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98:虛魔目的,三重算計

更新時間:2020-02-02  作者:氪金改命
他消耗很大。

尤其是體驗一波虛幻無間,那種欲仙欲死的感覺,就像是灌了半箱二鍋頭,然后去蹦迪仨小時,被妹子拉著來到摩天輪轉悠七八十來圈,又坐了云霄飛車海盜船等等……。

他這輩子都不想再體驗一次了,太難了。

燕芳自然不知道唐云的經歷,好不容易搞定了事情,她氣喘吁吁的來到唐云面前:“喂,你……”

唐云抬頭,與她對視。

不知怎的,燕芳忽然感到一種難以言喻的羞恥感,就是……唐云仿佛能透視一樣,把她里里外外都看穿了。

剛剛在副本體驗虛幻無間時,唐云自然也見到了燕芳,不過是妖艷嫵媚版的……

唐云楞了下,晃晃腦袋道:“怎么?有事?”

“沒,沒有。”燕芳丟掉那種荒謬的錯覺,瞧見唐云有些灰白的臉色,語氣緩和幾分:“你沒事吧?”

唐云悶聲悶氣的說道:“死不了,現在他們打得差不多了,趕緊收拾殘局吧,我們的時間并不多。”

燕芳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迅速趕往戰場。

而不遠處聽到二人談話的楚天一,則有些好奇的問他:“時間不多?大人什么意思?”

唐云搓著臉,目光從指縫透出,靜靜落在他臉上:“我說,我猜到了虛魔的真正目的,你信嗎?”

“……真正目的?”楚天一喝水的動作一頓,詫異的轉過頭望著他。

唐云輕聲說道:“咱們現在身陷險境,當務之急要脫身而出。外面的人要擔心天塌,與虛魔僵持難下。

不可否認的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各種各樣的原因所牽扯吸引,從而忽略了一個最根本的事情。”

楚天一不禁追問,不單單是他,其他人也投來好奇的目光:“什么事情?”

唐云咂咂嘴,用一種耐人尋味的目光看著遠方:“當年龍域圣地,在分崩離析的時候,為何能被扯入虛空?”

“……”楚天一等人盡皆愕然,面面相覷不知回什么。

沒多久,燕芳渾身殺氣的落地,捏著一個剔透泛著瑰麗紅光的寶石走了過來,定定望著他:“你說的是天域圣晶?”

“天域圣晶?”楚天一駭然色變,失聲:“就是傳說中的,妖帝白澤所凝化的那顆天域圣晶?”

“沒錯。”

燕芳長舒一口氣,把玩著手里的寶石,幽幽說道:“我只能想到這個東西,也只有這東西才能讓虛魔甘心冒險。”

“走吧。”唐云站起來,不見外的拿出一條手帕遞給她:“擦擦臉,不漂亮了都。”

燕芳盯著那個繡著小花,明顯出自女子之手的絹帕,頓了頓默然接過,擦拭著臉上的血漬,只是不知怎的,嗅著絹帕上淡淡的清香,心里莫名有些泛酸。

楚天一瞥了這倆人一眼,忽然覺得手里的丹藥沒味兒了,不香了。

太過分了。

這他么什么東西?

忽然就開始撒狗糧,把狗騙進來殺,簡直不為人子。

楚天一憤憤的去招呼其他人了。

唐云背著手慢慢往前走:“看來我的擔心多余了,虛魔會讓咱們產生危機感,卻不會讓咱們死干凈。”

燕芳看了看滿是血漬的絹帕,將之收好準備洗干凈回頭還給他,口中問道:“你說那群人,會不會沒死,而是被虛魔脅迫著取天域圣晶了?”

很明顯,唐云這句提點,讓她轉而聯想到了很多東西。

唐云聞言,笑了笑:“放心,他們成不了,那里可不是什么隨便進出的地方。”

回想起副本經歷的種種,饒是唐云都有點心生戚戚,那里面說一句危機四伏,百死一生也絕不為過。

“你很了解?”燕芳有些狐疑的看著他。

唐云上下打量著她,忽然壓低聲音說道:“我了解的不止于此,我還知道你腰肢左后方……”

“去死……”燕芳俏臉漲紅,當即一巴掌甩了過去。

七品武者心境波動,本能的出手會造成何等效果?

