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六十二章 賊寇習性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明斷天啟
眼見天子被挾持,劉表心急火燎。作為北軍主官,倘若天子有失,他十個腦袋都不夠砍的。

但若是放跑了十常侍,他也是罪無可恕。左右為難之下劉表不自覺地想到了袁紹,急切的期望袁本初能給他出個主意。

而此時的袁紹已然回陣,也得知了消息。他面色蒼白,雙眼中既有恐懼,亦有憤怒,咬著牙迸出了四個字:“亂臣賊子!”

周圍的人都以為袁紹是在罵十常侍,不由得紛紛點頭,群情洶涌的聲討起閹宦之罪。

只有太傅袁隗皺著眉頭,他很了解袁紹,袁紹的表現不像是痛恨張讓,更像是恐懼自己做的事被發現一樣。他輕咳一聲說道:

“諸君在此痛罵也是于事無補,依老夫之見,對面的賊寇恐怕也會借此機會逼近,諸君還是做好持劍殺敵的準備吧,只是不知諸君劍鈍否?”

“太傅何以瞧不起我等?雖不如軍士結陣,但亂軍之中拉上幾名賊寇墊背的本事我等還是有的。”

“不錯,下官卸甲多年,但殺賊的本事還沒有落下,請太傅安心。”

眾官僚紛紛慷慨激昂的表示自己還能殺賊,袁隗微微頷首,滿面愁容的道:“那諸君且先備戰,老夫與本初去與張讓談談,務必不能讓天子有失。”

“不錯,次陽公此言有理,我等與你同去,看看這些閹豎還有什么奸計!”

眾官員循聲望去,只見高冠博帶、腰挎長劍的荀爽大步走來,其并行者卻是司空劉弘與司徒丁宮。

袁隗嘆道:“白波賊寇還在虎視眈眈,景升被張讓牽制,總要有人坐鎮軍中指揮啊。三位德高望重,若也隨老夫離去,誰來總領全局?”

“若太傅信得過下官,下官愿整軍備戰!”

出言者戴二梁冠、著黃色朝服,配青綬,面容剛毅,孔武有力。袁隗見此人出列,頓時大喜道:“有公偉在,老夫無憂矣。”

此人姓朱名儁,字公偉,會稽郡上虞縣人,大漢名將,與皇甫嵩共同指揮平定了黃巾之亂,威聲滿天下。今年更是僅憑家兵就打退了黑山賊張燕,威震河朔。

其余官員見朱儁攬下了這差事,也紛紛松了口氣。如今皇甫嵩駐兵在扶風郡,蓋勛在長安,孫堅駐守南方,盧植在尚書臺輪值,在座之人還真沒有誰能比朱儁更會帶兵了。

袁隗下令由朱儁指揮軍隊御敵,隨即與荀爽等人一起向御輦的方向走去。

……

“郭首領,漢軍似乎出了些問題?”于夫羅皺眉問道。

郭太摩挲著自己頷下的短須,若有所思的道:“董卓似乎還隱瞞了一些事。”

“這些漢廷的官僚太奸詐了!”于夫羅憤憤不平,這一年以來的遭遇讓他對漢朝的官員痛恨至極,自然對董卓也沒什么好感。

“于夫羅單于,你說我們如果帶走了漢帝,會怎么樣?”郭太突然幽幽的說道。

于夫羅大驚失色,險些跌下馬去,顫聲道:“郭首領怎么會有如此危險的想法?漢軍陣勢已然布好,我們的兒郎不可能打贏漢廷精銳的,這只會讓兒郎們白白送死!

而且我們這樣會得罪董卓的,一旦董卓將渡口封閉,我們根本無法渡河。到時候必然會被漢廷全殲的。”

南匈奴對漢王朝的恐懼幾乎是印到了骨子里面,綿延四百年的征伐,不斷的分裂,匈奴人早就沒有了當年的驕傲。他們只會鄙夷漢人沒有他們強壯,但對漢匈之間的實力差距卻是心知肚明。

聽到郭太的瘋狂想法,于夫羅不由得膽戰心驚,心里暗罵瘋子。

“正面沖殺,我們的五千人自然無法擊敗北軍精銳,但若是他們自己亂了呢?至于如何逃回河朔,手中有了天子,何須擔憂這些人?

于夫羅單于,僅憑董卓與袁家的承諾,漢廷可未必會出兵幫你平叛,但若是手中有了天子,漢軍豈非盡在你掌握之中?屆時,莫說回王庭當單于,恢復幾百年前的匈奴榮光也不在話下啊。”

郭太的聲音充滿蠱惑力,于夫羅險些真的心動,他咽了口唾沫,飛速搖頭道:

“不可,此事太險,萬一出了差錯,本單于就是匈奴罪人!再說……郭首領只說了對匈奴的好處,對你們白波軍又有什么好處?”

“張燕那廝能得到漢廷欽封的平難中郎將,我白波軍為何不可?此次前來正是求一官職,若是能拿下天子,莫說中郎將,便是將軍也做得!”

郭太毫不掩飾自己對官位的渴望。白波軍固然聲勢浩大,但比起當年席卷全國的黃巾卻又不值一提。

大賢良師張角想要推翻漢廷,建立黃天盛世,郭太卻沒有這么遠大的理想。他親眼見過如日中天的黃巾如何敗亡的,他本想著割據一方,然后如張燕一般上岸洗白,應邀誅宦便是為此。

但如今天下權力最大的人就在他前方不遠,若是一搏,至少有三成機會能擄走天子,這實在是太誘人了,郭太一時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流寇習性。

“可是郭首領不怕漢廷反復?先予你將軍,然后征調天下兵馬討伐白波軍?劫持漢家天子,這與劫掠那些賤民可完全不一樣啊。”

郭太幽幽一笑,戲謔的道:“這如何能說是劫持?董卓告訴我等十常侍藏匿于這送殯隊伍里,我等乃是心憂天子,從閹宦手中救出了陛下,這可是大功啊。”

于夫羅咽了口唾沫,干著嗓子道:“漢官是不會相信的!”

“呵,過去這么久了,于夫羅單于,你說那位司隸校尉為何還不回話呢?”郭太搖搖頭,招手示意。隨即數十名賊寇涌出,組出一輛小型巢車。

巢車,專用來觀察敵情的器械,可將士卒升至高處來眺望。其中極高者為云車,如王莽軍圍攻昆陽時所造巢車,足有十余丈高。

白波軍這小型巢車顯然是為了方便行軍攜帶,高不過四丈,但在這平緩地帶,又無城墻,已足以讓上面的人看到一箭之地以外的情形了。

“首領,官兵隊伍里兩伙人在拔刀相對,其中一伙人好像抓住了一個少年郎……是天子,天子被人拿刀架住了!”

驚恐而又不敢置信的聲音從上方傳來,賊寇們頓時嘩然。

郭太獰笑一聲,望著于夫羅說道:“單于,你現在可明白了本帥之意?”

于夫羅身子顫抖,半晌后惡狠狠的道:“草原兒郎此次都聽郭首領的!”

“五百人隨我沖鋒,目標便是天子所在,除軍士外皆不可殺,以沖散為主!其余人原地待命準備接應,以楊渠帥為首。兒郎們,沖啊!”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六月,葬孝靈皇帝入文陵。白波軍與南匈奴寇近,欲奪天子,太傅袁隗以城門校尉朱儁臨危御之。

——后漢書·孝靈帝紀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