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四十五章 傷仲永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明斷天啟
月光如水,夜色朦朧,依稀可聞三兩蟬鳴,如詩如畫。而李澈卻絲毫不覺得美妙。

這個時代沒有電燈真是太難受了,雖然庭院內隔十余步便有一座燈臺,手中也有一盞油燈,卻都只能照亮尺許空間,讓李澈感覺渾身不自在。

在兩千年后,白天黑夜都可顛倒。白日工作,夜晚修仙,那是現代人的標配。而在東漢,夜晚最好的選擇應該就是與周公論道了。

然而現在,為了那個任性的小丫頭,他卻不得不摸著黑往后院去,李澈直感覺一陣牙癢癢,熊孩子就是欠收拾。

……

而此時的呂韻心情頗為沮喪,以往在并州的小天地內,她都是小霸王一樣的存在。

除了父親呂布,還有父親的同僚張遼張文遠等寥寥數人,其他人都不是她的對手,而她如今不過十四歲。因而生出狂傲之心,自視甚高,滿以為自己能輕松建功立業,不弱于男子。

但近些日子里先是被關羽兩招擊敗,受教兵法之道。然后在校場上被關羽點破心思,羞愧難當。今日感激于關羽之前的指點,放下架子決定保護劉備,卻又被“保護對象”輕松擊敗。

終究只是一個十四歲的小姑娘,幾番打擊之下自信心變得四分五裂,開始對自己產生了懷疑。所謂的徹夜修行也只是幌子,來到校場后她連燈都不點,摸黑縮在角落,悶頭發呆。

李澈連番呼喊,她都沒有反應過來,直到眼前突現光明,才猛然驚覺,抬頭一看,正是李澈。

李澈神情古怪的看著呂韻,相處也有數日,他本以為自己已經了解她了,畢竟看起來是那么的好懂。天真、要強、認真、堅韌、小孩子脾氣……她也確實是小孩子。

他預想過來后院會看到什么情形:幾盞油燈稍稍驅散黑暗,少女在月光下揮汗如雨的練武,表情堅韌無比。

亦或者是一臉憤怒的表情、羞怒的表情……唯獨沒有想過,會看到這樣一張復雜的表情:

茫然、落寞、呆愣,眼角還掛著淚痕。平日里看起來堅韌而充滿朝氣的眼神也變得晦暗無光,李澈將油燈在她面前晃了晃,她卻渾然不覺,眼神直勾勾的盯著李澈。

“咳!”李澈輕咳一聲,然后左手手指曲起,指關節與少女的額頭重重觸碰,隨著“砰!”的一聲,李澈倒飛出去,油燈也掉在了地上。

呂韻終于回過神來,茫然的看看自己的右手,摸摸額頭,再看看地上的油燈。忽的嗤笑一聲,拎起油燈向著李澈走去。

“嘶!你下手可真狠啊。”李澈倒吸一口涼氣,還好方才有所準備,敲的瞬間就后退,受力不大。

呂韻也有些不好意思,雖然方才純屬下意識的自衛反擊,但身為護衛卻打了上官,放哪都說不過去。想了想父親是怎么向丁公請罪的,少女依樣畫葫蘆的單膝跪下,撇首抱拳請罪。

“得了得了,別請罪了,趕緊回去休息,少給我添點兒麻煩就行。”李澈看了看她白皙的額頭,已經變得有點微紅,感覺自己下手好像重了點,也就擺擺手,不再追究了。

卻聽見呂韻微微顫抖的聲音:“李侍郎,卑職是不是真的一點用都沒有。”

李澈撓撓頭,無語道:“玄德公是延熹四年出生,云長比他小不了幾歲,而你方才十四,有什么可比的?”

“我在并州之時少有對手,自以為天下雖大,也沒多少人能勝過我。但來到雒陽后,方知天下之大。如今想來,之前在大將軍面前我竟然狂妄至斯,恐怕早就成了李侍郎眼中的笑柄了吧!”呂韻眼眶通紅,卻強忍著沒有淚水滲出,緊緊握著拳頭,神情憤然。

“怎么會呢?”

李澈先是一愣,繼而輕笑一聲,也不顧地上灰塵,席地而坐道:“你如今方才十四歲,卻已略通經傳,且武藝精湛,你若是笑柄,那天下九成九的人都是笑柄了。”

少女愕然,她也清楚自己的性格缺陷,本以為在李澈眼中,自己已然非常不堪,卻不料得到這樣的回復。

李澈倒是心下了然,畢竟是東漢,人均壽命短暫,十四歲的女孩子已經自然而然的自認為是成年人了。但作為后世穿越者看來,十四歲還不過是個孩子。

她的種種表現不過是個普通熊孩子罷了,比起后世的一些熊孩子,她可算是品德優良了,至少是清楚對與錯的。跟著呂布那樣一個爹,品德似乎還沒有太大缺陷,實屬難能可貴,還有糾正的機會。

想到這里,李澈微微一笑道:“依澈之見,你這連番敗北未必是壞事,觀你如今狀況,澈略有所思,給你講個故事怎么樣?”

呂韻眨眨眼睛,不知道這廝打什么主意,但出于好奇,也坐了下來,想聽聽他能說些什么。

“你也知道,澈是從南方逃難上來的,這是揚州的一個故事。話說揚州有個神童,姓方名仲永,此人天才了得,五歲便能做辭賦,且頗有可稱道之處,但十二三歲時再做辭賦,卻已大不如前,及至加冠,便泯然眾人矣。你可知為何?”

李澈所講正是“傷仲永”之故事,其為北宋王安石所做,東漢人不可能聽過,不過方仲永是金溪人,金溪恰好在如今的揚州。呂韻有些好奇,她感覺這方仲永和她很像,輕輕搖頭表示不知。

“方仲永五歲一鳴驚人,其父卻不請名師訓誡,而是帶其行走四方,以辭賦獲財。”李澈一斂笑容,嚴肅的道:“有位隱士王介甫嘆息‘仲永之通悟,受之天也。其受之天也,賢于材人遠矣。卒之為眾人,則其受于人者不至也。’

你如今才十四歲,該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既知不足,那就去向云長他們請教。受之于天的天賦,還需受之于人啊。空自嘆息,只恐下一個故事講的就是你了。”

言罷,提起燈起身便走,行至校場口,本想嘆息一聲,卻聽見后面細若蚊吶的聲音:“多謝尊駕訓誡。”

李澈一愣,輕笑一聲道:“早些休息吧,一張一弛,方是文武之道,莫要心急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