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五十六章 決心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明斷天啟
“該提前行動了。”

回到馬車里,李澈神情凝重的對劉備說道。

劉備輕輕頷首,時間拖得越久,變數越大,如果能在董卓發動之前就解決掉十常侍那自然最好。

見劉備點頭,李澈對趕車的呂韻說道:“去大將軍府上。”

劉備揉了揉眉頭,嘆道:“還需要考慮到天子與太后的安危,十常侍狗急跳墻之下,很可能做出瘋狂之事。”

李澈略一沉吟,笑道:“此事已有些眉目,先帝這兩日便要入陵,而天子與太后是需要送靈的。

十常侍卻根本不敢離宮半步,如今有董卓這個希望,他們又不會輕易魚死網破,趁此時機入宮擒殺便是了。”

大漢受孝經“夫孝,始于事親,中于事君,終于立身”觀念影響,以孝治天下。甚至連君王謚號前也多加“孝”字,如漢景帝全稱應是漢孝景皇帝。

因此作為“孝”道延伸,在喪葬事宜上,天子是必須要為先帝護靈入陵的。何進作為外戚和輔政大臣,這幾月本該日日入宮哭靈,卻安坐府內,已是招致了不少士人不滿。

天子初登大寶,是斷不敢違背孝道的。

劉備微微蹙眉道:“那只能寄希望于這幾日太后能瞞過十常侍了,若是讓他們知道太后徹底倒向我們,恐怕會提前政變。”

說到這里,二人面色一陣古怪,何太后不愧是宮斗能手,政治素養不行,宮斗水平倒是不差。

先是一副被說動了的樣子疏遠十常侍,還賞賜劉備,把十常侍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張讓轉身就一膝蓋跪在自己兒媳婦,何太后的親妹妹身前求饒。痛哭流涕的表示只求再見太后和天子一面,放下心后甘愿引頸受戮。一副大漢忠良的樣子。

再通過舞陽君兜兜轉轉把話傳給了何太后,何太后又心軟了,召回了十常侍。

何苗自知瞞不過耳目,也就不加掩飾,隔兩天就進宮吹風誅宦,在張讓回宮后,何太后也發怒驅逐了何苗。

局勢似乎瞬間回到原來的樣子,何進對外也只提如今“兄弟和睦”,仿佛劉備入宮只是做了一番無用功。

李澈暗暗搖頭,十常侍未必不知道這樣下去是慢性死亡,但有了救命稻草董仲穎,這些人無論如何都鼓不起勇氣行險一搏。

很難說董卓究竟是救命稻草還是封喉毒藥。

……

何進皺著眉頭靜靜思索,堂中四人正趁著空閑互相打量。

除了李澈和劉備,另外兩人分別是如今掌控北軍五校的北軍中候劉表,以及剛剛轉任河南尹的王允。

劉表,字景升,西漢魯恭王劉余之后,天下名士,名列八俊之一,在黨錮之禍中逃亡,前些年黨錮解除后才被何進征召。

王允,字子師,天下名臣,中平元年為豫州刺史,一手鎮壓了豫州黃巾軍。在發現張讓門客勾結黃巾后直言進諫誅宦,被張讓報復治罪。靈帝駕崩時進京奔喪才被何進征為從事中郎,轉而遷河南尹。

這兩人與荀攸他們不同,劉表逃亡多年,是何進保舉;王允被張讓坑害時何進也是屢屢進言為他說話,二人對何進很是感激,何進也以二人為心腹。

北軍五校和河南尹都是至關重要的位置,足可見何進的青睞。

李澈暗暗打量兩人,劉表乃是漢末前期大諸侯,單騎入荊州,一手掌控荊襄之地十余年,足可見其手腕之強。

王允更是歷史節點上的關鍵人物,策劃誅殺董卓,為呂布的二五仔戰績簿添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這兩人都是漢末繞不開的人物,卻不想今日在這種情況下見面了。

時間在四人互相打量中緩緩流逝,何進突然開口道:“玄德與明遠之言頗為有理,既然箭已在弦上,那便不得不發。子師與景升可有高見?”

劉表今年已是四十有七,身長八尺有余,身姿雄偉,面容卻是一副溫厚長者的模樣,頷下一縷短須,讓人一見便有如沐春風之感。

只見他緩緩開口道:“北軍五校沒有任何問題,伯求兄離職前已然梳理的井井有條,全軍皆忠于天子、忠于太后、忠于大將軍,請大將軍盡管吩咐。”

何進滿意的點點頭道:“景升辛苦了。”

北軍五校乃是大漢禁軍,拱衛京師的主力。分為屯騎、越騎、步兵、長水、射聲五營,以六百石北軍中候監掌全軍。

而何颙和劉表都是他深信之人,是以讓他們前后掌管北軍五校,以此徹底將這支部隊握在手里,看來二人果然不負所望。

李澈隱蔽的扯了扯嘴角,北軍五校哪里靠譜了,何進一死,這位劉景升直接成了透明人,北軍完全被袁紹掌控,之后袁紹不敵董卓,北軍又歸了董卓,根本沒有發揮任何作用。

但在這里他顯然不能質疑劉表,不管是身份、資歷,還是在何進心中的地位,劉表都要勝過他,貿然質疑只是結仇之舉。反正只要保證何進不死就行。

這邊王允皺著眉頭問道:“二位何以能保證太后允許誅宦?若無明旨而擅闖禁宮,恐怕天子事后會降罪大將軍。”

王允已過知天命之年。其身形瘦小,約七尺有余,發須皆白。面容堅毅,臉上皺紋縱橫,布滿歲月的痕跡。嘴唇削薄,鼻梁高聳,眼神銳利,看起來很是不好親近。

見王允問話,李澈正待回答,劉備答道:“王府君所言有理,但為保太后安全,顯然此時不宜再聯系太后,至于是否要冒此險,還要看大將軍決斷。

下官以為,不管太后有無明旨,這宦總是要誅的,只在時候早晚。其決斷實在于大將軍之心。”

王允默然,確實,本來誅宦就沒考慮過何太后心甘情愿配合。如今能得到何苗與郭勝的支持,已是遠勝之前了。

先前一直拖沓其實是何進優柔寡斷,倒是劉備和李澈幫他堅定了決心。

想到這里,王允面色緩和,他拱手道:“是本府失言,二位所為已是功勛彪炳,足稱煊赫了。不宜要求過分,剩下的事總該由吾等來解決,方不負大將軍之恩。”

何進鄭重道:“如今天時地利人和俱在某手,若再拖延下去,只恐智能之士與某離心,某意已決,先帝入陵之日,便是誅宦之時。”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進以紹為司隸校尉,假節,專命擊斷;從事中郎王允為河南尹、掾屬劉表為北軍中候。命丁原燒孟津,王允司察宦者。太后假恐,悉罷中常侍小黃門,使還禮舍。

張讓子婦,太后之妹也。讓向子婦求懇,子婦言于舞陽君,入白太后,太后遂召諸常侍皆復入直。

——后漢書·何進列傳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