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十三章 前倨后恭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明斷天啟
翌日,大將軍何進府前,一輛馬車緩緩駛來,其上坐著的正是李澈和曹操。

李澈此時感覺很榮幸,曹操竟然愿意和他同坐一輛馬車,這足以顯示出曹操對李澈的看重。在何進府前求見的人群看見曹操的馬車,連忙避讓開來。而何進府前衛戍的士兵看到曹操和李澈挽手下車,連忙上來攙扶,并派一人進府報信,顯然是認得曹操。

李澈抬頭看向高掛著的何府牌匾,再看看不計其數的求見何進的人,感到一絲夢幻。在場之人只有他知道,這權柄赫赫的大將軍或許活不了多久了,在場的大小官吏士人,在之后的大亂中很可能也會丟掉性命,這盛極一時的何府,很快就會像他的前輩“梁府”“竇府”一樣淪為廢墟,何大將軍也會和梁大將軍、竇大將軍一樣身首異處。

看著從大門內走出的那中年人,李澈不由得想擦擦眼睛,在曹操上前拱手施禮時更是非常想吐槽。

出來的中年人體格適中,不胖不瘦,臉上也沒有李澈幻想的滿臉橫肉,而是很正常的橢圓臉,甚至有點消瘦,配上頷下長須,還有點小帥。

李澈直想大呼:“這不屠夫,也不何進,更不大將軍!”

如果把其身上的官袍和頭上的武冠,換成文士袍服和進賢冠,簡直就是一個文士模板。

李澈感覺到曹操一拉,連忙回過神來,行禮道:“在下李澈,字明遠,拜見大將軍。”

何進并沒有像扶曹操一樣扶起李澈,而是輕輕一點頭,平淡的回應了一聲。顯然是有些不滿李澈在其面前失禮的舉動。

曹操哈哈笑道:“大將軍,明遠先生可是大才,想來是初見大將軍,一時激動才忘了施禮,還望大將軍勿怪啊。”

何進聽見曹操之言,不由得眼神一亮,饒有趣味的審視著李澈,見其不似旁邊眾人那般渴望的望著自己,頓時起了好奇之心。拱手回禮道:“看來是某失禮了,既是大才,還請和孟德一起入府一敘。”

李澈也是緩過神來,恭恭敬敬的道:“不敢,澈不過一介鄉野村夫,蒙曹公抬愛罷了。初見大將軍,有感威儀,故才失禮,還請大將軍恕罪。”

何進捋須一笑,也不言語,只是做了個“請”的手勢,然后徑直入府。李澈和曹操緊隨其后,外面涌動的人潮卻被衛士死死攔住,何進甚至沒有多看他們一眼。

……

到了府內,分賓主落座,何進笑道:“今天是什么風啊,把你曹孟德給吹來了。某聽說你最近和那個劉玄德一起遍訪都中清談名士,今天是終于想起某了?”

曹操拱手道:“大將軍和太傅共秉朝政,錄尚書事,乃天子之下最貴之人。且日理萬機,若無要事,操豈能妄自打擾?若誤了軍國大事,那操百死難贖其罪啊。”

“誒,這就是你曹孟德的不對了。這天大的要事,也沒有你曹孟德重要啊,你與袁本初便如某臂膀一般,何來如此見外之言?”何進故作不悅的說道。

曹操苦笑一聲,避席施禮道:“大將軍抬愛,操豈能不識抬舉?”

“罷了罷了,你曹孟德年歲越大,越像個腐儒一般,著實無趣。”何進一副意興闌珊的模樣,揮手讓曹操坐下。

“大將軍,操今日不過是個引薦之人,明遠先生有良謀奉上,可助大將軍成事。”曹操卻是不坐,依然站著說道。

“哦?某最是敬重賢才,若先生果有良謀,某必不吝名爵。”何進看向李澈道。

李澈卻是故作為難的看了看周圍,何進微微蹙眉,揮手讓左右仆役退下。

待到室內只剩三人,李澈避席施禮道:“大將軍,依在下愚見,大將軍如今之難,難在西園。蹇碩健壯而有武略,更兼出入皆有衛士,常人難近其身,此為大將軍之心憂,某此法正可解大將軍之憂。”

何進卻是閉目不言,只是用手指敲擊案幾,然后點點頭,示意李澈繼續說。

“蹇碩固然武勇,為先帝從眾人中簡拔。但天下之大,豈止有其哉?劉玄德乃漢室宗親,沙場宿將,其麾下二人關羽、張飛者,皆熊虎也。擒一蹇碩,如探囊取物耳。”

何進睜開雙眼,冷冷一笑道:“爾為劉玄德說客耶?”

“正是!”李澈抬頭挺胸,昂然答道,曹操卻是饒有興趣的看著李澈。

“巧言令色之徒!某執掌天下兵馬,麾下何止百萬,豈缺一二勇士?汝非大才,不過是投機邀名之輩,不足與謀。”何進忽的起身,一揮袍袖轉身欲走。

“那些勇士,真的是大將軍麾下嗎?”身后傳來幽幽的聲音,何進不由得一僵,立住不動。

“依本朝慣例,如曹公麾下兩位夏侯將軍,便可說是曹公之臣,那天下呢?天下勇士豈不都是各自主君之臣?遼西公孫瓚,并州董仲穎,益州劉君郎,麾下皆有猛士,大將軍可能隨意調動?大將軍或許能調動公孫瓚、董仲穎,只要他們不想造反,但是其麾下猛士可能如臂使指?”李澈聲聲質問,何進不由得一陣難堪。

卻聽李澈繼而自問自答道:“當然不能,大將軍如果要隨意調動他們心腹,他們必然會以各種理由推脫,而這是符合‘規矩’的,符合士人的規矩!甚至就是那董仲穎,其為袁氏故吏,袁氏話語恐怕比大將軍更好使吧?”

“汝之意,曹孟德某也無法使動?”何進伸手按住腰間寶劍,冷聲問道。曹操也是看向李澈,想知道他怎么說。

李澈拱手道:“當然不是,在下只是略舉一例罷了。曹公對大將軍當然是忠心的,他舉薦在下正是為了解大將軍之憂,大將軍何以如此傷忠義之心?”

何進一陣語塞,對曹操抱拳,深深一禮道:“某一時情急,失言無禮,還望孟德海涵。”

曹操拱手回禮道:“大將軍言重了,明遠確實能言善道,唇舌如劍,只是其久居山林,不通俗務,一時失禮,還望大將軍恕罪。”

“是某狂妄了,明遠先生無罪。還請先生教我解此困局。”何進對著李澈又是深深一禮,言辭懇切。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