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十八章 禁宮斥宦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明斷天啟
見李澈識破了自己的話術,張讓終于不笑了,也收起了之前平易近人的模樣,擺出中常侍的威嚴道:“李侍郎,你真的要一條道走到黑?”

李澈陷入了沉默。他忠誠的畢竟不是何進,也不是寶座上的天子,甚至不是劉備。他忠誠的是自己的理想,想讓民眾安樂的理想,而劉備恰好和他志向相同。

自己準備的后手還沒有來,在這里為何進他們殉葬值得嗎?要不要稍微虛與委蛇?這里也沒有別人,過后翻臉不認賬也沒什么啊。

見李澈不語,張讓繼續道:“咱家知道你們這些迂腐書生的性子,你們是覺得咱家這些閹人蒙蔽天子,霍亂朝綱!認為是十常侍害得天下大亂!”張讓語氣漸漸激動,喘了一口氣后繼續道:

“錯,大錯特錯!天下大亂是因為那些士族,是他們的罪!袁氏獨占汝南,楊氏虎踞弘農,還有清河崔氏、博陵崔氏、遼西公孫氏、潁川陳氏和荀氏等等士族!這些世家大族把持朝政,官員升遷皆由其出,天下知其而不知有天子!他們勾結豪強,侵占田地,使百姓流離失所,是他們導致了黃巾之亂!導致了天下烽煙四起。”

李澈是真的有點訝異了,都說當局者迷,這閹人竟然對局勢剖析如此之深,忍不住開口道:“那張常侍覺得自己有功?”

張讓嘆了一口氣,無奈的道:“咱家侍奉天子,一切為了天子,何敢居功?先帝也是有苦心的啊,你們罵先帝賣官鬻爵,可知先帝正是為了給非高門大閥的官員一個出頭的機會啊!”

李澈終于色變,再也忍不住了,怒道:“賣官鬻爵,逼死清廉重臣,致使滿身銅臭之輩剝削百姓,搜刮民財,這也是好事?”

張讓一臉不以為然的道:“這都是為了打破士族藩籬的些許代價罷了。”

李澈明白了,這就是世界觀的區別。這些宦官眼中只有天子,他們的一切也只是為了天子的喜好,天子既然昏聵,他們也就聽之任之,甚至加以攛掇。

張讓并不會認為自己“有罪”,在他眼里他只是擋了士族的道,違了士族的理,而未曾想過這其實是天下公理。

李澈面前仿佛又出現了森森白骨,看到了那些衣衫襤褸的難民。

漢朝官員之權力遠邁后世,一州刺史管轄數百萬民眾,擁軍數萬,其威福自用,一州之內無人能反抗分毫。

然而扶風人孟佗僅憑賄賂張讓等人便能得涼州刺史之位,蘇東坡觀史時驚嘆:“將軍百戰竟不侯,伯郎一斛得涼州”。

其耗費巨萬難道是為了去造福涼州民眾嗎?孟佗損耗的資財必然要從民眾身上剝削,而其賄賂的資財……

李澈冷聲道:“張常侍可否告知鄙人,賣官鬻爵的錢財都到何處去了?”

張讓面色一僵,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是了,一半到你們十常侍的懷里去了,一半變成先帝的宮苑了!”

“住口!”張讓氣急敗壞的道。

李澈卻是不停,他終于想通了,虛與委蛇?不,和這些人說話都覺得惡臭。自己比他們多出兩千年的見識,接受過現代教育,難道還要和這些畜生沆瀣一氣?而且有些時候走錯一步,就再也回不了頭了。士族會不信任自己,劉備會失望,曹操會失望,只能一步步被逼向宦官。

他突然發現,可能是督郵拷打的兩天陰影太深,他對這個時代的權貴有一種下意識的恐懼。看似揮灑自如,唇槍舌劍,實際上還是戰戰兢兢。

不敢違抗何進的意思,不敢當著太后的面指責她包庇宦官。

是,龍還能屈能伸,能大能小呢,為了最終目的,似乎這都沒什么。

但是如果再為了茍活下去在張讓面前卑躬屈膝呢?

自己要扶保的是那個“寇可往,我亦可往”的強漢。

是那個即便要亡了,還是能壓著周邊游牧民族的強漢。

是那個忠義之士層出不窮,有著無數如司馬直一般冒死上書,為民請命之士的強漢。

如果自己在這個國賊面前跪下了,哪怕將來能扶著劉備再興漢室,由這樣的人建立起的王朝,那還是漢嗎?秦檜也曾是忠勇之士啊。

怕是又一個鐵血大宋、魏晉之風。然后天下會再次淪落在胡騎之下,自己也會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左右不過一個“死”字,這沒網沒手機的世界也夠難受了,如果理想都沒了,還不如就這么死了。未來,自己也會像其他忠義之士一樣被傳誦吧。

“張常侍急了?閣下說的沒錯,士族把持朝政,高官顯貴皆由其出,更有與豪強沆瀣一氣之輩壓迫百姓,這都沒錯。但是!你們呢?你們這些閹宦之輩真的那么干凈嗎?你們比他們更骯臟!士族有許多偽君子,但至少他們在導人向善!他們會告訴世人,什么是圣人之道,什么是仁義禮智信!世人知道了這些,所以當天下無道時會揭竿而起!士族之中明理者如司馬叔異,亦會不惜生命犯上直諫!而爾等閹宦之輩,不僅不事生產,而且諂媚君上,妖言惑眾,顛倒黑白!”

