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四十六章 進諫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明斷天啟
中平六年六月九日,雒陽南宮金馬殿內,劉備再次見到了大漢朝的兩位至尊,而這次他卻不用再垂首站著答話了。何太后恩旨,議郎劉備乃漢室宗親,名士子弟,特許賜座,這之中幾分面子是給何進的,幾分是給李澈的,倒是不得而知了。

小天子劉辯顯得頗有些不悅,但是顯然被何太后在事前訓導過,并沒有做出什么出格的舉動。何太后的面色倒是看不出喜怒,但其明明掛著微笑,卻又給人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覺,也是一樁本事了。

在劉備坐下后,何太后淡淡的道:“看來這皇城在滿朝公卿心里,真真是如龍潭虎穴一般了。”

開口便是誅心之論,顯然何太后對于外朝如今氣勢洶洶的誅宦浪潮已經厭惡至極,加之李澈避而不見,心里更是憑添三分惡感。

“回稟太后,龍潭虎穴固然兇險,但亦是風水寶地,去其險惡,留其精華,自然人人向往。”劉備絲毫不以為意,言辭鋒利的回應道。

“險惡雖惡,亦是護寶之險。關隘若去,只恐寶物人人可取了。”

“此險非天險,乃污瀆之險,使明珠蒙塵、至寶晦暗。其無力護主,反倒是阻塞了天下人護主之心。”

劉辯一臉茫然的看看何太后,又看看劉備,年幼的他還不明白這兩人在打什么機鋒,卻又不敢開口打斷何太后。

何太后沉默半晌,無奈的道:“劉玄德,汝真不懼死?”

“太后都說了,滿朝公卿如今視皇城為龍潭虎穴,臣既然敢踏入龍潭虎穴,自然是不怕死的。”劉備輕笑一聲,拱手回道。

“好一個不怕死,想勸吾不再掣肘大將軍,想誅殺十常侍,李明遠怎么不敢親自進宮了?先前鴻德門前痛罵張讓,何等威風了得?如今也怕死了?”何太后譏嘲道,顯然對李澈非常不滿。

在她看來,她身為太后,親自向大將軍示意要求一個大臣進宮奏對,應該是大臣的榮幸,更別說黃門侍郎本就是天子近臣,能侍于天子之旁,豈非是天大的恩賜?

劉備從容答道:“明遠乃是智勇雙全的忠義之士,如天下有需,自然萬死不辭。為世主一己之私而送了性命,卻是不智,非智者所為。請太后明鑒。”

“這么說來,劉玄德不是智者?”

“劉備一介匹夫,織席販履之輩出身罷了。且劉備本漢室宗親,匡君歸正是為本分,雖萬死亦不敢辭。”兩人又是一輪交鋒,何太后感覺一陣不自在。

她明明高居上位,身份亦是天下至尊;劉備身處下位,不過區區六百石議郎,她在交鋒中卻沒有絲毫優勢。明明自己的身份更加尊貴,卻有種面前之人才是天潢貴胄的錯覺。

明明是一個遠的不能再遠的漢室宗親,卻能在她這個正牌太后面前這般自如,何太后隱隱有些羞惱,譏諷道:“先前隨盧尚書來覲見之時,劉議郎可是畢恭畢敬,不敢有絲毫逾越,今日里怎的這般言辭鋒利?”

“先前為尚書令史,乃盧尚書屬吏,且盧尚書乃臣之師長,自不可逾越在前。如今既為議郎,在其位謀其政,自當匡君輔國,進盡忠言,方不負君祿國恩。”

“好一個不負君祿國恩!”何太后重重一拍案幾,怒聲道:“食君之祿,當為君分憂,爾等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君上,干涉內宮事務,豈是為臣之道?”

劉備倒是沒什么反應,劉辯被何太后的動作唬的一顫,身子都有些發抖了。

見劉備毫無反應的樣子,何太后一顆心直往下掉,至尊發怒都震不住這人?劉備手指輕敲面前的案幾,面色漸漸沉了下去,漠然道:“君君臣臣,太后要求公卿遵為臣之道,不若先檢視己身,可有遵為君之道?”

何太后勃然色變,起身指著劉備怒道:“劉備,爾竟敢口出妄言,眼中可還有尊卑?可還有天子?”

劉辯見何太后發怒,頓時一陣驚恐,眼睛發紅,開始滲出兩滴淚珠。

何太后卻是絲毫不顧,依然怒氣勃發的望著劉備,眼中的怒火似要將面前這人點燃。

劉備皺了皺眉頭,憐憫的看了眼劉辯,搖搖頭,起身施禮道:“臣之所言并非妄言,皆乃肺腑之言,只因身為宗親,不忍漢室凋零,故不得不言。太后若要降罪,且先聽臣講完不遲。”

何太后怒氣不減,但念及此人身份,還是強按怒火道:“爾且說來,讓吾聽聽爾有何等歪理。”

劉備長嘆一聲,幽幽道:“自孝順皇帝以來,先有外戚梁冀跋扈專權,欺凌君王,繼而有單超等‘五侯’依仗桓帝寵信,胡作非為。其后黨錮開啟,外戚、士人、宦官三方徹底爭斗不休,大漢再無一日安寧。”

“怎么?劉議郎是要給吾講朝政嗎?吾侍奉先帝十余年,想來知道的應該不比劉議郎少。”何太后一臉嘲諷的說道。

“臣只想問太后三個問題!天子治理天下依靠的是宦官還是公卿?大將軍與太后親近還是宦官與太后親近?暴秦又因何二世而亡?”劉備大聲質問,聲音回蕩在大殿內,何太后一時有些怔住了。

正想反駁,卻聽劉備繼續道:“臣知道太后所慮乃是王莽,然,大將軍與王莽有三不同:

其一,王莽乃孝元皇后之侄,太后與大將軍卻是同父兄妹,此親之不同;

其二,王莽篡權根基乃王氏家族煊赫數十年所筑,而大將軍驟然新貴,何氏實力弱小,且車騎將軍與大將軍常有不睦,根基淺薄,此力之不同;

其三,王莽自其封侯至篡位共計二十五載,而大將軍封侯拜將不過五載,此時機不同。有此三不同,臣以為大將軍暫非太后心腹之患。而宦官專權已有二十余載,致使天怒人怨,民心思變,太后若一再袒護,只恐人心真的要盡歸大將軍,此乃取禍之道啊!臣肺腑之言,還望太后明鑒!”

說到最后,劉備聲音嘶啞,聲嘶力竭的吼了出來。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