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四十二章 仁義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明斷天啟
“敢問這位是?”李澈神情古怪,話說這主意不算什么高明法子,只是劍走偏鋒的左道法門,大大有損聲名。李澈愿意背起這口鍋,竟然還會有人跳出來指責?

劉備輕笑道:“這位是陳留邊文禮,天下名士,其所著章華賦堪稱辭賦一絕;想來邊君另有高論以助大將軍,明遠不妨請教一二。”

李澈恍然,原來是那個被曹老板砍了的邊讓,典型的清談名士,難怪會蹦出來。何進召集這種人是為了自己的名聲,可現在是商討正事,他怎么會在這?

荀攸一臉憋笑,這些時日里劉備頻繁與何進招募的這些名士交流感情,邊讓就是其中之一,卻不想今日為了李澈,劉備斷然翻臉給邊讓下套,邊讓要是有辦法,早就講出來了。

邊讓也是神情一滯,這種事情又不能靠辭賦和經傳來解決,他又能有什么辦法?他倒也不是針對李澈,只是一向清高的他確實見不得這種左道法門,一時憤懣也就出言指責,本來也不是什么大事,卻不料招來了劉備的反擊。

何進期待的眼神仿佛要將他點燃,邊讓感覺一陣不自在,澀聲道:“道千乘之國,敬事而信。大漢何止萬乘?大將軍身居顯位,更當以信義為本,怎能行散布流言污蔑之事?”

眾謀士紛紛搖頭失笑,都知道這邊文禮是個什么水平,平日里議事也與他無關,今日卻是他自己聞訊趕來,還丟了人。

何進眉頭緊皺,但念及邊讓的名聲,還是強按不悅,肅容道:“文禮所言有理,某會認真思量的。”

“啪!啪!啪!”連續三下擊掌聲,眾人紛紛愕然望向李澈,只見李澈笑道:“陳留邊文禮,名不虛傳,在下今日見識到了,若前推八百年,以邊君之才,當可輔佐一位諸侯成就霸業。”

劉備神情古怪,李澈雖然不會睚眥必報,但也從來不是什么心胸寬廣之人,邊讓當面斥責他是小人,能唾面自干的話那就不是李明遠了。但一時有些不確定李澈想說什么。

邊讓也感覺有些不對,默然不言,不肯接話,倒是荀攸笑道:“不知是哪位諸侯能與邊君相合?”

李澈搖頭晃腦,悠悠然道:“自然是春秋大義宋襄公了。”

滿堂愕然,繼而低低的嗤笑聲不斷響起,何進與劉備哭笑不得,邊讓臉色漲的通紅,伸手指著李澈,顫聲道:“你…你…你膽敢!”

李澈斂起笑容,起身行至堂中,正容問道:“邊君以為我等在論何事?”

荀攸等人也收起笑容,饒有興趣的看著李澈。邊讓憤然道:“仁義禮智信為萬事之本,不管所論何事,也不可行此左道法門。”

“既如此,邊君為何會以宋襄公為恥?宋襄一生行事,可有違禮義之處?”李澈厲聲責問。邊讓一時啞然,他并不擅長詭辯之道,心里的傲氣也不允許他強詞奪理。

宋襄公確實是禮義的代表,他一生行事未曾有逾禮義,是以有“春秋大義”之稱。但處在春秋戰國之時,禮崩樂壞已然開始,守禮遵義的宋襄公最終還是敗亡在了不講禮義的敵人手里。

半晌后,邊讓吶吶的道:“兵事與政事如何能相提并論?”

“所以方才澈才詢問邊君,可知我等所論何事?我等所論正是兵事!閹宦禍國,蒙蔽天子,大將軍為澄清寰宇而召集四方兵馬,閹宦心驚膽戰,故行詭詐之事負隅頑抗,此正為兵家謀略,如何不是兵事?”

李澈聲音越來越大,神情也越來越憤懣,怒聲道:“誅宦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垂髫稚童的玩樂!是要有賭上身家性命之覺悟的!瞻前顧后、顧身惜命、愛惜羽毛,最后只會變成閹豎刀下亡魂!前車之鑒不遠,諸君何以視而不見?”

李澈喘了口氣,微微斂起怒容,做出一副慷慨大義的樣子說道:“天下已經危如累卵,誅宦之事迫在眉睫,大將軍之聲名關乎大計,萬不可有失。為天下之安定,澈之聲名何足惜?邊君大可逢人便言李明遠是左道小人。澈只求天下大義!愿天下能安,社稷能安!生民能安!”

作為務實的現代人,如果能換來早一天誅除十常侍,李澈非常樂意把自己的名聲作為抵換物,因此言語中充滿真情實意。而在座之人不管心里作何想法,至少在誅宦一事上是共通的,之前只是覺得大局已定,沒必要為了何進的名聲而敗上自己的名聲。如今聞聽李澈之言,紛紛動容。劉備的雙手緊握,閉目強自按捺怒意,張飛卻是毫不掩飾的怒視邊讓。

邊讓直感覺四面八方都有利劍刺來,扎的他渾身疼痛難耐。他是真沒想到會撞見一個不在乎名聲的滾刀肉,本是指責他有失信義,卻被他以大義壓迫,難以辯解。

這時,何颙長嘆一聲,避席而起對著李澈鄭重一揖。隨后對邊讓說道:“文禮啊,昔日郭林宗公嘆息汝與謝子微二人,英才有余,卻不入道,誠為可嘆,汝今日可知何為道?”

郭林宗,即郭泰,“八顧”之一,與天下楷模李元禮齊名,為桓帝時太學生之領袖,士林之望。當年邊讓與謝甄謝子微二人常常連日達夜的等候郭泰,想與其論道,郭泰對二人評價便是“英才有余,而并不入道,惜乎!”

有趣的是,那位謝甄在原來的歷史線上也是因為傲慢自大,輕侮曹操,然后被曹操殺了,倒是和邊讓整一對難兄難弟。

邊讓羞的面色通紅,神情變化不定,半晌后還是一咬牙,對著李澈作揖道:“讓,謹受教!”

李澈也是肅然回禮。說到底,邊讓這種人私德上其實是沒有太多可以指摘的地方,但是也太在乎自己的名聲,其精擅辭賦經傳,是典型的“獨善其身”型士人。而儒家的根本大道是求人之所需,最終要做到“治國平天下”才是大儒。如李澈的便宜師父岑晊岑公孝,其為南陽太守成縉之郡吏,時人卻稱“南陽太守岑公孝,弘農成縉但坐嘯”。士林所崇之人,大多還是這種實干型人才。郭泰嘆息其并不入道的原因想來正是如此。

忽然,“唰”的一聲響起,眾人循聲望去,只見沉默了許久的何進站起身來,拔出了腰間長劍,大聲道:“先生高義,某豈能陷先生于不義之地?此事,某與先生共擔之。某不求諸君奮不顧身,但求諸君莫要暗施冷箭,今日之事到此為止,今后再有污蔑先生者,有如此案!”

說罷,長劍斬落,生生削去案角。眾人紛紛躬身稱“諾”。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