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218:一息百年,血魔沉淪

更新時間:2020-02-12  作者:氪金改命
血魔低下頭,怔怔看著蒼白瘦弱,甚至隱約可見青色血管的雙手:“所以說這才是真實的世界?那么我昏迷了多久,為何昏迷?”

唐云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周身真氣索饒,瘋狂抵消著涌動的魔氣,這并不是血魔醒來了,而是他的情緒起伏太激烈,所產生的下意識反應。

副本沒有那么多可利用的外物,唐云符文中儲備的能量消耗速度極快,血魔醒來的一剎,接受現實的那一次,加上剛剛被鄙視的這次,儲備用了一半。

也就是說,對方單次的潛意識波動所引起的魔氣翻滾,每一次都相當于唐云傾力一擊的效果。

很恐怖!

按照估算,接下來唐云最多撐兩次,儲備能量就會徹底空乏,若拼著清空真氣的話,還能額外擋一次,不過這是萬不得已的方式。

畢竟如今還在激活幻,困住血魔的主意識,編織幻境也極為耗費真氣,所以真到了第五次,他也就失敗了。

“兩次,最多兩次。”

唐云舔了舔嘴唇,眼中紫光越加濃郁,他在全力穩固幻境,并且從各方面牽制血魔,試圖將之往夢淵更深處扯去……。

事先編織的劇本,隨著唐云計劃的略微更改,開始逐漸出現了偏移,本來他是打算利用之前針對李義的方法,將血魔逐步削弱。

但現在看來卻是不行,畢竟李義當時沒有反抗的力氣,而現在的血魔,心里每產生一次動蕩,就會引動副本中魔氣的爆發。

唐云閉眼思索了一番,露出了資本家的笑容:“既如此,那就體驗一下韭菜短暫而平凡的一生吧。”

血魔失憶了,且因語言不同,無法與人溝通,而且長時間的躺臥,導致他的身體十分虛弱,一直沒有出院。

他呆呆的躺在醫院里,感受著這個跟夢中完全不同的世界。

可沒過多久,他敏銳的差距到,親人過來陪他的時間越來越少,每次過來也不再是滿面笑容,而是夾雜著幾分愁苦。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他已經逐漸了解了新的語言,并且可以進行簡單的溝通交流,他問對方原因,卻被家人含糊的轉移了話題。