楚天一等人面無表情的看著唐云,或者說看著他腳下被刮出百丈有余的寬大鴻溝,陷入茫然。

燕芳氣的發抖,束音成線冷聲說道:“雖然不知你是如何得知此等……若非要顧全大局,我定要將你抽筋扒皮。”

“還有,我還知道你左乳……”唐云看了看地上的溝壑,腳下一點輕飄飄的朝前趕去。

“閉嘴。”燕芳羞憤不已,妙目冷芒閃爍,屈指間真氣爆發,直接封住唐云周身穴道,拽著他升空而起。

“接下來去哪?”她環顧一圈,抖了抖手里的唐云,兇巴巴的喝問。

“棋盤谷。”

“在哪?”

“西三十里。”

在楚天一等人復雜的目光中,燕芳真氣鼓動,卷起所有人風馳電掣朝目的地趕去,所過之處音爆迭起,余音索饒良久不散。

“停。”唐云張嘴灌了一肚子風。

好在燕芳也聽到了,找了個空地落下,告誡似得盯著他,遂解開其身上的枷鎖。

一個女子有些不解的盯著遠處廢墟,黛眉皺起,有些質疑的道:“這就是棋盤谷?看著不像啊。”

唐云瞥了她一眼,隨即口吐芬芳:“廢話,發生了一場大戰,又過了這么多年,還能保持原樣才奇怪。”

“你……”女子氣的渾身發抖。

唐云沒給她說話的機會,出聲轉移話題:“其實這里原名青丘山的,后來青狐一脈與圣地的妖族決裂,直接牽涉離開了這里。

漸漸地,這里被其他妖族占據,變成了棋盤谷,根據史料記載,曾是諸多妖族混雜居住的地方,星羅密布宛若棋盤,所以被稱為棋盤谷。”

楚天一看向他:“據我所知,強大的妖族都是獨居,很少有混居的吧?來這里是為什么?難道這地方還有什么寶貝?”

“有。”

唐云點點頭:“這么多妖族雖然實力不咋地,但他們也守著一個寶物,形成了一個團體勢力,總體來看也不容小覷,那個寶物就是……圣血。”

燕芳挑眉:“麒麟圣血?你確定那玩意這么多年還存在?”

唐云微微一笑:“不確定,不過總要試試的,連虎頭山那里的血脈都沒有消失殆盡,跟遑論那等神物呢,畢竟人家可是妖皇。”

“那就找找吧。”燕芳給楚天一打了個眼色。

麒麟圣血,聽著很霸氣,很高大上。

實際上比天域圣晶差得多。

原因很簡單,首先比起天域圣晶來說,麒麟生前不過妖皇之境,實力就差了一大截。

其次還有一點,所謂圣血就是麒麟的血液,但并非精血一類,只是普通血液罷了,妖族服下后有純化自身血脈的用處。

綜上所述,這里棋盤谷的妖族,才能保住這玩意。否則早他么被其他強者給奪走了,還能留給他們?

不過如果能得到此物,對武者而言也算是不小的裨益,妖族之中也就那么寥寥幾種妖獸的皮骨血肉,能讓武者無須處理就直接服用。

立地飛升,活死人肉白骨是瞎扯淡,但是略有進境是板上釘釘的,如果麒麟圣血遺留夠多的話,燕芳浮現也能小小進步些,也算是極為稀少的寶物了。

轟隆隆……

就在這時,天際陡然漩渦匯聚,地平線隱有煙龍升騰,聲勢浩蕩,仿佛有千軍萬馬呼嘯而來。

唐云瞇起眼睛,咧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齒:“看來,那群人死光了。”

“接下來怎么辦?”燕芳握緊劍柄,嚴陣以待。

唐云望著她,輕聲說道:“不是你問我,而是我問你,因為接下來你還要面臨一個選擇題。”

接觸他的目光,燕芳不由心里一緊,聲調略有些許變化:“什,什么意思?”

“你信我嗎?”唐云不再看她,笑吟吟的背過身望著那越加靠近的煙龍。

燕芳眸光閃過,不動聲色:“我不是一直信你?”

“敢把命交給我嗎?”唐云右手緩緩抬起,壓在冥琊之上。

燕芳瞳孔縮了縮,避而不答,轉倒反問:“你到底要說什么?”

唐云聲音有幾分沙啞:“如果這局棋要盤活,甚至翻盤,那就必須送一個人出去,里應外合方可破局而出。”

燕芳嗤笑著,連連發問:“你是說,要送你出去?怎么送?如果能辦到我們還會留在這這么長時間?”