“你……你……”

“你什么你?爾等之心與禽獸何異?在下剛剛竟然生出退縮之意,著實羞愧。這天下之大,終究需要有人治理,讓士族治理國家已是萬不得已的選擇,而若讓爾等閹宦之輩執掌朝政。呵呵,爾等以天下為天子私產耶?”李澈一陣冷笑道。

天下非天子一人之天下,孟子與論語并列為輔翼經書的“傳”。縱然很多人不喜,但“民貴君輕”至少是先賢之言。況且漢高祖亦曾贊賞酈食其“王者以民人為天”的說法。

張讓卻是一收怒容,以一種看死人的眼神望著李澈,靜靜不語。

李澈越說越嘴順,感覺回到了當年,有了敲鍵盤的快感,又思及諸葛丞相,大笑道:“汝世居潁川文華之地,初為黃門入宦,理當匡君輔國,安漢興劉,豈意諂媚君上、殘害忠良,罪孽深重,天地不容!”

張讓頓時忍不住面色通紅,他官居顯位十余年,權傾朝野也有近十年,何曾有人如此當面痛罵于他?便是有如司徒陳耽等人當面痛責,但都是謙謙君子,又在君王駕前,可不會如此指責。他大怒道:“豎子!以為咱家劍不利否?”

李澈哈哈大笑:“張常侍,這禁宮之內汝何曾有劍?若在宮外,在下之劍何曾不利?如今汝為刀俎我為魚肉,且先冷靜讓在下說完,如若實在性急,不如喚出背后刀斧手,在下也可早些上路。”

張讓當即喝令拿人,卻聽背后傳來一聲輕笑,只見鴻德門后轉出三人,當先一人約有知天命之齡,發須皆白,身穿夏季朱紅色朝服,頭戴進賢冠,手執笏板,面容方正嚴肅。其后面跟了兩人,一人是劉備,另一人卻是一陌生男子,年歲看起來與劉備相仿,他的裝束卻是和李澈一般無二,其面帶微笑,輕笑聲正是其所發出。

那當先老者正容道:“且讓本官看看,禁宮之內,何人敢妄動刀兵?”

見到這三人后張讓瞳孔一縮,冷聲道:“盧子干,你雖為尚書臺尚書,可入禁宮,但有何資格在宮內胡亂走動?甚至還帶了一個無名之輩?爾意欲何為?”

那老者正是盧植盧子干,海內大儒,當朝尚書臺尚書之一。看到他們進來后李澈松了一口氣,渾身精氣神也為之一散,如果不是劉備沖過來扶住他,恐怕直接癱在地上了。

盧植冷哼一聲,道:“本官新收弟子劉玄德為漢室宗親,宗親之內出了如此賢才自當舉薦給陛下。本官業已向太后和陛下稟報,自是得了恩準方才至此,爾且回頭看看這是何處!”

張讓扭頭一看,一陣語塞,鴻德門后便是明光殿,乃天子接見尚書臺諸臣之地,他方才一時被憤怒沖昏了頭腦,忘了這茬。

只能深深地看了李澈一眼,明白今日是動不了手了。十常侍已經不比當年了,權勢極盛時便是三公當面也不放在眼里,然而如今想拿下一個黃門侍郎和一個尚書都束手束腳。

殺一個李澈還行,要是再隨意拿下準備面見天子的盧植,恐怕士族是不會答應的。再說太后允了盧植之請,自然是又不想李澈死了,門后士兵怕也已經奉命散去,天心似海啊。

更別說還有這人在,張讓看了看最后那人,無奈道:“荀侍郎也來蹚渾水?”

那荀侍郎笑道:“何為蹚渾水?下官為黃門侍郎,尚書大人要面見天子,下官自然要為其引路。”

張讓臉皮抽搐,東漢黃門系統其實是后世司禮監雛形,皇帝通過黃門官員來勾連尚書臺和外臣,外臣在宮內行走確實必須有黃門引路,但根本無須勞動黃門侍郎,因為黃門侍郎雖然也掛了個黃門之名,但卻是士人擔任的正兒八經的朝官,不是閹人仆從。

“荀侍郎,咱家與你也算同鄉吧?”

荀侍郎悠悠然說道:“我等士族被張常侍斥為國賊,荀某區區黃門侍郎,可高攀不起兩千石的張侯啊。”

張讓面色青紅交加,才知道三人已經旁聽許久了,怒一甩袖,頭也不回的走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