沒多久,血魔被轉移到了普通病房,雖然他依舊不太了解這個世界,卻敏銳的注意到這里跟之前病房的差距。

終于,他從一個巡視護士口中,打聽到了他想了解的東西。

家里沒錢了。

為了給他看病,家里已經花光了所有的積蓄,哥哥姐姐也都賣掉了房子,一家人擠在廉價且潮濕的狹小出租屋。

不僅如此,親人為了維系他的醫藥費,還要多加班,甚至多多兼職……

而就在數日前,公司裁員,導致哥哥失去了工作,醫藥費交不上,只能把他挪到現在的普通病房中。

血魔陷入沉默,他知道了家里的難處。

可正因如此,每當看到父母,親人過來探望他,固然十分疲憊,卻依舊強自打起精神給他鼓勁的一幕幕,心里卻更加難受。

于是,他在一天夜里,偷偷溜出了醫院,成功在一個便利店搶了些錢。

可……

天亮后,當他回到醫院,當著母親的面將錢拿出來的時候,卻發現母親是用一種失望,難過的目光看著他。

沒多久,警方通過監控,輕而易舉找到了他,并且要以搶劫罪,將他關到監獄。

雖然醫生講了他的情況,雖然母親跪地求情,雖然連便利店的老板都表示原諒,但律法無情,他最終雖然被減緩了一段刑期,依舊免不了坐牢的命運。

血魔不知道為什么會落到這種地步,他被丟進牢房中,望著周圍促狹看著他的室友,潛意識充滿了憤怒與恐懼。

唐云瞳孔一縮,身周索饒的真氣霎時崩潰,緊接著符文激活,再度注入力量,艱難抵擋著血魔潛意識波動所引起的魔氣巨潮。

當他從監獄出來時,他知道了法律,學會了遵紀守法,知道了胳膊擰不過大腿,學會了……順從。

血魔捧著衣服走出大門,看著父母滿是皺紋的眼角,看著他們一絲絲白發,心里驀得一酸,抱著他們放聲痛哭。

變得是面容,變得是衣著。

不變的是父母撫摸他時,掌心傳來的溫暖的溫度。

不變的是父母望向他時,眼中流露的疼惜與關愛。

血魔決定自己要努力掙錢,努力工作,報答父母與一直默默照顧他的哥哥姐姐……

他學習的速度很快,迅速積累了大量知識,在監獄中學會的察言觀色,讓血魔在職場如魚得水。

他迅速升職,加薪,一切都好像慢慢變好,血魔也逐漸適應了這種生活。

雖然房價一路攀升,血魔努力工作,還是攢夠了首付的錢,買了一棟房子,將一家人接了出來。

后來,他認識了一個女孩,二人很快墜入愛河,結果對方父母卻嫌棄他沒錢買房,沒錢買車,不同意他們結婚。

血魔受到了刺激,但比起他的經歷來說,如今這些已經算不上什么了,他平靜的接受了事實,開始更拼命的工作。

他后來又遇到了幾個女孩,有的嫌棄他坐過牢,有的不愿意結婚后跟父母住一起,有的……

血魔麻木了,他不再奢求所謂的愛情,他唯一的期望就是照顧好父母,還清房貸,幫哥哥姐姐們重新買房,還清債務。

一年,十年……

債務還清了,他終于給姐姐哥哥們買了房子,還了曾經的人情,一家人雖然分開,但感情依舊深厚。

日復一日的工作,他開始咳嗽,他頻繁出現腰疼,頭暈,都是高強度工作所帶來的后遺癥。

家里情況越來越好,可他卻心里越來越緊迫,因為父母早年操勞過度,隨著年齡越來越大,身體出的毛病也越來越多。

他要賺錢,大量賺錢,給父母提供最好的醫療條件。

父母變得越來越嘮叨,他們開始不斷催血魔找對象,結婚生子,組成自己的家庭,他們想臨走前看到自己兒子幸福的生活。

血魔妥協了,他答應了父母,隨便找了個女孩,相互將就著結了婚,組成了一個家庭……

父母生病了,他不得不更努力工作,妻子對此頗有微詞,但血魔將工資分配的還算合理,一時間也沒有太大問題。

沒多久,父母癱瘓在床,一家人再度陷入困境,節省出高昂的醫藥費,血魔這么做卻徹底激怒了妻子。

有句老話說的好,久病床前無孝子。

物質和感情,哪個重要?

在面對自己的家庭和父母時,血魔不得不陷入痛苦的抉擇。

副本。

唐云臉色略顯蒼白,氣息有些急促,紫光充斥著兩個眼珠,其中符文輪廓清晰可見,透著一股子妖異的感覺。

血魔已經麻木了,麻木的工作,麻木的生活,麻木的賺錢,麻木的回家——。

韭菜嘛

唐云瞇起眼睛,開始操控接下來的事態發展,人不可能一直麻木下去的,更何況這家伙只是認為自己是人,本質上壓根不是。

不滿,憤慨,矛盾,怒火,這些情緒隨著積累會越讓人越加頹廢和麻木,然而一旦達到某個臨界點,這些情緒就如同火藥桶,徹底爆開。

詳情參考古代那些官逼民反的記載。

唐云符文中的殘留的能量,就要留給這一次血魔的爆發,一旦撐過去,他就能將血魔拖入更深的夢淵,令其不得脫身。

反之如果失敗……大不了再來一次嘛。

這個爆點就是

綠毛龜!

當晚血魔跟妻子產生了激烈的爭吵,而在雙方理智全失的時候,妻子脫口而出的一句話,徹底成為了壓垮血魔的最后一根稻草。

孩子不是他的。

是前男友的。

也就是說,他頭上綠油油的

血魔心理崩潰,眼珠逐漸凝化猩紅,望向妻子的目光中滿含殺意與憤怒,在唐云眼里此時的血魔,已然有掙脫幻境的傾向。

為何血魔一開始都沒有懷疑這里是假的?

