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七章 袁府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明斷天啟
中平六年五月二十二日,漢帝國都城雒陽。

一座大氣莊嚴的府邸,占地約有十余畝,比起很多豪宅雖然稍顯遜色,但其門前高懸的匾額足以讓天下九成九的人望而卻步,其名為“袁府”。

汝南袁氏,東漢一等一的高門大閥,自漢明帝時司徒袁安開始,其后有袁敞、袁逢、袁湯、袁隗共四世五人位居三公,故號稱“四世三公”。

而在東漢察舉制選官背景下,袁氏可稱得上是桃李滿天下,其族內高官舉薦的門生故吏數不勝數,這龐大的勢力支撐著袁氏,使其成為士族領袖,天下之望。

而就在此時,書房內兩人相對而坐,上首者姓袁名隗,字次陽,如今袁氏的實際領導者。其早年曾兩度官至司徒,且都長達三年,在賣官成癮,換三公比換褲子還勤的靈帝一朝足稱顯赫了。

就在上個月,禍害了大漢朝二十年的靈帝駕崩,其遺詔詔命袁隗為太傅,與大將軍何進共同輔政,作為位在三公之上的上公,袁隗如今可稱得上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下首者姓袁名紹,字本初,袁氏下一代的實際領頭人,其為司空袁逢庶子,后被過繼給袁逢兄長左中郎將袁成。袁紹年輕時便暗中結交黨人,助其避禍,并暗中反對宦官,也是他堅持向大將軍何進靠攏,意圖依仗何進來誅除宦官。

靈帝一朝早年有一名顯赫的宦官名為袁赦,與袁隗同宗,因而攀結袁隗希望抬高出身,袁氏也因此向宦官靠攏而獲得了顯赫地位,卻被士族厭棄。袁紹反其道而行之的行為使天下士人都稱贊他賢明。

袁隗此時與袁紹默然相對,袁紹似笑非笑的拿著手中竹簡敲打案幾,饒有興趣的掃視著袁隗的書房。

“本初,你與曹孟德自幼相交,多有來往,你可知這劉玄德是何許人也?”袁隗皺了皺眉,正聲問道。

袁紹放下手中竹簡,拱手道:“叔父,這劉玄德是幽州涿郡人士,中山靖王之后,其祖曾為東郡范令,其父也曾舉孝廉,只是早年便已逝去。他曾于盧子干門下求學,十幾年前在雒陽小住過一段時日,與小侄和曹孟德都頗有交情。”

袁隗似乎提起了興趣,手指輕敲案幾,帶著幾分好奇的問道:“世人都道袁本初禮賢下士,謙遜有禮;曹孟德豪爽重義,喜交朋友。我卻知你二人皆是心高氣傲之輩,一般來往可稱不上有交情,這劉備不過沒落宗親,中山靖王子孫數不勝數,為何他能得你們青睞?此人有何過人之處?”

袁紹仰面,閉目沉思。驀的睜開眼,正聲道:“此人少有大志,才思敏捷,且頗能得人,氣量恢宏,非比尋常。”

“哦?”袁隗有些訝異了,沒想到袁紹對劉備的評價如此之高。

“當時和他來往者有遼西公孫瓚、曹孟德還有小侄,公孫瓚出身邊郡,素來厭棄我等中原士族之人,與我等為友者皆不見容于公孫瓚,但所有人都對劉備另眼相看,提不起敵意。”袁紹沉聲答道,言語中頗為忌憚。

“他是否在背后惡言中傷他人,以求你和公孫瓚的歡心?”

“并非如此,他反倒極力拉近小侄和公孫瓚的關系,在雙方面前都大力夸贊另一人,也并不邀功。而且……他和術弟也頗有交情。”說到最后,袁紹不由得一陣語塞。

袁隗神色變得微妙起來,就憑袁紹后面一句話,袁隗也不由得升起想見劉備一面的想法,想看看是什么樣的人能同時和各類人交往,還頗受推崇。

袁紹也神情恍惚,仿佛回到了十幾年前,那個十五歲的少年青澀的面容,聽到了那一聲聲“本初兄”。

一晃十幾年過去了,當年的少年也已及冠,甚至快到而立之年。

“字玄德嗎,玄謂幽潛,潛行道德,真真是符合你的性格啊。不知一別十余年,你又變了多少?”

“督郵一事你怎么看?”袁隗突然問道,把袁紹從回憶中拉了出來。

“鞭打之事應當屬實,劉備其人外柔內剛,性急起來做出這種事并不意外。但是伏殺一事小侄難以推斷。畢竟一別十余年,他又在沙場上征伐了數年,性格是否有所變化確實難說。若依十幾年前的樣子來推斷,小侄相信不是他做的,至少他事先不知情。他若要殺督郵,當場就殺了,不會瞻前顧后,事后再行陰私之事。”袁紹正容而答,言辭懇切。

以汝南袁氏的勢力,查明劉備的來歷實在容易,劉備又沒有刻意遮掩,有心要查根本瞞不住。這也是之前李澈所擔憂的,只是后來有了曹操,既然劉備相信曹操能保住他,那李澈只能跟著來了。

“那依你之見是否要將劉備抓起來,以鞭打上官的罪名加罪?”袁隗笑著問道。

“若依小侄之見,大可不必,反倒是要給那督郵加罪,讓人彈劾他肆意妄為、收受賄賂、貪贓枉法、欺凌下屬,以此幫劉備脫罪。”袁紹若無其事的說著恐怖的話語,以汝南袁氏之聲威,要想抹黑一個人再容易不過了,更別說這督郵本來就不干凈,又沒什么后臺。

“你可是念及舊情不忍加罪于他?”袁隗皺眉,負手而立,眼神銳利的審視著袁紹。

“此絕非小侄顧念舊情。一者,如今劉備已經住進了曹孟德府邸,若加罪劉備必然會開罪曹孟德;二者,如今正是用人之際,小侄想將他舉薦給大將軍;三者,我聽聞劉備身邊有兩員勇將,可比曹孟德身邊的夏侯兄弟。蹇碩身姿雄武,且其曾征召天下勇士,常帶于左右,我等也需廣募勇士方可。還望叔父明鑒。”袁紹避席而起,言辭懇切的對著袁隗列出三條理由。

“你不擔心他將來乘勢而起,反誤大事?”袁隗問道。

“他雖能得人,終究根基太淺,我袁氏根基已成,大勢在我,他扭轉不了大勢,只能為我所用。且大將軍若要扶保天子,必然更為倚重于袁氏。倘若情形有變,逐其出京便可,這便是煌煌大勢!”袁紹聲音清朗,充滿自信,這是“四世三公”“天下之望”帶來的底氣,是“士族之首”的驕傲。

袁隗微微頷首,欣慰的看著袁紹,雖然袁紹只是庶子,但比起袁逢的嫡子袁術,毫無疑問袁紹各方面都遠遠勝出。

想起袁術的模樣,袁隗不由得隱隱頭疼,堂堂袁氏嫡子,卻得了個“路中悍鬼袁長水”的名號,雖然近年來有所收斂,但還是難改本性。

看到袁隗的表情袁紹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思及自己的異母弟,也不由得露出微妙的表情。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