唐云側過頭,平和望著她:“不是我,而是楚天一,將他送出去,以他的身份說話,你們三派才會相信。

我有一些把握,但是把握不大,若是出了差錯,咱們所有人都要死在這,所以我想問……你信我嗎?”

“什么?”

燕芳心態徹底失衡了,她萬萬沒想到對方竟然會這么說,難道一直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難道真的是自己看錯了?

怪物的身影越加清晰,唐云表情逐漸嚴肅起來,語速加快:“時間不多,為了避免出意外,我會將我知道的一切告訴你,仔細聽著……”

燕芳下意識出聲:“你到底……”

“閉嘴,聽好。”

唐云瞇起眼睛,粗暴的打斷了她的話:“虛魔不會趕盡殺絕,但如果想死中求生就只能這么做……”

“受死!”金戈侯朝他撲來。

嗡……

冥琊出匣,唐云在說完之后沒有半點猶豫,探手提劍縱空迎敵,隨殘影破碎,朵朵金蓮徐徐綻放,億萬劍氣在悲風呼嚎中交錯化彌天劍幕。

燕芳盯著他的背影,眼圈莫名有些發紅,咬咬牙回頭道:“別找圣血了,殺敵,楚天一你過來我有話要講。”

噗!!

真氣空乏,身受重創。

唐云噴出一股血霧,如倒飛的風箏墜入遠方。

燕芳目眥欲裂,想要去救人,卻被金戈侯死纏不得脫身,只能朝楚天一叫道:“去救他……”

“知道了。”

楚天一也有些不堪重負,步步退卻尋機脫身,忙不遲迭往嘴里塞了幾顆丹藥,迅速朝唐云墜落之處趕去。

半刻鐘

戰斗迅速落幕。

燕芳復雜的看著被楚天一背著,氣息微弱的唐云,不斷告誡自己要冷靜,要冷靜,他已經做出了能做到的一切,接下來就要……。

果然,如唐云所料,他們被活捉并未被殺死。金戈侯渾身帶傷,帶著他們來到了那條鎖鏈之處……面見虛魔。

虛幻的面孔凝現,他靜靜的看著這些人族武者,似乎是在尋找入眼的目標。

他的視線率先落在燕芳臉上,繼而在她身上打量一番,瞧見此人身上略顯不合身的鎧甲時,不由怔了怔,繼而逐漸將目光放在楚天一,或者說楚天一背負的唐云身上。

鎧甲,鎮武閣,江湖宗派……

虛魔在兩人身上反復轉了幾圈,逐漸想到了其中關聯,遂念頭一動凝現出人形由魔氣組成的身軀。

他嘿嘿笑道:“有趣,鎮武閣的人,竟然混進了這等地方,鎧甲還給了個江湖宗派的女子……”

燕芳脫口說道:“是我強行從他身上扒下的。”

“我還沒說完,你就招了,這么爽快?”虛魔嗤笑。

燕芳眼皮一抖,張張嘴卻說不出半句話,眼中難掩慌張后悔。

“嘖嘖,真是苦命鴛鴦,患難情人呢。”

虛魔心里定下了目標人選,手指微微一抖,楚天一不受控制的癱軟在地,卻見唐云憑空飄起,被卡住咽喉。

他看著燕芳,道:“咱們談個條件吧,如果你們幫個忙,我就不殺他,甚至還能在事后放你們離開。”

燕芳瞳孔劇烈收縮,虛魔見此自以為是對方因此而產生劇烈心境波動,殊不知她想的是……唐云怎么知道?

腦中萬念,她嘴上不慢,冷意昭然的道:“與魔物講條件?呵”

虛魔笑吟吟的望著她,望著他們:“起碼能有賭贏的希望,不至于現在就死。”

“你死了這條心吧。”楚天一冷笑不已,咳出幾口鮮血。

燕芳左右看了看,似乎是在猶豫,隨著虛魔用力,唐云發出沙啞的呻吟,更是刺激到她本就焦躁的心緒。

她咬咬牙,最終似下定決心般問:“你要我們做什么?”

“幫我取一個東西,天域圣晶知道嗎?”虛魔得意的笑了。

燕芳目露質疑:“為何不自己去拿?”

虛魔似被揭開了傷疤,身軀魔氣四散,有一剎的躁動,隨聲線冷硬下來:“原因你無須知道,你只知道屆時可拿此物換你們的命。”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