因為那段信息只是提示,他一開始就陷入了幻境,后來所謂的恢復許多年,只不過是他的錯覺罷了。

除此之外,最關鍵的原因還是因為,唐云構建的這個幻境,實在是太真實了,從路人,環境,法律,等等糅合在一起,完全是個嚴謹的世界。

受限于這個世界匱乏的信息,唐云構建出的這一切,完全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別說血魔了,就算任何一個人被扯到這里,在事先不知情的情況下,絕對察覺不到任何虛假。

這就造成了一個后果。

血魔潛意識已經把自己當成了這個世界的一份子,把自己當成了一個普通人,壓根沒有想起他還有其他力量可以調動。

沒有主人控制的能量,威脅力自然大大下降。

前面數次皆是如此,這次……照舊。

唐云及腰的長發瘋狂舞動,身周有鎏金萬劍索饒,嗡嗡輕吟響徹方圓,牢牢封鎖著朝四面八方鋪散的魔氣,盡全力與之相互糾纏侵蝕。

真氣在極快的速度中消耗殆盡,隨著符文亮起迅速提取儲備的能量,唐云眼中紫意大盛,額角青筋鼓動,似乎在竭力穩固幻境的根基。

八成,五成,三成……

唐云嘴角一抽,陡然抬手迎著魔氣開啟噬字符文。

伴隨風嘯迭起,澎湃魔氣宛若如燕歸巢,盡數涌入他掌心漩渦之中,且符文顏色只在瞬息之間,便化為漆黑如墨的暗紅色,且不斷加深。

四倍上限。

“讓我看看你最終一怒,能爆發多強實力。”唐云抬起另一只手握住手腕,癲狂的笑容隨著上揚的嘴角,逐漸擴散到整張臉上。

忍吧。

都結婚這么多年了,就算養只狗,也養出感情了吧?

唐云喃喃著,譏諷的望著陷入幻境的血魔:“可是如果忍了這次,還會有下次啊,人是一種不斷試探別人底線的動物,再者就算你忍,你父母呢?”

魚和熊掌,不可兼得。

“呼……”

血魔狠狠一拳砸在妻子耳畔的墻上,發出砰的巨響,他拿出手機搖了搖,露出譏諷的笑容:“我已經錄了音,接下來咱們就去做親子鑒定。

一切如果屬實,那你就屬于騙婚,不但要返還這么多年以來我在那個野種身上的一切投入,還會喪失財產分配權。”

說罷,不給妻子反駁的使勁,他粗暴的推開門,如提著一只雞般捏著孩子的領口,迅速下樓離開。

唐云有些驚訝他的反應,隨即眼中露出一抹促狹:“聰明的抉擇,可惜這豈不是更加證明,你對這個世界的規則更為信任與依賴嗎?”

鑒定結果不出預料,血魔與妻子最終走上法院,有了鐵證的情況下,結果毫無疑問。

拿到一大筆錢的血魔,雖然給父母換了更好的醫院,然而生老病死乃天地鐵則,他能做的只是盡量延長……而已。

父母最終還是離開了。

而經過之前的爆發,血魔喪失了最后的血性,隨著對這個世界越加了解,越加融入,他也就越加麻木。

工作,酒吧,喝酒,退休……

夕陽西下,血魔坐在公園椅子上,手里提著一瓶啤酒,悠閑的望著天邊的霞云,不知在想什么。

似乎是緬懷,又好像在回憶

一道,兩道,就仿佛起了連鎖反應,血魔發現面前,不,周圍的一切開始像是玻璃一樣開始碎裂。

伴隨著尖銳的,清脆的咔嚓聲,一塊塊碎片開始剝落,露出后方空洞且黑暗的虛空。

隱約間,血魔看到了一雙眼睛,紫色的,閃爍著漠然之色的眼睛。

唐云微微一笑,負手而立:“拿出,你拼命的勇氣。”

“你是誰?我在哪?”血魔愕然看著自己身體瀕臨破碎,化為飛灰,眼前色彩逐漸暗淡,最終消失無蹤。

他沒有了眼睛,沒有了鼻子,沒有了嘴巴,這讓為人數十年的血魔,產生了略微的恐慌感。

他在幻境陷得太深,他真的把自己當成了一個普通人,一個習慣于手機,科技,外賣的普通人。

心態產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普通人忽然失去了五感,而敵人又站在自己面前,會讓他產是什么樣的心態?

看看現在的血魔就知道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