓子提議道。

“不可,這些丘八很可能是董卓那奸賊的下屬,如果陛下和大王落入了董卓手里,我等將來還有何面目去見先帝?”張讓斷然否決了畢嵐的提議。

聽聞此言,趙忠的面上隱隱有些不滿,他低聲道:“張常侍,董卓又如何?他難道敢對陛下和大王怎么樣?若是陛下不回宮,我等如何能從這天羅地網里脫身啊?”

“那些賊寇很可能就是董卓放過來的,你說他敢不敢對陛下不敬?”張讓冷冷的掃了趙忠一言,譏諷的說道。

趙忠被噎了以下,忿忿道:“這也只是張常侍你的猜測,那些賊寇難道不能是何進那廝招來的?”

“何屠夫是蠢,但還有點腦子。他掌管天下兵馬,有必要和流寇勾結?趙常侍,我等都想求生,但欲速則不達啊。”

張讓苦口婆心的繼續勸道:“董卓絕不會滿意于找到天子就行,他必然要將我等一一滅口,以掩蓋其勾結我等的罪過,這一點你難道想不到嗎?”

趙忠幾人頓時一凜,確實,董卓還有這么個把柄在他們手里,如果不把他們除掉,董卓必然不會安心的。

“張常侍所言有理啊,董卓這廝罪大惡極、奸詐狡猾,萬萬不能讓天子落入他手里。”郭勝連忙打圓場道,趙忠也順勢點頭,承認了自己失算。

“可既然董卓的人在這里,我們如何把天子交給其他人?”畢嵐疑惑道。

“滿朝公卿,總不能個個都是蠢貨,總有人會想到往渡口方向來的,屆時何屠夫大兵一至,董卓又能如何?且熬過今夜,最遲明天凌晨,自見分曉。”

張讓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樣,郭勝與畢嵐連連點頭。

趙忠的臉色卻晦暗不明,隱隱有些猙獰。張讓只說到了凌晨時董卓無法掌控全局,天子自然轉危為安,可卻沒說自己等人該如何逃出生天啊。

到時候各方兵馬圍山搜索,如何能逃得掉?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讓與忠等劫天子、渤海王夜走小平津,董卓以呂布封山搜尋,讓等不得脫。忠欲獻天子于卓,讓斥曰:“卓性殘暴,天子何辜?大王何辜?且卓勾連內外,必欲殺我等以掩其惡。吾欲待天明,送天子于進。”勝、嵐皆贊讓言。

——后漢書·宦者列傳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